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沒什麼了








我想把這篇關於《Who Loves The Sun》*的文字獻給你,雖然你未必會看或我知道你根本就看不懂,可是,我還是決定寫了它給你。一如明知如此,我們依舊去愛不可能愛我們的人。

話說某日威爾突然出現在丹尼爾父母位於加拿大郊區的木屋,那是他失蹤了5年後的事。恰巧翌日丹尼爾也將回來,從紐約。於是,丹尼爾的父母偷偷聯絡了瑪莉。

丹尼爾的父母不過就是希望這3名好友重修舊好。他們想不通,好好的好友最好怎麼都不好了;比方說丹尼爾的母親就很好奇地問瑪莉,你們曾經如此親近,最後怎麼卻遙遠了彼此?

瑪莉說,也許正是我們曾經過於親近的緣故。

然而,真正的原因是什麼呢?人生當中有太多事情找不到答案,很多人又不熱衷於給你誠實的答案,而大部分人是需要知道明確的答案的。

瑪莉見到威爾,先給他一巴掌。5年,一聲不響就消失也不給我電話而我甚至等不到你的信,最後我只好相信你死了;就只因為我允許丹尼爾把他的陽具放入我的體內?

威爾去遠方尋找答案。他不明白自己的老婆為什麼要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做愛,既然不明白他就逃去他方找答案,他流浪了許多地方認識了很多女人,但沒有一個成為女友。最後,他寫了一部名叫《沒什麼》(Nothing)的小說送給瑪莉,在他結束自己的失蹤後。

丹尼爾也在尋找答案。你愛我嗎瑪莉?瑪莉說不。那你曾經愛過我?瑪莉不置可否。瑪莉你今後會愛我的是不是?瑪莉說不。5 年的問題,最後換來這樣的答案,瑪莉你幾乎殺死我,更何況是我把你介紹給威爾的。

我,尋找答案。

你如陽光金粉高貴而皇族似地在我面前翩然而降,陽光自然扮隨著夏日悅耳響亮的歡笑。你令我多麼快樂爾後卻給我剩下憂傷,你突然的離去猶如你突然的出現,你倏地出現復又消失,幾年以來樂此不疲如此來去。

我遍尋不到答案,你不給我誠實的答案,我無以為繼除了只能記得你曾是一道陽光,我的一道陽光。

約莫只能這樣。威爾回來了,瑪莉也已給了威爾一巴掌,丹尼爾是不可能得到瑪莉的了。至於丹尼爾的父母,他們滿意這幾個年輕人得到了各自的原諒。

威爾在瑪莉對他說我愛你之後也對瑪莉說我也愛你,不過,瑪莉於清晨偷偷離去,臨走前不慎撞見丹尼爾。丹尼爾說威爾醒來後怎麼辦?瑪莉請丹尼爾隨便編個故事吧!

威爾是被早晨的陽光叫醒的。丹尼爾在湖邊曬太陽,威爾問他剛剛有沒有看見瑪莉,瑪莉似是離開他了。丹尼爾說我目送他離去。

瑪莉有交代什麼話給我嗎?

有。丹尼爾編了一個故事,威爾很滿意地笑了。

威爾和丹尼爾的今晨陽光好燦爛,燦爛得將他們三人往昔在湖邊的歡樂時光也照亮得醒目極了。這分明就是你我之間的電影,《Who Loves The Sun》?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最愛太陽。


而你聽見我了嗎?



*《Who Loves The Sun》最初於攝製時原定名為《Summer Babe》,形容美好夏天裡最想得而不可得之最美好事物。


(星洲日報/副刊/快樂星期天•文︰施宇•2007.10.28)



Powered by ScribeFir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