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有些心事》@ 光明日報:KTV 奇遇記




聽說骨骼重量太輕的,命比較不好,容易走衰運;夜裡蹲個馬桶,也會被鬼摸屁股。



我想,我的骨骼不至於太重,因此,雖不至於有鬼難纏,想要捉弄我,卻也難逃遇上專門欺負人的人的命運,我竟然如此倒楣,遇上比鬼還要令人難以置信的人。



話說我朋友的男友,其小器性格已經到了惡名昭彰的地步,話雖如此,性格小器充其量就如婚姻裡偶偶發生的怨懟,只要明白人性猶如白玉微疵,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還是過得去的。



不料,有一次大夥兒在KTV廂房內唱得高興,話匣子一開不可收拾,拉開嗓門對著電視螢光幕裡的MV ,評頭論足得不亦樂乎,接下來該誰唱歌,已經不去在意。此時,適巧輪到朋友男友高歌,他唱了兩句,發現我們無視於他的存在,忽地就對桌子施了一記轟轟烈烈的鐵砂掌,幾乎如閃電劈開大地。



我忘了自己是被他的掌聲嚇到,還是被他的失常行為嚇到,總之,驚嚇情節尚未結束,只見堂堂30歲的男人,就此失去理智,對我們大吼──你們不要以為我不知道,講話大大聲,故意不尊重我,不聽我唱歌!



他的鐵砂掌,就此劈斷他跟我朋友的愛情,我們也不敢再與他為友;在KTV抱怨自己唱歌沒人聽而震怒拍桌,當下斷送友情與愛情,他是我生平首次見識的奇人,至今仍叫我嘆為觀止。



有人喜歡搶麥克風,有人則握住遙控器不放,這些都是沒什麼新聞價值的KTV奇人異事。我遇上的,不只這麼簡單。



我跟這一班新朋友第一次相約去KTV 唱歌。我跟每個人一樣,照例點了幾首歌,也幫身邊朋友點了一些歌。等待輪唱期間,我有時跟朋友去門口抽菸,有幾回去上廁所,可是,每次回到KTV廂房,空對電視螢光幕,就是 等瞴歌。幾次下來,都屢試不爽,之後,我才發現該是有人趁人之危──刪歌!



我氣得想當場擒兇,唯礙於情面,只好作罷,事後雖心存疙瘩,卻已失去明查暗訪緝察元兇的力氣。我決定讓撲朔迷離,繼續包裹著謎團。



不管走到世界哪一個角落,就是有人喜歡亂丟垃圾、插隊,人性常常令人失望,因為,人性是伴隨人類身體髮膚血液基因而來,最原始、很難被文明馴化的東西。學習
怎樣忍受人性裡尚未被斬除的粗糙,這是人類的宿命,因此,當朋友的男友拍桌時,或當我發現有人刪歌時,我選擇一聲不吭。



最近一項調查報告發現,許多人的婚姻能長久,不是因為彼此仍深愛對方,而是,還能夠忍受對方的缺點。此時,我對這樣的結果,已經不再感到訝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