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8日 星期四

和  黃曉明  相親

(原載2012年10月號Citta Bella國際雜誌大馬版)



最近,我在思考自己為何如此喜愛中國火紅的相親節目《非誠勿擾》?


明明是遙遠國度陌生男女的婚戀嫁娶,我竟好像為自己籌辦婚禮似的,關心程度勝過媒人,為終成眷屬的追求者和被追求者感動落淚;遇到素質低劣的相親者,我也會如同雞蛋裡挑骨頭的親家那樣,毫不客氣地上網對人評頭論足一番。


我想起我那來自中國福建省的老祖母,她生前常常為我述說她在“長山”成長時的年少往事。


小時候的我,不明白為何福建人把中國叫做“長山”,也不曾細究中國又名“唐山”的典故為何,直到我年歲漸長,看多聽多、閱歷體會均比較豐富時,這才恍然大悟——向上回溯中國祖宗十八代甚至幾十代,無一不是生長在農業社會,從地理到歷史中按圖索驥,不難發現簡樸貧困是中國人的基因,我們的老祖宗們很少不是從山裡走出來。


如今的中國好比一夕發財的暴發戶,勢力嘴臉圖窮匕見,《非誠勿擾》時時反映新世紀中國人的價值觀, 車子、房子、學歷、職業成為岳父母們甚至是女孩兒們過分着急的擇偶條件,和那些玩世不恭、幽默可親,在節目上求偶的西洋帥哥們相比,《非誠勿擾》裡的中國男嘉賓顯得包袱很重,好難輕鬆。


諸多女嘉賓們亦像從沒穿過高跟鞋和洋裝的灰姑娘,打扮雖隆重,然而距離口吐蓮花的境界還有一大段路,糖舌蜜口的女嘉賓寥寥可數,十之八九的女嘉賓像是嘴巴會噴火的恐龍,令男人難以招架。


根據我的觀察,婉約優雅、輕聲細語的美女偶爾亮相《非誠勿擾》,來源地若非台灣或香港,大概就是從其他星球空降中國的,因為,她們的這等溫柔脫俗氣質幾乎如同一門在中國失傳的手藝,一門裡多半是直來直往、橫衝直撞的俠女,如果你想要找尋林志玲那般的甜姐兒,最大的可能是在《非誠勿擾》中找到那英那樣的大姐大!


話雖如此,我並不厭惡這個“中國現象”,反而覺得十分有趣,彷彿在細細品讀安徒生的《醜小鴨》,這個故事的中國版不是童話,而是一部美麗進化史,那是“唐山”或“長山”中的農民花好幾輩子努力走出山裡、走進城裡的感人真事。


土氣須要時間來過濾,總有一天,我們將發現“大陸妹”或“中國佬”終將遁入人類歧視用語的編年史中,屆時你的我的甚或我們的朋友所交往的婚戀對象中,極有可能是宛如范冰冰那般的美貌、氣質、優雅、品味兼具的高白美!


不要不相信自己不可能遇到這麼美好的中國人。如果你看過香港導演彭浩翔的電影《春嬌與志明》,我想你會願意選擇相信自己可能遇見高白美與高富帥,多過選擇相信“做夢都不可能跟黃曉明相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