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9日 星期五

大明星小跟班


Photo020

(左為大明星,右為小跟班)


約好去Lot 10 roof top 的 Actors Studio 觀賞《等愛》三部曲舞台劇。

本人最怕跟以上那類人約會,他們從還未坐下來便一直講電話。

那個叫易桀齊還穿到閃閃人人愛降,去看舞台劇穿到比演員還要閃,

我這個低調的老藝人坐在他旁邊,能夠不招人白眼嗎?

右邊那個是本城著名的明星跟班,只要是明星她都認識,

但星星們是否認識她,我就不清楚了。:)

《等愛》舞台劇當中,本人最愛的是第二部曲之《那一刻》;

所謂的內行人看門道,

小弟怎麼樣也是上過舞台動作課的,

那兩個演員的架式一擺出來,

我就知道他們很會演戲。

尤其那美姐 Emily ,簡直比當前港台美女明星們好戲幾百倍,

加上兩位明星在演技上注入小巧思與小動作(方法演技),

還有編劇與導演野心不大,

格局不大的小故事,

精心編導之下就像五星級廚師調製的一道入口即化的豆花,

賣相普通,美味卻實在可觀!!!

那位編導葉偉良怎麼可以優秀成這個樣子?

你可以不相信自己,

但你絕對不可以不相信我,

本人介紹的準沒錯,

趕快去觀賞,

你會看得很爽!

詳情在此!

我的朋友Season 在第三部曲壓軸的《最後的晚餐》中扮演一名

穿Armani 的老Gay,

同時也是一名"喊包",

報酬就是跟帥男濕吻。

大家趕快去購票入場觀賞!!!

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不錯,謝謝。

App0015

右邊是他,左邊是我。攝於台灣。


我們多久沒見面了?

7年,還是10 年?直到大伯父,也就是你大哥過世。

我和你妹妹,也就是我的姑姑,去居鑾奔喪。

你也去,不過是自己坐長途客運。我們同住一個城市,你卻不與我們同行。

高速公路變短了似的,在車上還沒真正入睡,我們便到了。那是個下午,天氣如烤爐般熱。

你晚上八九點才到。

我跟堂姐夫在麵檔吃飯。我先是看到堂哥和繼母到麵檔點東西吃,然後眼神掃到了你。你早已好整以暇坐在旁邊一個桌子等吃。

我在你身邊坐下,叫了聲爸。

"你好嗎?"

你沒笑容,但很客氣,"還不錯,謝謝。"

大伯的去世不令我難過,我難過的是其它。

在居鑾兩天。你只對我說了一句話。

"還不錯,謝謝。"

2010年1月18日 星期一

I Cheated Death (part 3)

 

我昏迷期間,

在醫院為我進行天主教洗禮的人進了醫院。

前幾天,我特地抽空去看她。

她人看起來好好的,臉蛋圓鼓鼓,我比她更像病人。

可是,我這個窩囊廢,

我一見到她坐在病榻上,

我鼻子一酸,

差點噴淚。

×××

我在醫院昏迷時,

我身邊的好友緊急成立了一個“護理”小組,

以 Marco 為中心,

由軸心輻射出去的小組成員包括葉寧、Celine 夫婦,

後來加入了 Suki。

Marco 負責跟我的各方好友們發送簡訊報告我的病情進展,

葉寧 ”準備好“ 辦理我的喪事 (若然我有三長兩短)以及請各方人馬為我禱告,

Celine 則與 Marco 安排朋友們分批來探視我,

Celine 老公幫我繳交信用卡貸款,

Suki 幫我先把房屋貸款與車貸換掉它。

我醒來之後,

葉寧跟Celine告訴我,他們連我遠在臺北的母親與妹妹都找到了,

正安排他們來吉隆坡探視我。

Celine 分配朋友們為我烹煮健康飲食,

以及規定我可以吃喝甚麼(她不準我喝太多果汁,避免生痰啊)。

Suki 偶爾講講笑話,不過超難笑的,而且,我不能笑啦,身體會痛。

大家還安排了各方好友錄制了加油打氣的 CD,

裏面竟然有阿管寫的歌,

以及媽媽及妹妹從臺北 mail 來的聲音…

還有,還有好多好多朋友為我做好多好多的事情。

 

總之,當時我整個人癱瘓了,行動說話都不便,

還好,家人不在身邊,

我有這一群好友幫我料理一切。

 

×××

 

要在病重的人面前忍住淚,

真是必須堅強的人才辦得到的事情,

我的好友們一味地幫我打點這個那個,

卻從未在我眼前掉過一滴淚。

我聽說媽媽在臺北從早哭到晚,

可是,

她見到我竟有本事開玩笑:“你人的我是誰嗎?”

 

 

×××

 

高中好友Po Ping 說,

我飛香港前去醫院看你,

雖然過了探病時間,不得其門而入,

可是,

護士一聽到是你的名字,

便笑著說:“Oh!Itu XXX,dia kawan banyak!”

我要結束我的死里逃生的日記了,

請原諒我無法一一致謝,

你們知道你們是誰。

實在是太多人要感謝了,

我希望今後我有長長的時間來感謝你們。

愛,是我一生的功課,

從前沒有好好用功,

現在開始還來得及吧?

你說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