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Happy Birthday ● 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與《八月照相館》(Christmas In August)如同一對異卵雙生姐妹,長相雖不同,但兩人生命顯然有重疊之處。


小學講故事比賽連評分老師聽了都可能昏睡過去的故事──一男一女分分合合也不知為何分分合合欲結合卻又不願結合……

你我都談過戀愛,也都踩過那樣矛盾的灰
色地帶,愛與不愛不是黑白分明的事,相愛與分開也未必一個公式計算得出理由。一切了然於心,我們都不再問 “為甚麼跟我結婚的不是我最愛的人”
這種蠢問題。


你會明白的,假若你曾愛過。



沒有家愁國恨,沒有大時代炮灰,沒有羅密歐家族想燒掉茱麗葉家族,就是如此跟你自己還有你同學你父母你網友一樣經歷過的平平無奇的愛情故事,簡單至極近似蛋炒飯,大家都會做卻沒有多少人功力到家到炒出國際名堂。


《生日快樂》與《八月照相館》兩姐妹自認自己的蛋炒飯最令人回味再三(哪個愛過的人不認為自己的愛情故事驚天地泣鬼神),此時,導演的鍋鏟與火候,對於細節的調度,決定影片是吊人胃口還是倒胃口。


我至今還記得,有一天《八月照相館》裡的那個男人突然消失了,女人又急又氣,每晚投信到照相館裡,那照相館兀自人去樓空,氣得她最後撿了一塊大石頭,往照
相館的玻璃砸過去。

事過境遷後的一個雪白冬日,女人無意間經過那間照相館,照相館木門深鎖,一張自己清秀的黑白照竟然端端正正地擺在小小照相館櫥窗內。


於,她帶著笑意離開。


是愛嗎?她和照相館主人畢竟一起走過了一個共同的夏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韓國導演許秦豪手執導演筒優雅得像在臨摹徐志摩的詩,不必多說不必多說,行雲流水地便將一抹淺淡的愛情片段,深深地烙印在我們心中。


相遇與分開的故事何其簡單,唯有細節有辦法叫人牽腸掛肚,許秦豪的本事便是拿起顯微鏡,令愛情的每一個細微處無影遁形;而香港導演馬楚成亦想要把一個簡單的《生日快樂》看清楚,可惜他拿錯了放大鏡,小小的愛情被放大得粗枝大葉的──把愛情看清楚,沒把愛情看仔細。


不是我不願對《生日快樂》著墨太多,實在是這部電影一點都不深刻,刻意賣弄的清純感人,斧鑿倒是很深,就像廣播劇聲音演員的演出,以為聲音顫抖,才叫演技生動。


《生日快樂》也非一無是處,起碼還有劉若英的演技值得細細品味,不過她一個人要拖著整組人在走,最後她也被壓死了。

驀然發現,《生日快樂》的劉若英和《八月照相館》的沈銀河,兩人脫俗的氣質,還真有點像。你看,我又情不自禁地扯到《八月照相館》,那已經是9年前的戲了啊!


動人的愛情不正是如此?最叫人懷念的,往往並非眼前人。








(星洲日報/快樂星期天‧文:施宇‧2007/01/21)




Powered by ScribeFir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