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7日 星期二

風和日麗

 

New Picture


你有被神感召的經驗嘛?

我的朋友去西班牙旅行,那裡很多漂亮的教堂,他回來之後,就決定當神父了。

有的人在教堂裡,感受到神臨,有人說聽見神,有者見到神,甚至被神觸摸;被神觸摸的人昏了過去,全身發熱,淚水鼻涕不由自主狂洩,醒來後全身舒暢,舒服至極,像做了一趟運動。

在神的面前,我不敢指斥人家妄下誑語;雖然予我而言,只要是令腎上腺素飆升的運動,或做愛,其後都是舒暢而痛快的。

若然被神感召的經驗是如此一般,那麼感召等同於一種渴望,對某種慾望的渴求,摩拳擦掌只欲獲得,得到之後即如飽飯之後,再也沒有比這更令人滿足的了。

最近,我有被感召的經驗。

我叫朋友驅車載我去Cheras 的Bandar Tasik Permaisuri 走一遭,聽說那裡的居住環境被山林包圍,跟大自然很接近。車子一逼近,看見到路旁兩邊大樹互相擁抱,樹與樹之間的愛情濃密得遮蔽了天空,實在令我感動。

一個朋友最近搬去 Ceylon Road,住在一間英殖民時期洋人留下的木屋裡,她說房子週圍都是樹;我一聽仿如梵音貫耳,又如早晨回教堂的祈禱聲,簡直是天籟之音,天使下凡傳教似的,我有"得道"了的領悟。

我開始愛上年紀的美好。逝去的青春換來更多對自己的了解,我異常確定自己是喜歡大自然,多過什麼後現代冰冷科技奈米技術或設計的了,我肯定自己不會迷戀水晶吊燈,或扁平如薄紙的電視機,不須拍掌只須經過便會亮燈的智慧型電燈,遲早會被我狠狠砸碎!

大自然的召喚是很奇妙的,猶如戀人絮語,終日縈繞耳邊,而且令人每分每秒都牽腸掛肚地思念。

於是,面對大自然的感召,我開始有了計畫。

我打算把 Damansara Perdana 的公寓出租,每月租金 RM1500,每月貸款才RM900,剩下的 RM600,我可以去 Damansara Perdana 對面的馬來村莊,找一間木屋,把它租下來。

那個村莊走到哪裡都會撞到樹木或樹葉,對我這種愛好大自然的人而言,每天都是豔遇。我記得那裡有一間小木屋,主人在門外的鞦韆旁掛了一個木製租賃招牌,跨過小河就可以進入木屋。那時我幾乎想偷偷潛入在那兒睡上一晚--那一天,主人不在家。

我每天都在想這件事,我希望很快可以實現這一件事情。我一個人住在木屋裡無所謂,當有風經過,樹葉紛紛熱鬧地歡迎,我便知道自己不孤單。整個大自然都在陪伴著我。

我想起我躺在醫院病床神智不清時,媽媽來看我。我不知到哪裡來的勇氣,我跟媽媽說,帶我回台北,我不想一個人在吉隆坡。不要,再也不要了。

媽媽很仔細地注視我的眼睛:"我們都是一個人在生活著。媽很少在台北了,台北的家都讓妹妹一個人住,媽多數時間在台南。媽跟妹妹雖然都在台灣,可是我們都一個人生活。"

也許媽媽的話是一個感召,我開始在腦海佈置一個人生活的風景。

那一天正好風和日麗,我心裡是這麼盤算著的。

2010年4月26日 星期一

你有陽光照拂,我卻仍掛念你。

 

星期六臨出門前,

在電影台驚鴻一瞥這齣戲;

 Desktop Wallpaper-s > Movies > Brideshead Revisited, 2008, Matthew Goode, Thomas Morrison

來不及看完,

其中一個片段,

卻令人心碎。

情感如此深刻,

如何用言語表達,

是以,

關於很深很深的舊愛,

通常除了一句問候,

語句即無以為繼,

太多話只嫌多餘。

 

 

Charles: I'm sorry.

Sebastian: Whatever for?

Charles: Everything.

Sebastian: It's all right. Truly. I asked too much of you. I knew it all along, really. Only God can give you that sort of love.

Charles: Come home, Sebastian. When you're well enough. Don't finish it like this.

Sebastian: This is my life now. I'm happy here.

Charles: I miss you.

Sebastian: How sweet of you to say that. Dear Charles, it was my fault for bringing you to Brideshead. Run away. Run far away and don't ever look back.

幸運的阿牛,那麼多人支持紅豆冰

 

這一杯,不是紅豆冰。

雖然樣子很像。

Photo010

草莓的滋味,有酒精的。

奇怪,紅豆冰應該是大馬特產,大馬又是熱帶國家,可是似乎沒有一家名聲震天的冰店。

受歡迎的冰店難找,還好而今我們有受歡迎的《初戀紅豆冰》電影。

Photo008

草莓冰是童欣點的,後面那位是刺青師傅,可是一點都不兇惡,很親切。

我再也不信任自己的刻板印象了。

 Photo007 Photo006

任何麵粉類或高澱粉食物一擺到面前,

他就可以推掉紅豆冰的。

Photo005

連續兩晚他都坐在我旁邊。

跟帥哥坐在一起壓力很大,而且他比幾年前更帥,

更紅(喝酒後的臉)。

我說的是右邊那位帥哥,

至於左邊那位嘛。。。快了。

Photo013

喝完酒"一定"耍感性的易桀齊,我很怕他眼睛漏水,然後講肉麻的話。

我怕,因為人家我是鐵漢嘛!

Winnie The Pooh 的蛋糕是燕菜做的,KK 在Pavilion 底層food court 買的,

Winnie The Pooh 的蛋糕好吃到比壽星公還受歡迎,

吃最多的是張棟樑,他應該改名為果凍的凍,張凍涼!

 Photo001

淑婷不要罵我。

你的"鉛筆"環保筷跟你的帥哥歌手一樣很討喜。

淑婷響應阿管的建議,包場看《初戀紅豆冰》,

給阿牛最實際的支持。

大馬演藝圈的團結,真是比電影還感人。

Photo012Photo014

這裡每位都是 3 字頭,只有一位是20好幾,

很難猜,

因為老的保養有方,

年輕的還不急著保養。

我猜是這樣。

Photo002Photo011

德國啤酒喝起來有如綠茶。

我喝了一口,其他人喝了好幾杯。

Photo004

一開始大家都是無比斯文的在聊天,

慢慢等12點一到為易桀齊唱生日歌然後馬上撇人,

結果,12點一到,Bali 冰突然說我們開紅酒。。。

然後,管它第二天有《初戀紅豆冰》記者會,

大家乾了再說。

天啊!黃色笑話出爐,出遊計畫出爐,亂唱歌出爐,還在酒館內跳起舞!!!

Photo003

我偷偷問伍冠諺,你都一直在做所有人背後的男人,

很少講話,

靜觀其變。

他說他的思緒沒有飄,他喜歡觀察每個人的言行。

藝術家必須擅於觀察入微,

《初戀紅豆冰》的電影配樂為電影錦上添花,

伍冠諺卻依舊默默享受躲在鏡頭後的舒適感。

 

Photo024

《初戀紅豆冰》首映禮他就坐在我後面。

我幾乎忘了曾經何他吃過粥,

那時他跟阿牛一起來,

職業是編劇。

首映禮完畢,他又跟我寒暄,

此時我才把他的工作跟《初戀紅豆冰》聯想起來,

"你該不會就是紅豆冰的編劇吧!"

他不只是紅豆冰的編劇,

還是電視劇《女頭家》的編劇!!!厲害到!!!

我有眼不識泰山,失敬了。

謝謝你的咖哩

 

我覺得那名字怪怪的,

我對於那種大陸人慣用兩個字的單名,始終覺得土,

我承認這是我的偏見。

樣子嘛不是我喜歡的型,

不能說他不好看,又不能說全面的帥,

這種人要在歌壇突圍而出可就不能穿得美美或扮得有氣質而已。

他需要一台鋼琴,或者幾首自己寫的或製作的曲子,

還有一把唱出來會令人停下手邊工作或停止腳步,

仔細聆聽的歌聲。

 

中文歌壇被周杰倫風格稱霸多年,

若有人可以另辟歧鏡且不必走怪怪另類路線,

其實是值得鼓勵的。

 

嚴爵,他的音樂咖哩,還挺美好的,

你會食髓知味的。

相信吧!

反正他的唱片公司叫做《相信音樂》,

你就相信吧!

 

2010年4月23日 星期五

謝謝 Eric & Mei

 

我已經懶得去深究為什麼她的音樂錄影帶精選輯和演唱會 DVD 不獲准在國內販售了。

我沒見識過國外的sex club,因此演唱會裡這支舞最叫我嘆為觀止,

尤其女舞蹈員的服裝最令我血脈僨張(也沒多少布料啦),

身線要絕對的 Lean,

跳這支舞才會好看。

把兩首歌 Mix 在一起,原來演唱會音樂該停頓的地方停個幾秒,

是會讓人情不自禁的,

宛如那人熱吻你時突然停下,

或去接個電話…

…你明白就好。

 

謝謝 Eric & Mei 賢伉儷自香港給我帶回來這個。

LET’S STRIKE THE POSE!

2010年4月22日 星期四

想哭就彈琴,想你就寫信。

寫歌詞像旅行,

從 Point A 到 Point B,

可以用閒散的步法,

細緻地欣賞沿路風景。

可是,從 Point A 到 Point B,

現在流行跳韻律操或翻跟斗,

小小一段路已極盡花俏與痛苦,

什麼摩天輪陀飛輪都可以用來比喻生命或愛情,

其實,

人生沒有那麼 drama ,

平淡的日子居多,

即便多麼多麼深愛過,

當情緒來的時候,

恐怕不可能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哭掉十盒 Tissue Paper 。

至多是一陣嘆息,無限唏噓,

十分環保。

這幾天發現這首歌不錯,

我喜歡淺白的歌詞,

絲毫不做作,

然而,

想念是真的。


喔!

周杰倫和方文山,

媽的!

2010年4月13日 星期二

死神一步步在靠近

Car

我不曉得這跟任性有沒有關係?

被姑姑說了兩句,再被二伯母說了兩句。從清明節沒掃墓到拿我的病情大作文章,昨天光明日報專訪

我出院或得重生的事情,他們也迷信地詛咒我:"耶穌不收你你也到處跟人講,誰誰誰就是因為太得

意結果病情加劇,怪不得你病不會好…"

我的哲學是--對老人家忍讓。

不辯駁,吞悶氣。我急踩油門,直往山下衝,超越幾輛轎車和機車,我的委屈與憤怒隨著腎上腺素火

山爆發似的衝上腦門,反映在急速上升的車速上。

天雨路滑,車子在山路彎道處失控,踩煞車竟令車子左右搖擺,然後車體開始跳圓舞曲。最後,我感

覺自己跟著車廂翻跟斗,好像直升機在空中勾到電線那樣,旋即失去章法那樣亂轉直墜地面,然後,

一陣碎裂聲響,車鏡嘩啦啦碎裂如下雨。


車體一半全毀,尤其是駕駛座一方,右後輪也斷了。車子應該是打滑撞下路墩,然後掛在水溝上,不

然,又直落山坡了。可能今早下過雨,泥土濕軟,前方有樹,殺傷力沒那麼強。若是撞下馬路另一邊

我就完了,那裡全是花崗岩,搞不好車子會爆炸。

 

 

 

我竟然毫髮未損,我自己也覺得奇怪。每個閒雜路人都不敢置信開車的人是我,因為我今天穿得很漂

亮,晚上打算去給易桀齊慶生。


我一點驚慌與害怕都沒有,一如上次入院醒來,大家說你差點就這麼走了,而我,真的一點感覺都沒

有。出奇的平靜。

若然車禍致死還好,最怕是撞到全身殘廢那就手尾長了。未及一年連番出事,這是死神第二次向我招

手,我不曉得自己還能活多久,不過無論如何,我應該都會出奇的平靜。

因為,一切來不及準備。

2010年4月12日 星期一

我們沒有在一起

 

無意間在網上見到你們的親密合照。

原來,你們在一起。

這原本是不值一提的事,

然則他長得多像我暗戀過的人,

我竟然錯覺自己被橫刀奪愛了。

4b989d1d4e2a6

雖然,

我和他,

我們明明沒有在一起。

愛過就好,最好還你自由

 

愈美麗,愈傷人

 

你衣袖上,我的落髮

 

你慈悲為懷,因而給我愛

 

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

 

我曾愛過一個男孩

 

2010年4月8日 星期四

老人 ● 家

 

Photo003

照片外面坐了一個老人家,側身向我,專注在看日本電視新聞。

我的手機閃光燈隨拍照的節奏閃了一下;彷彿我不小心呼了他一巴掌,老人家微微轉頭,雖不作聲,然而我隱約感覺到他眼神中充滿嫌惡。

其實,我根本不是在拍他,我感興趣的是日本居酒屋內的書架。只要不是高檔餐廳,一般小木屋似的居酒屋,書架是基本配備,架上一定堆滿日本漫畫,給人消磨時間用的。

居酒屋通常最多是男客人,"吧檯"旁圍坐,彼此不認識。"吧檯"內總有一個或多個師傅,為各人準備食物,活像家中女主人。我想一定是這樣;為數不少的日本男人,對家有一種近鄉情怯的矛盾,下班後只好先到居酒屋避避風頭。

一位朋友說,有一次在日本,冷天裡淋著雨闖進一間居酒屋,老闆娘二話不說拎了條毛巾,從頭到腳給他抹身。我朋友可不是日本人,更不會說日本話。朋友差一點就落下男人淚。

小小居酒屋是很溫暖的,像家。怪不得印象中的居酒屋都是原木裝潢,只有木頭有辦法儲藏光陰與溫度。在這樣一間家庭式的居酒屋晚膳,你便感覺到了溫暖,譬如今晚,我一個人。

後來,陸續有客人離開,那老人家每次都站起來,欠身說著我聽不懂的日語,但我相信他是向客人鞠躬道謝。日本人真是善於壓抑情感的民族,我走的時候,他很有教養地也站起身來,跟我道謝(他忘記他剛剛才嫌惡地瞪了我一眼嗎?)。

我想像自己老了也像這日本老人一樣,在異國開了一家小館子,每天熬煮一鍋鍋對家鄉的思念。也許晚年的我未必有什麼能力開館子,那麼我可能就每天固定去一間我喜歡的日式居酒屋,一個人坐在一角,翻翻報紙,吃吃烤魚或喝一碗熱熱的味噌湯,讓思緒飄得好遠好遠,這樣便很輕易地結束一天。

像在自己家裡,完全不被打擾,居酒屋裡多半是形隻影單的人,大家同在一屋簷下,誰也不搭理誰,各自想家。

照片002

2010年4月5日 星期一

模糊焦點

每一顆星星,
都那麼閃亮,
而且很搶戲。

必須看第二甚至第三遍,
才注意到訊息焦點。


熱愛生命。
生命不是私有的,
是上主賜予的。
我們隨時都可能遇上把禮物弄丟了的意外。

這是從前我所沒有過的想法。

2010年4月1日 星期四

上個星期六去紐約

鄭丁賢在專欄裡說過:

最近這幾年過年,發現身邊朋友少了一個又一個;

大家不約而同出走,

很多人去了上海,有些在杜拜,

有的在新加坡。

Photo021

上個星期六,祝快樂回紐約去了。

她去紐約之前,我們為她餞別。

Photo017

當晚是祝快樂的餞別兼生日晚宴,主題是村上春樹饗宴。

祝快樂喜歡村上春樹。

祝快樂喜歡 Marco,Marco 也挺愛村上春樹的。

這兩人坐得這麼近,吃得那麼爽。

 Photo019

不要問我為什麼主題是村上春樹而後食物有西餐?

我不是村上春樹的粉絲,

任何關於村上春樹饗宴的解釋我都早已無意識地拋諸腦後,除了食物有多美味。

Photo015Photo016

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這公婆倆當晚要準備晚餐要應付小孩跟女傭還有繁雜的工務,

永遠無怨無悔的The Choy’s Family。(他們有一天會不會也移民海外?)

Photo020

祝快樂說《Remember Me》不錯看,

第二天我就去看了,

結果真的跟影院裡的其它人在最後 5 分鐘驚聲尖叫。

祝快樂現下已經在紐約了,

我想說的是,

人生真是其妙,

祝快樂去紐約前突然在這樣的一個聚會提到《Remember Me》這樣一部電影,

原來她或許意有所指,

這是全世界影評共同隱瞞劇情的一齣戲,

從戲院走出來,

我地一個想到的人是祝快樂,

腦海裡浮現一首歌--

New York, New York!

(雖然那是一首歡欣喜悅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