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5日 星期四

Wassup 愛情!

記得我問 Marco,

為何喜歡年輕人?

 

熟男女性喜衡量風險,

已經忘了心跳的刺激,

年輕人卻得一股傻勁,

尤其年輕人不懂得修辭(出口的情話多幼稚),

美學程度只達幼稚園圖畫課程度(沒見過趙又廷林志玲便覺路人即是寶)。

 

我去看過電影 《Valentine’s Day》,

恍然驚懂 Marco 在愛情這門學問上,

比我早慧許多。

 

我沒談過蠢蠢的戀愛;

從前認為最幼稚的事,

如今頓覺愛得太遲,

包括愛上 Taylor Swift。

 

很久沒做…

 

我曾是下跪的那個;

不過,還好,

我已經很久沒做這檔事兒。

DNF1

DNF2

這是國外的反吸菸廣告;

姿勢與動作並無震撼,

我覺得那根細得不像話的香菸才是諷刺。

這廣告創意,

未知是否來自一名man-hater?

2010年2月11日 星期四

走樣

我媽媽年輕時,

好多人說她似明星般漂亮。

有圖為證:


New Picture

照片中,你認為誰最好看,

那人就是我媽媽。

其他人不是不好看,

而是我媽的明星般光彩,令其他每人黯然失色(這樣晚輩我才不會得罪長輩)。

這十年來我的失眠與濕疹頑疾,將我折騰得像個鬼樣,

至今我都不敢太靠近鏡子,

我覺得自己的身體被病魔糟蹋,

非常愧對美人胚子的母親,

她的美麗基因在我身上腐朽,

不是她的錯,是我的錯;

身體髮膚授之父母,我怎麼把自己搞成形容枯槁?那在古代可是不孝的行為。

直到我的老闆娘無意中大掃除掃出我過往的照片,

我的美麗基因雖不比母親強,

可是我竟忘記我也曾有過清秀的臉龐、健康的氣色。

那是1995 的事情,我在台北訪問黃安。

(原來我命苦,早早出道當童星混演藝圈)

Scan001

 

想起一段小插曲。

從前我妹妹在台北華視附近一間咖啡館打工,

老闆第一次見我時,

他說看得出我們是兄妹。

我妹不假思索就回答他:「拜託,我們是同母異父的兄妹!」

那時覺得那老闆自討沒趣,踩到鐵板,

而今重看這些老照片,

我著實覺得我跟我妹是有些相像的。

又有圖為證了:

Scan008

n716514500_2327

不曉得是我多心, 還是真的如此,

從我的側臉比較我妹的正面,

那臉龐跟嘴唇,

還真像同一家工廠與廠牌生產的,

有跡可尋啊!

 

若然真是如此,

便是一件好事,

不完整的家庭與背景令我們一家分隔兩地,

我們沒法生活在一起,

縱使人面桃花,物換星移,

還好有圖為證,血統不會走樣,

我們終究是一家人。

2010年2月10日 星期三

天靈靈、地靈靈

一寸光陰一寸金,

每當塞車,

你會看見有些駕車人士善用時間在車內講電話、吃早餐、化妝、擠痘痘,

看報紙的也有,數錢的應該也不少。

可是,我沒有見過這一類;

昨晚,我的朋友Alex 他開那種既像休旅車又似Van的車子所以那種車子是 "高高在上" 的,

"我看過一個開MyVi的女駕駛," Alex顯得忿忿不平,

"她一面塞車化妝,一邊打laptop!"

哇!我聽了直想打女人!!!!

那女的根本應該進軍金氏紀錄大全!

 

今天,我在馬路上也邂逅了一幕奇景,

請注意車牌:

Photo006 

駕駛是一位上了年紀的阿伯,

我猜他大概覺得自己的車牌很不吉利,

於是,靈光閃現如劃破夜空的一道閃電,

遂在車牌上貼一個 "發" 字--

僻邪!

一念,之間

87241754

失戀能讓人變成詩人;

也能讓人變成,

死人。

2010年2月8日 星期一

一道哲學性,思考。


83994370

 


   與母親的 email 對談中,

有這麼一句極富哲學性的句子。

母親不只一次提醒我:『記住,一定要快樂』。

 

最近,我都在思考這道問題。

什麼是快樂?我現在不快樂嗎?快樂的潛台詞是什麼?

 

請 ● 你 ● 告 ● 訴 ● 我 ● 答 ● 案。

你的答案。

2010年2月3日 星期三

一幀照片

000874ecdba90cd1d51201 

 
   昨天第一眼瞥見這幀照片,就很喜愛。

從前有一本叫做 Life 的雜誌,裡頭都是類似的照片。

National Geographic 雜誌後面幾頁的人文專題,也都是這類照片。

照片底下通常有這麼一段說明文字,不短:

馬來西亞華裔歌手梁靜茹與台灣籍夫婿 Tony 在菲律賓長灘島的斜陽下舉行婚禮。梁是馬國現  代版童話裡的灰姑娘,她在成為中文流行樂壇的天后前,曾是口水歌(Cover Version)歌手,這類歌手專門翻唱知名歌手的成名歌曲,農曆新年期間更是口水歌歌手的旺季,他們在此期間灌錄經典賀年歌曲並四處登台賺取生計,唯近年來當地電台 DJ 已搶走許多口水歌歌手的飯碗。

從前我對談得來的歌手或明星朋友不太放在心上。

我在這行這麼久了,對超級明星這類人沒多大感覺,

他們像是遠在天邊的俄羅斯網友,

口口聲聲說愛你,

然而時空與生活習慣究竟與我們這些平民不同。

不過,

我在醫院昏迷期間,

阿管說靜茹很關心我啊在慰問我啊,

易桀齊在台北都感覺到我的靈魂去找他而他每天都發簡訊回大馬詢問我的情況啊,

然後李宗盛還發簡訊為我禱告啊,

那個番茄女孩宇珩(歌手通常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外號或封號或形象)第一時間就趕到醫院探我啊,

然後有一天我收到一個人的電話,

她說施宇你好嗎我是佩儀啊,

我就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說你是哪位佩儀啊然後她說什麼佩儀啦我…是… Penny !!!

於是,

我開始覺得自己何德何能能得到這些超級巨星們的關愛?

我不屑明星是一回事,

可是明星們不嫌棄我這個無名小卒那又是另一回大事了!

我開始感到有 "明星力量" 這回事,

尤其是當我收到李宗盛的禱告時,

媽的我變得自己簡直像癌病小孩般愚蠢卻興奮地激勵自己要勇敢面對病痛,

我從前做直銷都沒那麼積極認真過!

 

 

這些事情我沒有敲鑼大鼓跟身邊朋友們大肆宣傳,

可是,

今天我覺得我應該遙寄祝福給梁靜茹,

雖然我們只見過一次面,

她也沒有請我去她的婚禮,

她雖關心我而我們唯一一次見面那次雖亦相談甚歡但我們真的不熟。

終於,

我認為自己有必要以一個小歌迷的身分,

去祝福自己的偶像(天啊我難以想像自己竟然用"偶像"這兩個膚淺得毫無靈魂的字眼)。

是偶像沒錯的啦,

我多愛她唱的那些情歌,

我還因為她的那些情歌歌詞而"神化"了她的前男友,

然後我們又共同的尊敬李宗盛大哥(唉!我又不期然地敗露我其實最崇拜李宗盛)。

 

 

總之,恭喜梁師奶終究當上師奶,

而我已學會表達愛,

更學會謙卑地當個快樂的小歌迷,

好好活著唱偶像的經典情歌。

 

 

P/S: Tony 似乎長得比梁師奶的任何一位前男友都帥,再次恭喜梁師奶。

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愛我,你選擇了離開。

 

很多很多年之後,

那個長成大人的兒子,

終於見到那個癮君子的父親。

父親對兒子說:

幾年前你母親寫過一封信給我,

她告訴我,你品學兼優是個難得的乖兒子,

我願意相信自己對你是有貢獻的;

即便,我的貢獻是離開你。

zahn



父子分離,是女人直接造成了。

男人戒不了毒,

女人無力亦不願責怪男人,

可是他留下來卻會毀了自己與兒子的未來生活。

不如你離開吧!女人要求男人離開這個家。

 

***

明明是喜劇,然而看至父子擁抱的一幕時,

我的淚腺便不爭氣了。

昨晚在HBO播出的舊戲,

《Riding In Cars With Boys 》。

人生往往令人哭笑不得,

該笑的時刻,

臉上卻不自覺佈滿淚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