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1日 星期一

那我的Bonus呢?

公司有免費的酒、有吧檯、有撞球、有汽水、有錢!

趕在2008 年來臨前,擴充了辦公室,最近都在裝潢,最新加入的是入口處的那面牆,用來給大家玩Wii Sports 的。

現在,每天都有同事在打撞球,還有玩虛擬的game。

公司花那麼多 "冤枉錢",降...降...降... 農曆年前會發Bonus 嗎?

擔心中...

video

值得一提的是,這段影片是我用LG Viewty 手機拍 & edit 的,我真是越來越欣賞我的LG Viewty 了。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喂

記者喜歡給明星們取小名。

譯名比老太婆的纏腳布還長的西洋明星們,他們在記者的筆下,突然都擁有了“泛中國化”的中文名字或暱稱,令這些外國超級大牌的名字,讀來好似在叫自家“小妹”或“妹頭”──你我一家親。

例如影星哈里遜‧福特,他老人家明明姓福特,但記者喜歡叫他福伯,把他當唐山大叔來叫;帥哥湯姆‧克魯斯變成阿湯哥,叫名時似在向他撒嬌求歡;同志 歌手艾爾頓‧強整天珠光寶氣戴上身,閃爍程度不亞於女明星們,於是,連帶使他的中文名字亦剛中帶柔──強姨;娜姐是瑪丹娜,娜妹是蕾哈娜,從這些中文名字 不難看出歌壇地位與出道年份,以及輩份輕重,他們的英文原名就有所不足。

若是黃皮膚的華人,不管是政治人物或是大明星,小名聽起來更比原名還要親上加親。

大家喜歡叫馬英九作小馬哥,劉德華是華仔,古巨基當然要叫古仔,這些小名使硬漢們變成你我的哥兒們。梅艷芳曾經是梅姐,張國榮生前是大家的哥哥,李宗盛謙稱小李,黃韻玲年紀不小了但還叫做小玲。他們的小名聽起來比本名悅耳,彷彿是自己失散多年的手足。

這些出現在名字前或後的單字,若與華人的洋名相結合,就更添“泛中國化”的趣味,特別是單音節的洋名,華人總愛在這些洋名前面來個畫蛇添足的“語助 詞”;Kent必須變成Kent仔才可愛,Ben變成阿Ben之後,就跟中文名字有異曲同工之妙。與此雷同的例子不勝枚舉,阿May、阿John、阿 Sam,就跟阿美、阿貓、阿九一樣,十足十是換湯不換藥的中國特色。

將姓名改頭換面、截長縮短,甚至只取姓名中的一個字,其實並非不敬或心存惡意,用意在於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除非你與對方不熟,或是不想與對方太過親密,才會連名帶姓稱呼對方,夫妻吵架時就常常連名帶姓地吆喝枕邊人,仇人也是連名帶姓辱罵對方的。

名字或稱呼越長,似乎人與人的距離越長,像一道很難跨得過去的鴻溝。所以,情侶之間大多不連名帶姓互稱,甚至連對方名字也省下,乾脆以迪爾表示你是我最親愛的人,以“鼻”取代“北鼻”,那是寶貝的縮寫。我聽過最令我怦然心動的親暱稱呼,是把心愛的人叫成“喂”。

名字與稱呼越短,顯示你與那人的距離越短,與那人心靈靠得越近。喚名喚得比其他人超乎尋常的短,原來你對那人最是情長。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2007.12.30

2007年12月27日 星期四

LG Viewty 拍照實況

Picture 008Picture 005

拿了LG Viewty 的第一晚,和嘉惠約在SS2 旺角茶餐廳見面。

旺角是我常去的餐廳,因為就在我通常晚膳的地點附近,走路就到。

嘉惠點了一杯很美麗的飲料,可是,色素應該很多,既美麗又可怕,像愛情。

嘉惠說,喝起來如同灌藥!



Picture 006
大部分照片是嘉惠用我的LG Viewty 拍的,我拍不出那樣的角度。

這是嘉惠的外國朋友Jessie。他問我,為什麼大馬的建築物空調都冷得似停屍間?

我答不出來,我自己都覺得大馬人發神經,空調調到那麼冷。我公司規定,每日溫度要定在20度C。我天天都圍巾搭夾克。

Picture 004

出前一丁!好吃!但我不吃蛋!

2007 年最後的聖誕

P251207_00.05
原本打算一個人度過的平安夜,最後變成跟一大班人共度。


P251207_00.05[01]P251207_00.06

躲在酒店套房內過聖誕,與外隔絕,今年平安夜很寧靜。

P241207_21.43

打錯字。他是佩盈的啦。

P241207_21.26

幸福的人兒。

P241207_21.28[01]

阿妹很賢慧,樣子則像我的表妹。

P241207_21.29[01]

他就是晚會主辦單位,他背後是名作詞家阿管。

P241207_21.40

主辦單位與協辦單位。

P241207_21.29

右邊那位是漲大了的Khim,真的是Plus+。

P241207_21.44

你管我!

P241207_21.28

越來越有音樂教父架勢的管。P241207_23.57

佩盈在賣弄幸福。原諒他,因為當晚他洗手作羹湯--香濃的洋蔥湯收買了人心。

P241207_23.59

看不出 Zito 那麼懂音樂,他跟阿管聊音樂到4am。此時大家都睡了。 P241207_19.38P241207_20.16

主辦單位的心聲?

P241207_19.36

現在,我車上有一把大洋傘,兩把Espirit 的雨傘。真是聖誕大豐收。

P241207_21.49

2007年12月26日 星期三

LG Viewty 夜拍 K 場一夜情

Picture 001

那一晚美鑫伍家輝還有吉他手在Wings 開唱。



Picture 002

我喜歡民歌餐廳外的耶誕樹。

Picture 003

阿管的pose 真是man 到,不過T-shirt 上的文字就

很姣--我討厭我的T-shirt,請你幫我脫下來!

P231207_00.21

右一為唱作人伍家輝。

希望他明年初發片可以像曹格那樣爆紅。

不然,可以改當諧星,反正他超爆笑的。

P231207_00.44[01]

右一為吉他手,肺活量超大,丹田夠力,

唱起動力火車或信的歌,完全不費力。

我看他是男版惠妮休斯頓--惠妮修車輪!

P231207_00.45

右一的伍家輝又在吉他手面前以魔術跟冷笑話

鬥吉他手女友了。

吉他手和他女友都超friendly 的,人很好。

看他們應酬伍家輝的專注神情就知道。P231207_01.31

阿管最近領養的女兒--雲美鑫。

我看阿管是看上雲美 "鑫" 的名字取得好。P231207_00.44

我稱Royce 是人肉點唱機,任何新歌老歌舊歌

好聽的歌難聽的歌紅的歌冷門的歌他都會唱。

我看他平常主持節目時都在唱歌,

因為口條很"冷"又缺乏爆點。

P221207_23.19[01] 

除了唱歌,阿Roy 屎還鐘意擺款--Q 屎個隻!

P231207_00.22

款頭二--complain 緊做咩冇人請我去剪綵?

我都算係名人瓜。

我的耶誕禮物

Picture 230

花了比市價便宜一半的價錢RM1000 ,

買到我送給自己的耶誕禮物--LG Viewty KU990,

一台相機似的螢幕觸控式手機。Call me

這幾天耶誕假期,還好有他陪我度過皮膚病狂爆的日子。

你的耶誕假期,還好嗎?我不太好,但我極力堅強,與糾纏的病魔奮戰中。At wits end

太陽照常升起

01

My Secret Sunshine

申愛不是不相信神的存在,她只是更相信肉眼所看得見的,以及自己親身經歷的那些快樂與痛苦。


開藥店的金太太以為死了老公的申愛,孤伶伶帶著兒子從首爾搬來密陽*生活,那生活裡是沒有陽光的。 “來信教吧!神的旨意無所不在,連這一束陽光的存在,都有其旨意。”

申愛把手伸進那一束陽光裡,牆上只投射出一抹影子,沒有其他。 “這裡除了陽光,甚麼也沒有啊!”

申愛的老公死於意外,她與兒子來到老公的故鄉,想要獲得重生。來的路上,車子拋錨,申愛問修車工人宗燦,老公的故鄉為什麼叫做密陽。宗燦笑笑說,密陽就是秘密的太陽的意思,不過,密陽跟其他地方一樣,有好人也有壞人。

那日天氣晴,浮雲藍天,彷如《創世紀》,美好事物初開──第一日,靈來了,話來了,光來了;第二日,天空以下的水與天空以上的水分開......神看一切都甚好。

宗燦幫申愛找到住的地方,申愛在那裏開始教鋼琴的生涯,她同時四處走走,想要以老公的積蓄買個房產,不料卻引來歹徒綁架兒子,最後甚至撕票。綁匪是兒子學校的老師,那老師連同自己的未成年不良女兒一起下的毒手。

老師被關進牢房,不良少女被送入感化院,而申愛去教堂找尋那一束陽光下所看不到的一些可能,假如陽光就是神。

申愛在陽光的照耀下,從歇斯底里的崩潰到感受陽光的愛撫,終於,她連悲傷時嘴角都泛起微笑了。申愛決定去監獄,原諒兒子的殺人犯。

她對殺人犯說,這一束花是我來時在路邊踩的,給你監獄的生活添點生命色彩。殺人犯看起來氣色不錯,他說在妳來之前,我早早信了主,上帝代妳先原諒我了。謝謝上帝最美好的安排。

申愛自此暈了過去。

若神是陽光,請問光明在哪裡?祢奪去我的兒子,原因何在?在我原諒殺人犯之前,祢憑什麼先原諒殺我兒子的罪人?我所受的煎熬,換來公平了嗎?申愛從此展開一系列的反叛行為,跟上帝作對。

她看著浮雲藍天的晴日,彷彿創世紀,美好事物初開,神看一切都甚好;而神看到我的邪惡行為了嗎?神的愛無所不在,抑或,神的漠視無所不在!祢看,這便是神/祢安排好的一切?!

申愛挑釁上帝,未得到驗證,自己精神先瓦解,住進了精神病院。

出院的那一天,宗燦來接她,她說要剪個新髮型,宗燦便帶她去剪髮。申愛問那剪髮的女孩,剪髮技術在哪裡學的?女孩哭著回答是在感化院學的。申愛氣得拂袖而去,頭髮只剪到一半。她憤怒地睥睨天空,覺得上帝從不曾停止跟她開生命中的大玩笑!

申愛回家後,自己拿了一把剪刀和一面鏡子,打算自己把頭髮給剪了。屋內無光,她乾脆坐到屋外剪髮。此時,宗燦推門進來,他傻傻的憨笑,兀自幫申愛提著那面鏡。

哥林多前書第11章15節提到:......女人有長頭髮,乃是她的榮耀麼?因為這長頭髮是給她作蓋頭的。

對著鏡子,申愛剪去了幾撮頭髮。一陣風將斷髮吹到角落,那裡有猛烈的陽光照耀,那髮似是在陽光下跳起舞來。

*註:南韓小鎮密陽(Milyang)因李東滄的電影《密陽》而聲名大噪,《密陽》同時為飾演申愛的南韓女星全度妍贏得2007年坎城電影節、澳洲亞洲電影獎以及南韓青龍電影獎影后榮銜。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人生就應該浪費在那些風花雪月的詩意上

200214692-008 

我的身為瑜珈老師的朋友是在旅途中也要揹著一張瑜珈墊的。

這令我想起阿拉丁的飛毯;關於毛毯或墊子這種東西,人類賦予它不可能的任務,它搬運的豈止人類的軀體?其實是人類的想像力跟著毯子起飛,出走到遙遠到不了的他方。

就像踩在瑜珈墊上,能屈能伸的不侷限於四肢,真正因為自由而獲得釋放的,是精神。



瑜珈老師朋友新近買的一棟房子,小得容不下一台電視或一套沙發,一張瑜珈墊和幾個瑜珈學員便足以令房子客滿。房子主人多麼客氣,我又因此想起了作家張愛玲。

張愛玲最後住的地方就是一棟小公寓。某個冬日她被發現時,裹著一張毛毯縮在公寓一隅,死去逾時已久。

死都不佔空間,遺願是讓骨灰灑落大洋中就好,極盡低調的一個人。她留下的文學巨著已經佔去這世界太重要的位子,但橫溢的才華不是她故意的,我們不具資格忌妒;必須羨慕。

差點忘了瑜珈老師原是寫詩的,因為最近巧手自編自印了一本手工詩集,打算送給我,我們才又因此聯繫上彼此。

遇見瑜珈老師朋友,約莫已是十年前的事。那時我去新加坡學姐的島國法文學會看戲,學姐把她的同事介紹給我認識,當時她同事還不是瑜珈老師,而是一位令我刮目相看的詩人兼作者,我中學時在《椰子屋》雜誌讀過他的文字。

第一次跟詩人見面,僅僅禮貌性打個招呼,也沒交談,僅僅是以笑容取代介紹詞。

第二次見到詩人,便是兩週前。詩人的身份已經變成合格的瑜珈老師,他身心因為接觸多年的瑜珈而變得有肌和有機,吃喝皆講究素,生活簡單清澈。我幾乎忘記他曾是詩人,若不是撫摸著他親手自製的手工詩集的話。

我和瑜珈老師朋友十年間就只見過這兩次面,平素只由共同朋友的口中提及他的瑜珈或寫過的文字,其餘日子他是低調到幾乎不存在的一個人,原來,他好不容易才悄悄完成一本詩集。

十年匆匆飄走,瑜珈詩人把青春都浪費在那些風花雪月的詩意上。收下他的詩集,約好下次見面,我們竟然不是深交的朋友。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2007.12.23

2007年12月17日 星期一

今朝風日好

DSC00733

近日正在看的書。《今朝風日好》,董橋的書,應該是新近出版的吧!

本人新添的3本新書之一,這是其一。

我喜歡古意而不太刁鑽的文字,例如張愛玲、胡蘭成的,董橋的文字也有古意,每一個文字都散發出古木質感的陳香,那是浸泡過時間與人生的文字。

我喜歡古意的文字,因為它像骨董,難得啊!

昨晚阿管喝啤酒,他喝多了就突然提起他看的書,一堆錯誤的書名或作者名字,證明他不是很清醒更不是清醒地想在我面前炫耀他看過什麼經典。我們都承認,關於米拉昆德拉那本經典,我翻了一頁又放下,他還好翻完一章。

我問阿管你看董橋嗎?他說他只看過他的《未央歌》。我說那不是董橋,但我自己也忘了《未央歌》的作者是誰?

此橋非彼橋,鹿橋寫《未央歌》;董橋則是滿嘴黃牙、喜歡爆粗的老傢伙,跟他文中的英紳風雅是兩碼子事,我在蘋果日報的老同學口中的董先生,又似是迥異於我想像的另一位老橋了。

***

DSC00732

同事送來一個紙袋,說是給我的聖誕禮物。Gift with a bow

DSC00735

裡頭住了一種我最愛的動物--熊熊。這Amanda 也真用心,那熊熊仿造我日常形象,就是打著圍巾。大概熊熊的這身裝扮,令Amanda 覺得這隻熊該是屬於我的吧!Thinking

***

前幾日收到Agnes 寄自香港的耶誕卡,卡片在嘉惠的部落格出現過了,是比一般耶誕卡不一樣的小型卡,我喜歡。

***

但願日日風日好,而不僅止於今朝...



不三不四的我

New Picture

今日發現光明日報網路版改版了,我的專欄正式在網界上路。

更早的改變是這一塊《我們仨》星期日專欄區塊,老早多了重量級作家邁克的加入,將《我們仨》變成《四人幫》。我的專欄鄰居自此有詩人又有海外名家,真是壓得我快喘不過氣。

越寫越怕。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心中有鬼

image

我一向自豪於自己訓練有素,一個人生活不成問題。對於寂寞或孤單,不至於喊打喊殺,因為,淒涼遇上我這種無聊的對手,甚感無趣,鮮少找上門來。

一個人生活是有不方便之處,例如買了大包小包的東西,沒有人幫忙提領,視覺上呈現 “你買下全世界,卻買不到一個愛你的人” 的悲劇效果,然而,還好,那不是常常發生的事。

生病時也不方便,一個人暈陀陀還得想辦法開車去看醫生,必須自己料理飲食,不過,這也是單身一族學習如何一個人過日子的必經過程,換個角度思考,人生豁然正面許多。

最近,一個人獨居卻遇上瓶頸,衝擊了我抱單身主義的信心。

假期前夕,一人獨自在家觀賞《C+偵探》DVD;朋友們事先就告知我那是一部不太恐怖的鬼片,更有朋友信誓旦旦向我保證,戲中角宿色人人心中有鬼,而不是真的被鬼追。

我酷愛看鬼片以及懸疑片,《C+偵探》剛好集這兩大元素於一爐,我豈能錯過?《C+偵探》的男主角是郭富城,沒想到他的演技進步神速,由影片的第一個鏡頭開始,我便跟著他去探索那些撲朔迷離的人物與事件,內心十分驚恐。加上電影的恐怖音效攝人,鏡頭運動又常讓人有措手不及的驚嚇,於是,看戲的約兩個小時內,我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看戲的人心情比演戲的人還要緊張。

看完影片已是子夜二時許,我坐在客廳一動都不敢動,我想我真的是被影片嚇著了,根本不敢上黑暗與濕氣重的洗手間,怕鬼從馬桶伸出鬼爪來。睡覺更是免了,一閉起眼睛就鬼影幢幢。

在這間小房子住了那麼多年,我有史以來第一次覺得這棟房子大概不只住我一個人。

子夜時分,朋友們大多已經安睡,還好,最後讓我找到一名在錄音室工作的音樂人朋友,只好厚著臉皮打電話騷擾人家,聽他講一些無關痛癢的話,支開我滿腦子是鬼的注意力。

經此一,我發現我徹底敗給了孤獨,一個人面對恐懼,勝算太低。我想,不一定得找一個愛我的人來和我同居,將書房或服裝間其中一間租出去,看來是比較容易的事情。

給自己一個機會,有人和自己作伴,也給對方一個機會,有我跟他作伴。原來每個人都渴望伴侶,只是平常不輕易願意說出來而已。

2007年12月10日 星期一

《有些心事》@ 光明日報:最遲的情話

200555739-001

我等不及想要快快老去。

遲暮是快要隱退的太陽,那一團火把天空燒成紅通通的,有時又黃澄澄,這一切都將歸於平淡靜謐的黑;在此之前,最後的人生依舊絢爛,那是生命結束前最後一抹浪漫色彩。

大前提是身旁有一個你愛的或愛你的人。

老人家身邊是另一位老人家,但似乎沒有誰跟隨誰或誰遷就誰的問題,彷彿時日無多,多陪伴對方一天算一天。你行走的目的地也是我的,沒有誰的目標是比較重要的,你我皆平等。

我們結伴同行。

兩位與我一起上課的老人家,志趣相投似的,他們步伐一致,既像連體嬰,又更似對方的影子,分不開了。有一次老太太問我叫什麼名字,她自我介紹, “我們是Lim。”

那 “我們” 聽起來浪漫動人。原來,一大夥人的不分彼此叫團結,十分政治,一點不單純;兩個人之間的不分彼此,非常純粹,原來這才是愛情。

有一年我尚未買車,每日以計程車代步。有一次停在我面前的計程車,前座坐了一個老女人,司機也不年輕,兩人都兩鬢雪白。

司機問我介不介意前座有別的客人,他說那是他太太,陪他四處走,並不礙事。

老太太笑著說,小孩都長大搬出去住了,自己反正在家裡閒著沒事幹,就陪著先生開計程車,兩人還可以在車上聊東聊西。老先生完全沒有不悅的神情,他在一旁陪笑。

我想,老先生每天在同一個城市馳走,行駛在幾乎相同的那幾條大街巷弄裡,若他不覺得苦悶難耐,那便是他太熱愛他的工作。我猜他一定非常深愛這一位每天坐在他駕駛座旁的女人。

當年的玫瑰花都謝了;沒有什麼比身邊這一張斑駁的容顏還要令你喜歡,那可是你由年輕注視到老的一張臉,彷彿每天照鏡子所看見的那一張臉一樣,那就是你啊!

真難得,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久到差點忘了那快要是一生了。

希望有一天,有人對我說一句這樣的情話……在我們都已遲暮的時候。

2007年12月4日 星期二

《有些心事》@ 光明日報:不要只因為他

891247-001

首先聲明,他是有女朋友的。

(那又如何?他需要其他的女性朋友。)

他趴在越野機車上的狂飆英姿實在威風凜凜,從此你發誓自己有一天也要成為機車飛女;如此結伴同行才登對,多像武俠小說裡的俠客與俠女。

(我沒取笑你,只是想告訴你,任何男人騎上越野機車都變得驃悍,就像人人吃到勁辣都會罵髒話,這類粗獷是普遍客觀現象,你卻主觀認為他值得你崇拜。)

一個大剌剌的男人,平常的工作不是面對冷冰冰的電腦就是硬梆梆的機器,唯獨對待你的時候,他變成溫柔體貼的小綿羊;他輕輕地將你的瀏海撥至耳後,為你戴上安全帽繫上扣帶時,他怕你疼還問這會不會太緊啊?

他將你扶上越野機車,幾乎像是一把抱起你。你的雙手被他拉至前頭,壓在他結實的腹肌上;當機車加速時,你就緊緊地抱著我、挨著我,就會安全了,你記得他是這麼交代的。

你是公主,他是白馬王子,多麼幸福的結局。

(我沒取笑你,只是想告訴你,想太多囉,他只是不希望你人仰馬翻,在馬路摔成鼻青臉腫住院觀察。)

在黑色如夜幕籠罩下的舞廳,他緊緊握住你的小手,牽著你一步一步攀上樓。他若沒有一丁點的喜歡你,怎麼會牽你的手?你的女朋友們也認同他可能真有那麼一丁點地喜歡上你了。

(我沒取笑你,只是想告訴你。拜託!燈光那麼暗,一定要手拉手才不會摔跤或走散。我們在舞廳還緊貼陌生人跳黏巴達呢,女人不要什麼都以為是出於愛的緣故好嗎?)

他讓你與他肩並肩,頭挨著頭,靠在他家的沙發上,一起看電視。他唯一一次走出這個浪漫畫框以外,是在接了一通電話以後。他走去角落,以比蚊子飛過還要細緻的聲音,對電話那頭的人交代他現在的環境與情形。

他一定是覺得心虛,才必須走開去跟女朋友講電話,這加深了你認為他對你是有一丁點意思的想法。

(我沒取笑你,只是想告訴你,大部分的人說起情話都是綿綿的,大男人也會在女朋友面前撒嬌,這難得的表情當然羞於見人,因此,大多數的人電話談情時,都是走得遠遠的。)

(他是女朋友的,但他需要在安穩但沉悶的男女關係之外,找尋一點無傷大雅的越軌行為或安全的道德越矩,你恰巧是他心目中最安分守己的對向,你對他充滿無限遐想卻又不敢越雷池一步,他知道你允許他曖昧,卻不會勾引他鑄下大錯。)

(他就像那個以令人眼花撩亂的假動作,分散了你的注意力然後漂亮地帶球上籃的運動健將,他必須透過別人的差勁來證明自己有多好,他一再花心卻不動心,一再以此說服自己是好男人。)

(他不是一個不敢使壞的循規蹈矩傢伙,他真的是缺乏自信。他以無比完美的假動作,騙了你,也騙了他自己。)

2007年11月29日 星期四

我的Viewtiful 耶誕禮物

我已經下單了...
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
等待它送到我面前。


從來沒有那麼熱切期盼它的到來,
比見不到愛人還心急呢!


終於承認,我是一個喜歡冷冰冰物體的Gadget Freak。



2007年11月28日 星期三

2007年11月26日 星期一

我是Rain

clearad5

近日電視上頻頻播放的一支Rain 的洗髮精廣告...

Rain 配上了華語...Cool

不好意思...Tongue

我是Rain...

Rain 的標準sexy 華語是本倫小施效勞的。Dancing

最愛是你是你是你

7496

聽說人在死前一刻,人生各個階段似電影畫面,快速從眼前掠過,彷佛回顧過去,其實更像對生命還依存著萬般不捨的鄉愁。

事實如何?不得而知。

知名劇作家/小說家Susan Minot (Stealing Beauty)與Michael Cunningham(The Hours)書寫的不是死前一刻,而是臨終前的無數個難忘時光,它們如舊情人偶爾拜訪,身影依舊溫柔;兩位作者以何其輕巧的手勢,安撫晦暗沉重的死亡,以及生命中另一種疼痛的死亡──逝去的愛。

電影《Evening》(夜戀)是Ann的最終和最初,病榻上的她時而清醒時而混沌,大半時刻語無倫次說著兩個女兒都分不清真假的人名與情節,例如那個叫做Harris的男人,那是她口中的一生最愛,然而她此生一共嫁了兩個男人,名字都不叫Harris。

大家都深愛著Harris,包括Ann的姐妹淘Lila以及Lila的弟弟Buddy,可惜最後Lila嫁給別的男人而Buddy說他最愛的人是Ann;每個人生多多少少都犯過類似的錯誤與錯過,它令人不知所措,但只要你硬著頭皮繼續唱下去,始終還是能夠完成那一首生命之歌的。

生命裡最晦澀曖昧的,莫過於愛情。有一次Buddy指著天空中七仙女星座的一顆小星星,以Ann 的名字為名。其後,他們經過的一棵樹、一個小石子、一朵花、一株草、一只鳥、一陣風,Buddy對Ann 說我都以妳為名。

那是因為愛的緣故嗎?Harris問。Ann否認,因為Buddy告訴她,此情此景都以妳為名,將來有一天若然我走了,妳看見那一棵樹、那一個小石子、那一朵花、那一株草、那一只鳥,甚至當一陣風吹過,你都會想起我。

後來,Buddy真的走了。Harris娶了一名護士為妻,生的兒子取名為Buddy;Ann結褵兩次,她帶著兩個女兒搬去洛杉磯住。多年以後,Ann在街頭轉角處巧遇Harris,他正在為家人攔一輛計程車。

那天的雨,下得好大好大,猶如兩人拼命把淚水往心裡吞那樣的傾盆。我必須跟你說一件事,Harris對Ann說,直到今天我都還記得那幾顆屬於我和妳的星星。

多麼類似Buddy的口吻。原來多年前的某一個夜晚,Harris和Ann走在樹林間,他突然指著天邊一顆星,那星星是我們的,假如今晚之後妳便不再見到我,我希望今後每當妳望向天空時,就能想起我。那一夜,Ann偷偷將自己給了Harris,Buddy就是在那一夜死去的。

真是窩囊的一生,愛妳的人愛妳愛得要死,妳所愛的卻另有其人,最後與妳共度餘生的人竟不是妳最愛的人。可是,人生是什麼呢?大家都曾愛過Harris,最後Harris不過變成芸芸眾多老頭子當中毫不顯眼的一個。

人生不一定順利,但人生的分岔路非左即右,選擇哪一邊,沿路自有值得令人回味的吉光片羽,也許那波光粼粼的只是多年前某人所說過的一句你當時一點都不在意的話,然而最後回顧一生,難以解釋的是,竟然因為這一句話,也許便不枉此生了。

“我知道你是一個窩囊的人,生活過得一團糟,但不知怎的,你卻是我一生中的最愛…”

photo_10

(星洲日報/快樂星期天•文:施宇•2007.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