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Passing--寫給溫德斯






“你是否明白,什麼叫離別?”



“唔...明白。”



“離別是什麼?”



“離別是...一個眼神,一個擁抱,也許是一個揮手的姿勢,或許在某一個十字路口的轉身。



我卻把你,永遠留在心裡。”



“就這樣?”



“唔...就只是這樣。”



2006 年4 月10日凌晨00:30。寫給溫德斯,因為《Don’t Come Knocking》







Powered by ScribeFir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