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0日 星期五

政府的美意


(又被退稿了,唉!)

8月8日風和日麗的早晨,首相為全國軍警人員捎來好消息,即日起全國超過24萬名軍警人員,無論是買國產車、加油、配眼鏡、吃快餐、搭飛機、去主題樂園玩過山車,一律可獲5%至25%不等的折扣優惠;有了新推出的“一個馬來西亞特惠卡”(1 Malaysia Privilege Card),軍警人員日常消費可謂無往不利。
翌日風和日麗的早晨,我收到國內某銀行高級主管來自醫院的電郵,陳述他於8月5日下班尖峰時段,途經車水馬龍的Damansara Uptown打包晚餐時,不幸遭搶匪襲擊的消息。他的車子在抵達便利商店之前,遭後面來車碰撞,他甫下車查看即被人重拳打昏。醒來時,人已在醫院,身上財物包括車子全部不翼而飛。
兩廂比照,強烈對比。
“一個馬來西亞特惠卡”固然是政府提供便民福利的美意,然而推出時間值得商榷。在全國罪案頻仍,全民走在路上被搶、在購物商場被劫車、住家大盜猖獗的時刻,人人無不草木皆兵,正當全民疾呼整肅警方的紀律和效率的緊要關頭,政府宣佈優惠軍警人員的新措施,未免讓人覺得政府對全民感受缺乏敏感。
執政黨想在大選前夕藉此優惠卡撈取政治選票乃未經證實的傳聞,一點不足信,然而,以優惠卡嘉惠並鼓勵備受千夫所指的警方人員,則是眼見為憑,新卡推介新聞上遍全國各大平面及電子媒體,這就好比孩子課業和行為表現不佳,家長不但沒有嚴加督促和管束,反而饋贈禮物,加倍表揚孩子,如此家長行為不免令人覺得匪夷所思。
警方三番兩次在購物商場給民眾派發禮物、表演歌舞,以及政府推介GTP Roadmap 2.0計劃在全國各地蒐集改善治安的民意,我們不希望一直看到這類形同公關公司下指導棋一般的作秀行為,而是期許看到領導單位一聲令下或登高一呼的實際作為。
外在的風和日麗僅僅是表面功夫,唯有令全民免於恐懼的自由,街坊鄰居大家安居樂業,這才是政府獻給不只一個族群而是一個馬來西亞,最誠摯又貼心的美意。

2012年8月9日 星期四

魯鈍人民都有一個聰明的國家



假如閣下今年55歲,想必你在年輕時多少做過一些傻事,例如,狂吹牛自己在家能做100下伏地挺身,你也可能曾跟人打賭自己有能力在學期最後一天,追到全校最美的校花。
人不輕狂枉少年,驀然回首,這些蠢事如今都顯得特別可愛天真。
但是,如果你55歲了仍喜歡在女人面前狂吹牛說自己是大力水手、一夜七次郎甚至年紀大卻不影響自己在女人群中的受歡迎程度,那就顯得閣下智商與年齡不符,輕浮得像啪啪作響的廉價拖鞋,令人很想一腳踢開!
馬來西亞就像一個走過荒唐歲月的男人,幹過的傻事還真不少。80年代我們喊過“向東學習”的口號,聽起好似年輕人打嘴砲,說說而已,不必當真;今日檢討,我們的社交禮儀、社會秩序、道德標準、敬業程度,完全看不出一點“日本風”,唯一可取之處就是花大錢買了日本人的造車知識,而且尚屬皮毛。
90年代出現“大馬能”(Malaysia Boleh)的口號,那就更像是小男人自稱“一夜七次郎”的口頭禪,通常雷聲大雨點小,伴隨而來的是每逢國慶就要以最長拉茶或最大面國旗甚至是最高牛奶罐來創造國際能見度,這跟脫星露點搏版面、不靠演技實力就能紅,可謂沒有兩樣。
台灣知名評論家南方朔曾在他的一篇時評中提到18世紀英國詩人Thomas Gray的名詩《愛貓淹死在金魚缸裡》,依稀是說有一隻貓看到魚缸裡金光閃閃的金魚,就掉進去抓魚,結果慘遭溺斃,可見“所有亮晶晶的,並非都是黃金”。他尚且以另一美國詩人William Carlos Williams的詩句來呼應這個比喻,“刀子擦得亮晶晶,他們就以為很鋒利”。
“漂亮的口號不足以治國”,這是南方朔的總結,可惜的是,馬來西亞似乎沒有從過去經驗中吸取教訓。原以為沒有什麼客觀成績可以見人,亦有可能是我國社會成長進步了不少,2000年以降我國減少了誇張大動作,頂多是在國慶季節呼籲全國人民多掛國旗,或在汽車上插國旗而已。不料,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今年我國55歲的國慶主題是“國家履行諾言,人民必須回報”(Janji sudah ditepati, Kini masa balas budi),久違喊出來的口號,刺耳程度猶勝當年,無法叫人不興嘆——我國的車子一直是倒著在開的啊!
這句口號引致全國譁然不是沒有道理的。55年來,國家仍舊相信政治口號是緊箍咒,一喊人民就乖乖聽話,可是畢竟走過了55年,即便孫悟空也該領悟到是時候脫下頭上的緊箍咒,不再受人控制,應該大步迎接個人自由。
今年的國慶主題和口號的最大貢獻,就是反映舉國國民的樸訥愚鈍、民智未開,正如我的一位本地英語作家朋友Kym Zhang Suli(曾出版《A Backpack And A Bit Of Luck》)所言,“一句口號和幾件T恤即可贏得2千900萬人民的愛戴,那除了盡顯我們太愚蠢,別無其他(A slogan and some t-shirts can win the respect of 29 million people. We must be pretty du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