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8日 星期一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入秋

image

最近,中古女星們紛紛復出拍戲。

苗可秀紅遍銀幕時,我可能還未出世,後來我年長一些,爸爸帶我去看已故明星李小龍的電影,自此對電影中的女主角苗可秀有點印象,雖不確定她演過什麼,但依稀記得在一些報導中讀過,現實中的她跟李小龍似乎傳過什麼曖昧關係,這也好像變成了女星平順人生途中的一記礙眼疙瘩。

苗可秀的新電影是《一個好爸爸》,她演粗魯兇惡的跌打師父兼年老媽媽,我想她如此不介意水銀燈把她的皺紋照得深刻,大概跟她的打女出身有關,她畢竟不是倚在《窗外》、長髮被清風拂弄得份外叫人心猿意馬的玉女。

邵音音是另一個模糊而熟悉的名字。那晚她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時,我才記起她似乎是艷星出身,雖沒看過她的戲,但我小時候每每在報章讀到這個名字,都跟香豔扯上關係。

今天的邵音音白髮蒼蒼,那懷疑是被整形整垮的下巴像顆巨大肉瘤,一張姣好的臉被扯出命運的破壞與殘酷,不敢相信她曾是男人垂涎的當紅肉彈,現實多變化,唯有記憶最可靠。

邵音音不是《小城故事》中巧笑倩兮的林鳳嬌,沒有人在乎往日脫星當今的氣質指數,歲月像一把利刃劃過肉彈艷麗的生命,刀痕無情而深刻,她最後奪得演技大獎,彷彿不是以演出證明實力,她活生生的生命已經戲味十足。

打女和脫星大概就像骯髒的黑紙,沒有人會在意黑紙上的污漬,可是,倘若苗可秀與邵音音變成白紙般純潔的林青霞與林鳳嬌,相信震撼我們的將不會是她們的演技,而是她們不再擁有的清新美麗──沒有人願意看到當年的玉女,如今在電影中扮演徐娘半老的歐巴桑,那像是白紙染上汙點,極其掃興。

我們不知道,原來命運對誰都一樣苛刻,美人林青霞就曾在一篇訪問中透露自己痛恨自己的美,生命都浪費在每天為穿著、打扮、搭配、談吐各方面而傷神,當年的玉女如今都五十幾歲了,美好變成壓力與累贅一輩子跟隨,似蒼蠅一樣趨之不去。

林青霞很享受當可愛胖子,可是,她身邊朋友就跟你我一樣,林青霞胖個兩公斤,我們的世界就完全崩塌。除非,我們願意放過自己,才能放過林青霞,像我們可以接受比較平凡的苗可秀、邵音音漸漸年華老去一樣,我們依舊可以追逐皮相之美,一樣可以崇拜青春,只不過,懂得在不同的年歲採用不同的注視眼光。

作家蔣勳注視美麗與青春的眼光,尖銳而豁達。他說:我相信我到一百歲都還會眷戀青春,因為有過最美好的,花開的季節。可是,你永遠眷戀這季節,並不影響你去面對你的秋天。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媒體人)‧2008.04.27

2008年4月25日 星期五

驚人組合!

image

 

香港會演戲又有叫座力的電影小生,少之又少了,總不能每次有深邃的角色,就找梁家輝或梁朝偉。他們都快年屆半百了。

反正,現在大器又賣座的中文電影,已經不一定需要香港演員。中國大陸一堆新崛起的演員,光是演技與外型,已經極具說服力。將來的市場,會是中國男星的天下...

我想想若不要用演技一直無法說服到我的黎明(右),那麼,誰可以搭配國際巨星(左),出演《梅蘭芳》?
image
靈光閃過出現的名字包括:陸毅、陳坤、黃曉明、佟大為、劉燁、胡軍。 

若堅持不用中國小生,可以用的台灣男演員,我只想到金城武。其他會演戲的如陳柏霖和楊祐寧是太年輕稚嫩了一點,不過,范植偉倒是很不錯的選擇。只可惜,論知名度,台灣男演員跟中國、香港演員比起來,實在難成氣候。

image
香港演員方面的選擇,我只想到張智霖可以演梅蘭芳。但最適合的人選已經過世了,若果張國榮仍在世,應該沒有人反對--梅蘭芳簡直是位哥哥量身訂做的劇本啊!

一如當年那經典的《霸王別姬》。

唉!往事不要再提,香港電影圈而今越是荒涼了。

2008年4月24日 星期四

爸爸也被剪

 

image

那天就很納悶,為什麼《一個好爸爸》被大馬電檢局剪得支離破碎,由其戲末鏡頭還沒完全拉完,突然上字幕,讓人搞不清楚古天樂到底怎麼了。

《一個好爸爸》這類溫馨喜劇,有什麼內容過不了大馬電檢局呢?

今天看新聞, "戲中還有一幕讓人拍案叫絕的畫面,就是奶茶穿著清涼睡衣躺在古天樂懷裡,手指不忘摳弄古天樂的奶頭,調情模樣可愛又頑皮",這一幕在大馬被剪掉了。

看來,大馬電檢局又有新定義了。不只同志不過關,情欲不可,宗教是禁忌,髒話是毒瘤,現在,就連夫妻親密舉止也不可。

大馬多進一些卡通片吧!讓大馬成人都看卡通片,向全世界證明我們是唯一天真癡傻兼幼稚的成人國度。What do you think?

2008年4月23日 星期三

And when did you last see your father?

 

image

近日看戲,無獨有偶,兩套戲命題皆是爸爸。

如同張艾嘉執導的全部前作,我只有對《最愛》滿意的。《一個好爸爸》(Run Papa Run)跟其他她導的戲一樣,總有可以處理得更好的機會,可惜沒有。

個人覺得,《一個好爸爸》最精采處在開場,鏡頭一roll,口白一來,已經好有 feel,可惜導演的功力無法撐到戲末。

整部戲,我只記得古天樂與媽媽苗可秀的對手戲。

古仔說:"三十年來,我只哭過兩次;第一次是我出生的時候,第二次是你離開的時候。第一次哭了,我不知道,是你告訴我;第二次哭了,你不知道,我卻沒辦法告訴你。"

哭到我~~~

New Picture

《可曾記起父親》(When did you last se your father?)輕鬆得多,拍攝手法很 balanced 又成熟,節奏沒那麼快,枝節沒有那麼繁雜,時代變遷沒那麼超時空。

這是我拿《可曾記起父親》與《一個好爸爸》比較的結果。

張艾嘉說的是一個缺席爸爸的故事,《可曾記起父親》說的是一個熟悉而陌生的father figure,以及,父親留下了什麼。

我最喜歡《可曾記起父親》幾乎結尾那一幕父子看著水晶吊燈那一幕。父親後來關燈,"What's next?"  他說。 

***

 

《可曾記起父親》與《一個好爸爸》都值得看,前者有我偶像中的偶像Colin Firth(雖然沒多大發揮)演出,後者有影后劉若英(雖然沒多大發揮)掛保證,還有搶掉主角光芒的苗可秀,以及終於演得不錯的古天樂。還有還有,我偶像中的偶像音樂人黃韻玲打造《一個好爸爸》的電影音樂,有feel 到~~~

2008年4月21日 星期一

走吧走吧

New Picture

年假請好了,機票也撿到了便宜,旅館房間已訂,可能是曼谷,或許會去巴黎,總之即將遠行。

身體準備好出發,可是心靈卻留在原地,大半時間我們竟是如此尷尬。

對很多人而言,心靈頂多是一個抽象的名詞,而不是可具體感知的肉身。

心靈被忽略了,它一直被遺落在斷垣殘壁橫陳的廢墟堆中。心靈無法出走,因為,我們不曾意識到心靈需要出走。

一個患有控制欲的哥哥,喜歡安排弟弟們的人生。其中一個弟弟喜歡收集父親的遺物,把它們帶在身上,例如不管白天或晚上都掛在他臉上的那一副太陽眼鏡。另一名弟弟很容易跟不同的女人上床,分開時總是流淚,但他不明白那是喜悅還是悲傷的淚水。

哥哥安排弟弟們坐上一趟開往印度的大吉嶺列車(The Darjeeling Limited),那是電影的名字,也是通往心靈朝拜聖地的旅程。印度真是一個奇妙的地方,她的西塔樂琴與歌詠梵音,脫俗得仿如前世的召喚,許多心靈困頓的人最終都追溯到印度,彷彿回到前世,在那裏才能找到今生所有經歷原始發芽的種子。

印度更是三兄弟的母親的歸宿。他們來到印度,找到他們的媽媽,他們問媽媽你為什麼拋棄我們?難道妳不愛我們了嗎?媽媽說,你們是我最愛的孩子,可是,印度有更多孩子需要我的愛。媽媽在三兄弟找到她的翌日便消失了;媽媽在信中說過的──你們不必來找我,愛你們的媽媽上。

於是,三兄弟拖著父親遺留下來的幾件由LV 限量設計的行李箱(The Darjeeling Louis Vuitton Limited Luggage,影片上映後便在紐約旗艦店供作慈善拍賣),繼續他們的印度之旅,他們擁擠地擠在狹小的火車廂格內,心靈卻是各自遙遠著彼此,一直要到很久很久之後發生了一件事情,他們的心靈大門才漸漸敞開。

那是一個他們救不活的小孩,那小孩最後被大水吞噬了。三兄弟抱著小孩的屍體,來到小孩居住的村莊,參加了小孩的喪禮。那些印度人在那條河上焚燒屍體,河的下游同時有人沐浴盥洗並以河水孕育生命。那是一條反映著恆河意象的河流,既是生命的起源,也是生命的終點,就如古文明曾在這裡誕生,卻在這裡沒落。

生命本來就是一條不知道該對它感到喜悅還是惆悵的逶迤大河!

分外覺得這部 《The Darjeeling Limited》極具說服力,戲中扮演大哥哥的Owen Wilson,一顆傷痕累累的頭永遠包著繃帶,而現實生活中的他曾經為愛自殺──如果不是曾經心絞痛得想死,就不會想到要帶著心靈去尋找救贖。

《The Darjeeling Limited》仿造寶萊塢的急速zoom in誇張運鏡,也有活潑得不像話的印度音樂,劇情鋪張得相當輕快,對白清脆爽麗,徹頭徹尾是一部午茶餐點一樣輕巧的喜劇。

然而,笑穴點在心痛處,即便笑得出來,不免也同時擠出了淚。

 

 

星洲日報/副刊‧文:施宇‧2008.04.20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業餘

AU1450-001
我有兩位從事廣告配音的朋友,他們的聲音洛陽紙貴,兩人若同時掛病號,則半個廣告工業幾乎就要停擺。他們是廣告客戶的掌上明珠,每天都有廣告案子需要用到他們的天籟聲音。

其中一人是科技狂,更換手機與電子儀器的速度如同翻日曆一樣快,那 些電子產品外型簡約,技術卻精密得好似衛星,只有他自己懂得操作,外星人都不一定知道那是什麼。另一人雖然賺錢賺得不少,但性格猶如守財奴,你很難從他衣衫襤褸的外表以及破爛的代步轎車一窺堂奧,外人多半不知道他是炙手可熱的廣告配音天王。

一日,守財奴理所當然打好算盤,搭科技狂的順風車去錄音室錄音。雖然兩人對那間常去的錄音室已經熟門熟路,但科技狂為了炫耀自己新買的衛星導航系統,一路上堅持開車不看路,只靠盯著衛星導航系統的螢光幕以及聽從衛星導航系統的語音指示,來一段瞎子摸象旅程。

衛星導航系統畢竟是新來乍到的產品,科技狂還未跟導覽地圖與語音指示培養出默契,因此,科技狂錯過了一個拐彎路口,原本近在咫尺的錄音室,即時被拋到遠遠的,最後變成一個消失在地平線的黑點。

衛星導航系統誤人誤事,廣告客戶等到爆青筋,科技狂與守財奴自此落人笑柄。

我徵詢過多人意見,衛星導航系統有什麼好?大家異口同聲都說衛星導航系統有點吵,每五分鐘就向你報告所在位置,而且還會苦口婆心提醒你當前的開車速度,預防你超速行駛。換言之,裝設一台衛星導航系統猶如在車窗飛進一隻嗡嗡叫的蚊子,開車聽音樂或講電話聊天時,你還得顧著拍蚊子。

科技日新月異,類似衛星導航系統之類的先進產品層出不窮,如今用手機拍個照片,照片所顯示的不僅僅是拍照日期與時間,更有辦法顯示出拍照時的巷弄街名,這是從前日本忍者不曾想過的天方夜譚──今天只要有圖為證,縱使你化成煙,我都有辦法追蹤到煙出沒的地點。

不是每個人都必須過著像是私家偵探或狗仔隊那樣精神緊繃的日子。我不用Google Map,也不急著在手機上跟人MSN,出國也不帶地圖,找不到目的地就耐心地問路人,原本想去美術館,最後卻可能是跟陌生人去了一間咖啡廳。

有時候,我禁不住要懷疑,科技發展是不是嚴謹過了頭,把人類的生活變得極其專業,卻忽略了所謂生活,應當是一種業餘享受。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媒體人)‧2008.04.20

2008年4月14日 星期一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親愛的,那不是愛情

image

我們原以為,那是因愛成恨的結果,其實,那根本就不是。

因為,沒有愛,何來恨?

這已經不是影視明星的頭一遭。明星的愛情如他們在鏡頭前的形象一樣的光鮮亮麗,尤其近年明星們愛上電子媒體的立體聲光效果,只要誰和誰天雷勾動地火,兩人就連袂將拍拖的生活,親嘴纏綿翻滾噁心示愛吵架和好全部搬上熒光幕,栩栩如生的畫面,逼退白雪公主之類的傳統紙上傳說。

每一對戀人多少都喜愛肉麻當有趣,彷彿戀愛是免死金牌,誰指責你們噁心,誰就沒有愛心,就像誰不喜歡小孩,誰就是不可原諒的成人。於是,各家媒體爭相放送明星們的戀愛日記,從潔西卡辛普森到小甜甜布蘭妮,不但這些青春女伶樂於將自己的幸福公諸於世,即便惠妮休斯頓這類資深藝人也效尤,急著告訴全世界──愛情不分老少,老娘也有肉麻的權利。

不管老的少的,結果下場都一樣。潔西卡辛普森離婚,前夫拿婚姻失敗做新碟宣傳伎倆,他在婚姻裡摔了一跤,卻在事業上扳回一城;布蘭妮的前夫這輩子都不必工作,他白領布蘭妮的贍養費,搶走布蘭妮的孩子,吃了便宜還賣乖,他簡直是世上最幸運的小白臉。

當中最資深的歌手惠妮休斯頓也難逃一劫,前夫巴比布朗即將出新書爆料,把惠妮刻劃成以婚姻與吸毒綑綁他的蛇蠍婦人。惠妮已經44歲了,曾經他以愛之名,把人生中最鮮嫩的15年青春,獻給一個在各方面都遜於自己的個男人,那個男人最後以一本惡言著成磚頭似厚重的書,把他描寫成一個必須讓全世界知道他真面目的驚天大錯誤。

那些曾經在鏡頭前,當著全世界說我愛你的男人,分手後口出惡言或消費昔日戀情,他們像是從白馬上跌下的王子,你發現他並沒有王子的高度,他的品德與他的自信其實矮了人家一大截,從前他只不過是用謊言墊高了自己。

為什麼那些你愛過的人,或者那些愛過你的人,分手後竟都成了比敵人更可怕的敵人?親愛的,那不是愛情,事實上,他們一點都不曾愛過你,他們只想佔有你,就像君王佔有一個國家,地主佔有一塊地,商人佔有一間公司,學生佔有100分,佔有了才能證明自己是具有存在價值的王者。

野心是人的天性,而愛情不是。

真正的愛情是萬般無奈也得放手,不捨得卻必須祝福。例如惠妮休斯頓決定以沉默面對前夫的報復,不反擊也不為自己辯駁,畢竟他唱過一首流芳百世的情歌《I Will Always Love You》。

他沒有理由推翻自己,只能繼續相信那不可信的愛情。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媒體人)‧2008.04.13

2008年4月8日 星期二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這裡有愛

image

我有一位朋友,思想正面,行為積極,為人圓融,所造就的結果,就是他在人際、事業以及感情上的順遂與富足。

這多少得歸功於他從小生長於一個健全的家庭,他一直以來所獲得的是父母親健全的愛。這是最難得的事,多少人生長於健全的雙親家庭,得到的卻是父母親殘缺的愛,單親家庭的小孩更不必說,單親卻能為小孩輸出圓滿的愛,這種情況實屬罕見。

我羨慕我的朋友。我冀望自己像他一樣,成為一個備受社會認同的好角色,然而,我最終成為對社會適應不良的離經叛道者,也許,家庭背景便是我成長路上的一塊絆腳石。

這聽起來似乎像是不負責任的藉口,然而後來我學會承認連自己都不願意承認的事實──父親毒打你,母親拋棄你,你並不如自己想像中堅強而無缺陷,在你還來不及恢復受傷的心時,軀體已不耐煩地長大,於是,你徹底變成一個身心不平衡的成人。

奇妙的是,身邊一直不乏一些迫不及待對我釋出善意的非親非故長輩,例如房東太太在我買了自己房子之後,不時煮魚湯送來我新家,甚至誘惑我將新家出租,慫恿我繼續向她賃屋而居;朋友的母親見我獨居又身體欠安,自動請纓每週北上首都探視兒子時,順道去菜市場買食材給我燉補品,囑咐我撥冗移駕過去進補。

我曾經對於別人對我釋出的這種無條件的愛,感到相當困惑。為什麼父親天天打我,自小母親棄我而遠走高飛,而陌生人卻很輕易地便愛惜我? 為什麼 “愛我” 是父母這輩子最困難甚至永難完成的任務,而陌生人與我的距離竟比父母與我更貼近?

電影《火星來的小孩》中,一樣出現同樣的一個問號。那個性格有點缺陷的孤兒屢屢被收養,也屢屢因為自己的古怪性格而被送回孤兒院,他相信自己來自火星,總愛在腰間綁上一條像石磚一樣粗重的腰帶,他覺得若不這樣做,自己隨時會像汽球那樣,升空飄回火星去。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問那個最後一個收養他的單親爸爸,為什麼以前別的收養人都拋棄他?不論那個最後一個收養他的單親爸爸,說過多少次不會放棄他的話,小孩依然認為自己最後還是會被這個愛他的人所拋棄。

那個最後一個收養他的單親爸爸說,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但是,對我而言,我發現愛一個孩子,其實很簡單,一點都不困難,那比研究如何種植有機番茄,容易得多。

也許,我親愛的父母和我一樣,將愛想像得太過遙遠而複雜,因而無法愛惜身邊最親密的人──他們的孩子。其實,愛很簡單,一如我的房東太太,好比我朋友的母親,只要張開雙臂,就能擁抱人。我告訴自己得像房東太太和朋友的母親對待我一樣,勇敢地擁抱週圍的人,哪怕只是一個陌生人。

最後,以為自己來自火星的小孩決定脫下腰間粗重的腰帶,他發現自己沒有升空飄走,彷彿有一種什麼他說不出卻體會得到的東西,把他留在地球上。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媒體人)‧2008.04.06

2008年4月4日 星期五

2008年4月3日 星期四

好睇唔好食的城市

Picture 001Picture 002


在公司樓下買San Francisco 咖啡時,看到這個告示。宣傳近半年,終於實施的措施。從此,馬幣RM 將價錢裡的分sen,round off 成整數。

Picture 003


1、2 sen 將變為0 sen。3、4 、6、7 將變為5 sen,8、9 將變為10 sen。

我的疑問是,為何不直接規定商家,以後價錢全部化為整數。例如,RM80 instead of 現今的RM79.99。

Picture 006


我的朋友 Tag 是做零售的,我跟他討論的結果,就是沒有結果。有誰能告訴我,為什麼大馬的價格制定準繩,無法將一切化為整數?必竟 sen 已是極小的數值,買不到什麼東西了。另外,為什麼水電費的 sen 依舊存在?

不過,我們當晚的談話很有趣。Tag 環顧下班用餐時間的One Utama Shopping Mall,人潮不多,零售業者若只做得到周末的生意的話,那每個月的店租、水電費、管理費、營運費以及員工薪水付完之後,能賺的淨利太少。

他說,他在KLCC 的一個零售專櫃,在Pavilion KL 開張之後,業績極速下滑50% ,跌幅令人咋舌!這應證了一點,一些零售商品的市場就是這麼小,若在同一個商圈多開設一個專櫃,那麼,等於吃掉原本第一個專櫃的業績,可以想見,市場上容不下同類型的第二個品牌,若同類型第二個品牌的商品出現,大家只有惡性競爭,不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那就是兩者當中,一人必須退出。

同樣情形發生在購物中心,一個Pavilion KL 出來,KLCC   的地位便岌岌可危,表示KL 根本容不下那麼多的Shopping Mall。

我們談到KL 的危機。亞洲國家當中,大馬是最有條件發展旅遊業,但卻是旅遊業最不振的國家,環顧泰國、新加坡、香港、韓國甚至越南寮國柬埔寨乃至中國,你會發現當你提到這些亞洲國家時,人家都是在大賺遊客的錢。反觀大馬,你在檳城或KL,感覺不到被遊客包圍的感覺,這種少有遊客的街景,實在不是你在曼谷或新加坡會遇到的。

內需缺乏,外求又買帳,Tag 就說,假設另一波經濟蕭條侵襲,KL 市民會死得很慘,我們會變得比現在更窮。

至於目前放眼所及,在吉隆坡求生存的商家,其實是在惡性競爭求生存,在有限的margin 裡面,在僧多粥少的環境裡,在隨時被淹沒的險灘上,載浮載沉地生存著。

難怪在KL,除非很有錢,不然很難有良好的生活品質。

Picture 007

我當晚在 Dome 的晚餐, 兩片Fillet,一坨白米飯,淋上butter 調製的白醬,配幾條蔬菜,你猜多少錢?

答案是RM23.90!!!

難怪居住在這一座被政府糟塌的城市,很難享受到良好的生活品質。

2008年4月2日 星期三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阿青嫂

image

圖說:不要叫我馬夫人!


拜電子媒體全球化所賜,我認識了遠在台灣的阿青嫂。在那每天快速變換的聲光新聞畫面之中,我總是能夠輕易地捕捉到阿青嫂的身影,她究竟是個頭號新聞人物。

我對阿青嫂的生活作息瞭若指掌,我甚至覺得我對她比我對我家對面的住戶還要熟識;每次搭電梯下樓,都不見鄰人蹤跡,我連鄰人家中到底幾口子人,都不甚清楚。

但阿青嫂每天6點多出門,這點我是十分篤定的。她通常黑衣配牛仔褲,裝束與為人一致,都沒有太浮誇的調性,她臉上的微笑仿若哈雷彗星過境,那是幾個世紀才出現一次的罕景。


記者問話,她的回答比記者的問題更簡潔。對於八卦問題或別人的不實攻擊,她大多數是薄面含嗔,不多說甚麼,儘量不淌混水。


她是有禮的,只是不過分有禮,過份有禮總顯得有意奉迎,這樣虛偽之人太多,阿青嫂卻因特立獨行而變得愈加真實。


有多少人言過其實,多少男人答應照顧妻小一輩子,一旦債務火燒屁股時卻是走為上計,由女人一肩扛下生計。多說無謂,寡言慎行,阿青嫂請了一個月假期,捲起袖子幫起先生助選,對先生的愛意與支持溢於言表,真真正正是個氣度比男人還要man 的女人。


先生當選台灣下一屆總統的翌日,阿青嫂再次素服素顏出現在家門前的巷子口,搭公車上班,繼續走自己的人生路。


阿青嫂不太願意辭去自己經營了25年的專職,她不排除成為台灣第一位繼續擁抱上班族身份的第一夫人的可能性。不是每個女人都立志要成為黛安娜王妃第二,有些女人就像法國總理前妻希西莉亞那樣,不好外交更不愛照鎂光燈,嚮往的僅僅是能在中央公園散步的人生。


阿青嫂的個性比較接近希西莉亞,但她似乎更重視自己的事業,她將愛情與男人分得很清楚,為愛毅然躲在男人背後當配角,如此形式重於實際的第一夫人,完全不是阿青嫂的首選。


我期盼阿青嫂如願,想要繼續打工就繼續打工,想要穿著樸素就繼續穿著樸素,想要繼續搭公車上班就繼續搭公車上班,想要成為自己生命裡的主角,就成為自己生命裡的主角。


我喜歡周美青。她證明縱使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女性名字,也不需要男人的領銜。她勇於掀開新時代的序幕——與其扮演第一夫人角色,她更能勝任在這樣一個新時代主演最出色的第一女主角。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2008.03.30

這幾個月過足的戲癮

看了太多電影,

無暇長文贅述,只好來打打星星。

不 知道在你心目中,

這些電影又代表幾顆星呢?

New Picture

Ah Long Pte Ltd

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

從第一個鏡頭笑到最後一個鏡頭,好笑到~~~

image

Atonement

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

老戲骨 Vanessa Redgrave 出現的戲末10 分鐘 ,才是全劇的戲肉。 

image

There Will Be Blood

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

很disturbing 的電影配樂,至今陰魂不散盤據腦海。

那一段父子間對話,殘忍得幾乎要了我的老命。此時,眼淚是必需的。

image

Charlie Wilson's War

thumbs_downthumbs_downthumbs_down

美國歷史我看不懂也沒興趣。至於演員嘛,恕我完全看不出演技,這類大美國主義電影,演員只須要愛國,就會演得很好。

 image 

The Darjeeling Limited

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

很 Cult 的電影,處處是幽默,還有教人流不出眼淚的哀傷。我喜歡影片裡的印度、印度音樂、印度人、印度哲學...

有時候,心靈創傷就只是一則非常無厘頭的笑話。 

image

2 Days In Paris

thumbs_downthumbs_downthumbs_downthumbs_downthumbs_down

當茱莉蝶兒變成茱莉喋兒,就是脫俗法國女星變成喋喋不休的法國導演。影圈的茱莉蝶兒像極歌壇的蔡健雅--一個當導演,一個要做詞人;不做自己擅長的事,結果十分令人可厭。 

 image

The Kite Runner

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

最後當風箏飛起,那撐起風箏展翅高飛的風,同時吹得人濕了眼睛。

image

Becoming Janes

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

處處是電影《Pride & Prejudice》 的斧鑿,Anne Hathaway 演不出英國淑女的神韻。這部戲,應該可以更好。

 image

No Reservations

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

我是喜歡 Aaron Eckhart 的,看完卻喜歡上這部電影。原來導演來頭不小,竟是導過《Shine》的藝術巨人,於是愛情喜劇變得不落俗套,需要心靈治療的人,應該去找來看(嘉惠,去找來看!)。

image

The Good Night

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

Penélope Cruz, Martin Freeman, Gwyneth Paltrow and Danny DeVito。演員一字排開即為一時之選,更遑論電影的 gimmick 之一--導演為 Gwyneth Paltrow 的哥哥 Jake Paltrow。

講夢與現實還有心靈治療的cult movie,你可能覺得怪,但卻是my cuppa tea。

 image

Gone Baby Gone

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

下一部要看的電影會是《The Assassination of Jesse James by the Coward Robert Ford》,因為Casey Affleck 的緣故;他既是up and coming 的閃耀之星,更是另一個值得期許的演技派初哥。

《Gone Baby Gone》由他才華橫溢的哥哥執導,才華橫溢這句話,我是掏心掏肺發自內心說出的真話。

image 

Martian Child

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

同樣是以心靈治療為命題。那個自以為來自火星的小孩,終日躲在一個大大的紙皮箱裡...

你是不是開始有想哭的衝動? 

image

Before The Devil Knows You're Dead

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thumbs_up

那個舉指冷酷又女性化的藥頭,死得不明不白,大概可以被列入影史10 大最另類死法。

還有,結局若然可以再另類一點,我就多賞一個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