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有些心事》@ 光明日報:自責








我家的公寓電梯按鈕,常常掉,故常常換。



換了之後,又掉。



偶爾是5樓之後,6樓變成沒有號碼的樓層。風水輪流轉,有時候是8樓沒有號碼,不然就是2樓,總之,每一層樓都有機會輪到。



我冷眼旁觀,看看今天會是哪一樓 出事,像在看電視新聞,對於社會事件至多感嘆兩聲,頂多咒罵幾句。終究幫不上忙的。



我們常常遇上無聊人所做的無聊事,例如無聊人在廁所不好好大便,一面忙著留下塗鴉;無聊人在辦公大樓逃生樓梯牆上畫畫或寫字,那些 傑作全是你看不懂的;無聊人在金屬電梯內刻字或噴漆,甚至弄丟了按鈕。



但我們不曾遇見做這些無聊事的無聊人。



日日出門或回家都搭公寓電梯,每次遇見的公寓住戶還算斯文有禮,有的甚至是電影明星,好幾位電視名人還在我家附近進行日常活動。我不禁心裡暗忖,這些人當中,誰才是破壞電梯公物的衣冠禽獸兇手?



漸漸地,我對遇見破壞電梯公物兇手,心態變得跟渴望街頭豔遇一樣,再也不抱任何希望,因為,前者如守株待兔,後者如緣木求魚,均屬電影畫面。



掉了又換新的電梯按鈕,如同天天發生的姦殺案,我已經看得麻木。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電梯按鈕加裝了透明塑膠外殼,外殼上坑坑洞洞,對著這些小洞按下去,正是你想去的樓層號碼,再也沒有人有辦法拔掉按鈕,除非先拔掉釘死了的塑膠外殼。



按鈕不見的問題,一勞永逸獲得解決,再也沒有按鈕會掉,無聊人士從此無計可施。



電梯按鈕不再困擾我,我也不再把它當成一回事,此時,我卻對破壞電梯公物的可疑兇手產生了合理的懷疑,我認為自己無意間闖入了破壞電梯公物兇手的社交圈。



那天,和我一起搭電梯的共有三人──一名婦女和他的兩名小孩。小孩還小,一個小到說不出話來,一個則剛好年屆很愛說話的年紀,任何事物都足以構成他的問題。



很愛問東問西的小孩問他媽媽,為什麼電梯按鈕被擋住了?是不是這樣就不會被我們小朋友弄掉?



小孩脫口而出的那句 我們小朋友引起我的注意,彷彿那是小孩無意間說溜嘴,又似是小孩潛意識裡已經認定 手腳不聽話的全都是小孩。灌輸小孩這些思想的,唯有大人,太多大人以嚇唬小孩的方式來教育小孩,諸如愛哭的小孩被鬼抓,不聽話的小孩會被隔壁叔叔抓去打



電梯門打開了,小孩跟媽媽走了出去。我頓時感到有些難過,我很想拉住那名小孩,告訴他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更沒想過破壞電梯公物兇手可能是一名小朋友。



懂得自責的小孩,令人難過。



Powered by ScribeFir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