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與珍康萍的一場性/愛自白


一個美女在你面前脫光衣物並且要求你吻她,此時,你也許還能把持得住,螳臂擋車一把將她推到溝渠裡。可是,如果此時她跨下汨汨流出熱尿,只見她踩著滋潤的步伐緩緩向你走來,冷不防就微張朱唇貼近你…完蛋!聖人也會慾火焚身,從此破功!

親吻站著撒尿的女人有點像親吻被閹割的男人,又像是跨性人(transvestite)的挑逗,戰況曖昧,彷彿對同性戀伸出觸角,又猶似渴望得到女人的golden shower!

又 或者,女人幫你化妝,從眼影到眉膏到胭脂萬事俱備,唯獨留下鬍子不做處理,然後,她在你茂密的髮上綁一朵鮮紅欲滴的蝴蝶結,硬是把你雄壯威武的肌肉塞進絲 緞一般柔順的裙裝裡,腳上逼你套上長筒皮靴,火辣性感搖身一變為電影《Pretty Woman》裡的Juliet Roberts 似的。男人cross-dress、go drag甚至幻想被閹割的快感,就在一場角色扮演場景中獲得滿足。

不過,遊戲尚未結束。

接下來,她請你親吻她。喔!不不不!穿了女裝你應該更溫柔,請你微張雙唇,輕輕地啄,而非飛禽大咬。她還請你親吻她的下體。喔!不不不!穿了女裝你應該更溫柔,請你輕輕地在週圍繞,舌尖進入叢林以前應該先做周圍環境勘查,是的,你學得真快,對了,就是這樣。

啊!她達到高潮—以一種女同性戀的溫柔舌戰!

當然,還有女上男下,女主角才能充分駕馭床上權力,先男人之前進入高潮出神境界。一夜情也不算什麼,充其量只是一種手段,宣洩出身體慾望以及孤獨心事,就好像熱天洗冷水澡,與愛無關,不要太認真。

戲裡的男主角就是因為太過認真,才與女主角相處三天,便口口聲聲說要結婚,結果把整場戲導向致命邊緣。誰說色字頭上一把刀?其實,凡夫俗子動了真情才要命!

紐 西蘭導演珍康萍搬弄性/愛/男/女是非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電影中濃郁的女性色彩有增無減,她的這齣《Holy Smoke》是我今年發現的一塊瑰寶。影片中的男女主角Kate Winslet和Harvey Keitel都是性與靈的化身,擺盪在愛或慾之間,奮力拔河,難分勝負。

我特喜歡故事的結局。女主角回到印度繼續她的修靈人生,男主角則在美國結了婚,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女主角來信說:“關於你,我的印度小朋友有些忌妒。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相隔如此遙遠,我依舊如此愛你。”男主角在回信中寫道:“我也愛妳,但請不妳不要告訴我太太。”

我會心一笑。彷彿在我和男主角和女主角和妳和她和你和他的那張虛有清純其表的內心深處共同窩藏了一段不為人知的淫穢荒唐的過去﹔無所謂救贖與不救贖,反正曾經沉倫,縱使今日絕處逢生,今天只要想起你,依舊格外思念,實在好愛好愛好愛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