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越暴力●越不美麗





什麼是暴力美學?



中國武俠電影中血滴子的斷頭畫面?Quentin Tarantino 電影中不需要因果可能手槍走火就被射死的黑色幽默算不算?吳宇森的鴿子與慢動作武打場面是嗎?北野武的武士刀或男性廝殺的暴力夠美吧?



都不是。因為,暴力不美。



坎城影展參賽片《Irreversible》,2002年出品,來自法國,導演是Gasper Noe,變態的。



大量的性愛場面,血肉糢糊橫飛,不間斷的復仇戲碼配合不斷旋轉的鏡頭,粗野而兇殘,只能這樣形容,或者——你想吐也可以。



電影是倒敘進行的,男主角在一間同志SM酒吧裡找一名變態佬,那裡橫陳著各種荒淫猥褻的性姿勢與慾望軀體,最後他是找到變態佬了,但被活活打死。



男主角的朋友拿起粗重的滅火器,往變態佬臉上砸過去,一次兩次三次……N次,變態佬的臉一塊一塊剝落,好像Kebab架上的羊肉一片一片地被削下來一般,那些肉最後丁點不剩。



先前的事,發生在地下道。變態佬在地下道遇見男主角的女朋友,覺得她秀色可餐,便強硬地把她架在地上,一手掀起她的裙,一手摀住她的嘴,野獸一般地幹了起來。



變態佬還吸了吸興奮劑,變的更粗暴了,女人每反抗一次,就遭狠狠地毒打。導演讓你聽見女人淒厲的叫聲,同時伴隨肉體撞擊的節奏,那是hip-hop還是trance?




時,鏡頭唯一一次沒有旋轉。它讓你巨細靡遺地直視強暴過程,看美女怎樣從新鮮欲滴被幹成殘花敗柳,“蹂躪”這個字眼,老師教過的都不算,電影教學法更為傳
神。這是電影中最叫人震撼的一幕,約莫十幾分鐘左右,真實的強暴過程我沒算過也不知道,可是我寧願相信電影裡的暴戾畫面是假的,因為太過真實的畫面令人反
胃。



可怕的還在後頭C完事後,變態佬仍不爽,把女人打得鼻歪臉腫,進入休克狀態。男主角看見自己女朋友被摧殘,發狂要報復,開始追查變態佬下落。



影片繼續倒敘,你終於看到男女主角的纏綿畫面。回到最前面,原來女人最渴望的,不過是一個可愛的小孩、一個性感的丈夫、一座堆滿夢想的家。



電影的最後一幕,同是故事的第一幕——藍色天空種滿朵朵白雲,人生似乎美好。



看完《Irreversible》,頭很痛,也很花,心很亂。去你的暴力美學,暴力一點都不美。女主角說,《Irreversible》殘暴的程度,介於電影《發條橘子》與《索多瑪的120天》之間。我覺得,它卡在死亡與地獄中間,令人窒息,快要墮落,越墮落越不美麗。



榮獲:

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提名

Stockholm Film Festival 大獎

官方參展:

多倫多國際電影節 / 辛丹國際電影節 / Telluride Film Festival






Powered by ScribeFir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