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Truly Madly Deeply





英國小說家康拉德勸人不要亂採記憶的果實,怕的是弄傷滿樹的繁花。



中國當代畫家徐悲鴻辭世50多年後,其妻廖靜文有一次接受電視訪問,字裏行間依舊萬分惦念徐悲鴻,縱使徐悲鴻逝世6年後,曾有一名年輕軍官闖入廖靜文的世界,但她最終仍選擇以孤獨做擋箭牌,黯然望著年輕軍官離去的背影。



如今,廖靜文是一位八旬老婦了,回憶裡除了徐悲鴻,外加一把眼淚一把鼻涕。



她口口聲聲希望地底下真有傳說中的地下黃泉,好讓她有一天能到地下尋找徐悲鴻,她要輕輕靠在徐悲鴻的胸脯上,她要向徐悲鴻訴說這50年來她有多痛苦,她要讓徐悲鴻知道,她從沒有一天忘記他。



愛一個人,耗費畢生精力都難以忘記,並且消磨一生的青春去惦記。犧牲一次浴火鳳凰重生的機會,以自己50多年的孤獨與痛苦換取電視機前觀眾的一滴眼淚。如此愛情,這般廉價,廖靜文的算盤是怎麼打的﹖



英國電影《Truly Madly Deeply》描寫的亦是女人無法忘懷死去丈夫的故事,丈夫做鬼魂一直不安樂,直到某天女人終於鼓起勇氣,含淚到亡夫靈前獻花為止。



記得那是一個剛下過雨的天氣,墳前草地上沾滿大地的淚珠,男人的鬼魂注視著哀傷的妻子,輕輕朗讀了一首聶魯達的情詩:



No, forgive me,

If you are not living,

If you, beloved, my love,

if you have died,

all the leaves will fall on my breast,

it will rain upon my soul night and day,

the snow will burn my heart,

I shall walk with frost and fire and death and snow,

my feet will want to march toward where you sleep,

but

I shall go on living,

because you want me to be, above all things,

intamable,

and, love, because you know that I am not just one man,

but all men.



那一天,也是女人決意揮別舊回憶的日子。夜裡,她便坐進新男人的車子,約會去了。



愛便是目送過去。那才是離開你的人,給你的最好的祝福。







Powered by ScribeFir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