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8日 星期四

AI7 冠軍已出爐

今年第7季的American Idol 冠軍人物大抵已定,在我看完昨晚的Top 20 男生預賽之後。

從來沒有聽過任何一個令人落淚感動的《Imagine》的cover version,可是,17 歲的David 卻讓我聽到淚眼盈眶,我甚至覺得他唱得比John Lenon 本尊更要感人。

我本來看好Carly Smithson 的,不過,他跟其他人一樣具有風險。還是David 最穩健,我看,今年夏天以後,就等著看 David 風潮席捲全球吧!

2008年2月26日 星期二

玩到盡

 

上周六皮膚狀況很好,約了好友 Marco、KK 以及我女兒

Ethan,一起去Pavillion KL 吃飯。

途經KL Convention Center,一個我久聞而未曾拜訪的國際

中心,還有從 KLCC 步行到Pavillion ,路旁那些小舖與食肆

還有人群,Pavilion KL 改變了周邊的都市人文風景,處處驚

喜,令我尖叫!

我用我的LG KU990 拍下的Island Restaurant 裡的桌面鮮花

,桌面線條與花朵的顏色,還有影子,是不是清晰得也令你讚

嘆呢?

 

Marco 上鏡比本人還要胖,我在他的叮囑下,殺掉他的照片

女兒Ethan 可不同了,縱然髮線隨著年齡而漸漸升高,他依舊很自信地擺出一副Camp 英姿...

LG KU990 果然不同凡響,他身後的低調燈光,已經暗中發

亮的陌生人手臂,歷歷在目!

越來越財大氣粗的KK。

你看見的:眼鏡是DKNY,T恤來自Emporio Armani,手錶是Diesel。

你所不見:球鞋是Diesel,內褲是... 我哪摘?

在我的 LG KU990 鏡頭下的Diesel 精錶。好美麗喔,我也想買一個來戴!

注意到了嗎?KK 手臂上的皮膚質感,也被鏡頭捕捉下來了。

LG KU990 哪裡只是一隻普通的Camera Phone 而已?

2008年2月25日 星期一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我們的年夜飯

農曆年在姑姑家裡過,一是貪方便,不必出城,免了跟人家擠高速公路,我輕輕踩個油門爬上一座小山坡,香噴噴的年夜飯早在山頂等著。

另一個原因是,姑姑一家人跟我一樣,同是天涯淪落人。


姑姑早年嫁錯郎,離婚後帶著
最大的兩名兒女,在街邊賣皮包討生活。經濟日漸富裕之後,最小的兩名女兒才歸隊,不過,那時姑姑又多了另一個額外負擔──我不堪被父親日夜毒打,離家出走投靠姑姑。

我們似有擺脫不了的家庭魔咒,姑姑的不幸婚姻與我的破碎家庭,宛若長篇連續劇《意難忘》,劇情一樣悲苦,只是換了接班人,遲遲等不到大結局。印象中才剛辦完小表妹的婚禮,一年之後她便跟夫婿離婚;表哥結婚,我好興奮,像印尼女傭般古道熱腸幫姊夫張羅大小事,可惜,他的女兒一出世,他跟表嫂也出事,離婚這件事對他打擊很大,他說他幾乎自殺。

大表姊最令人頭痛,從不良問題女中學生到破壞他人家庭的第三者,她義無反顧扮演社會難容的角色,還愛過幾個走偏門的異族男子,玉石俱焚的愛情敢死隊行徑令人捏一把冷汗,除了將一切歸咎於破碎家庭的壞影響,我找不到其他為她脫罪的理由。還好,近幾年她性情大變,去年更以40歲高齡出嫁,我和姑姑都鬆了一口氣。

我們這些在人生路上跌跌撞撞的人,每年一定一起圍爐吃年夜飯,今年也不例外。大表姊須到夫家過年,今年首度缺席,去年熱鬧的爆竹聲把表哥的初生女兒嚇醒,今年則少了鞭炮聲,這樣的農曆年顯得比過去冷清許多。

但是,今年的年夜飯跟往常一樣豐富,姑姑必須席開兩桌才放得下許多豐盛年菜,一家人吃到肚子幾乎撐破,走路像肥胖企鵝那樣,隨時都會摔倒似的,這樣的流水席吃了好多天,我在姑姑山頂的家一住多日,快樂似神仙,根本不想下山體會人間疾苦。

今年農曆年,姑姑大部分時間都花在看 歡喜台,表哥失婚後第一次邀請眾多好友來家中高唱卡拉OK,這是他離婚至今我見過他最開心的時刻。我們沒有促膝長聊,但我望著這幾位我最愛的親人,他們看來安適,我也才能感到內心寬慰。

我告訴姑姑,以後每年農曆新年都要一起過,絕對不趁機出國旅遊。姑姑老了,我也老了,而且人生難料,誰能夠預料誰比誰先走一步,總之,我和姑姑能夠一起過年的年數不多,值得我們好好把握。

雙親和睦一家大小全員到齊的團圓畫面,從來沒有在我們的年夜飯餐桌上出現過。然而,每一年的年夜飯,我們這些落單的人一定在一起,我們要吃得很圓滿,這樣便能彌補餐桌上總是少了那麼幾雙筷子的遺憾。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2008.02.24

2008年2月22日 星期五

My Growing Pain 6

231680967_42074c5c8e_o

圖片取自電影<Dear Frankie>


我已經寬恕了父親,也已寬容看待他施在我身上的暴力,一切已成過眼雲煙。然而,前幾天在深層溝通的身心靈治療過程當中,溝通師叫我回溯父親打我的眾多畫面之一,我隨口說了一個。

"父親一把抓起我的頭,往牆上撞過去。"

請重複,溝通師說。

"父親一把抓起我的頭,往牆上撞過去。"

請重複,溝通師說。

"父親一把抓起我的頭,往牆上撞過去。" 突然間,我嚎啕大哭起來,心好痛好痛。不是已經是過境遷了嗎?怎麼傷痛還在,痛得撕心裂肺...

請重複,溝通師說。深層溝通要你經歷傷痛,一遍又一遍,直到你從中領悟語學習到了,仿若輪迴是因為該經歷的體驗還不夠,所以一世又一世的輪迴,直到體驗夠了為止。

原來,我尚未經歷完傷痛。

############################################

父親是奇葩。他趿著拖鞋走進中華獨中陳順福校長的辦公室,說了兩句話,在表格工作欄上面的職業一欄填上:工,然後,我便順利升上中華獨中初中一特別班第一班。

父親很驕傲地對我說: "不必保送,不必誰推薦,你爸還是有辦法讓你念第一班。看到沒?我在職業一欄寫上工,士農工商裡敬陪末座的工,以後,你就都告訴人家你父親從事的行業是工就好了。"

天知道我的苦!我的鄉下程度,那裡夠資格念大城市名校的資優班的第一班?結果,小學考第一二名的我,初中一的學年成績是倒數第10 名,也就是第49名。

其實,開課沒多久,我就被父親打了,因為,我的數學很差。父親有一枝藤棍,他很自豪自己竟然能找到那麼大枝又粗壯的,比藤鞭粗大的藤棍,長度約莫是一個中學一年級男生的高度。我記得很清楚,因為每次父親打我時,我看到的是仿如一個小大人那樣粗壯的藤棍。

那枝藤棍第一次揮向我的手掌,是我第一次不會做數學習題的時候。我記得習題共有30 還是40 題那麼多,我們家有一個黑板,父親拿著藤棍對我說,我教你算術,你答錯一題,我鞭打你一下。

那些習題,我幾乎全部都不會做。但我一縮手,父親說他會打得更大力。那是我第一次的震撼教育--天啊!我一個晚上要被打好幾十下,我的父親竟然如此暴力!!!

我中學的體重只有45kg,那藤棍一打下來,我整個人有差點跌倒,甚至內傷的感覺。手被打到紅腫,紅腫要幾天才退,碰一下就痛死,那腫脹程度,像被黑道打了幾記老拳在眼窩上。

此後,我每每被打。忘了掃地,打。掃地不乾淨,打。對繼母不敬,打。跟繼妹吵架,打。貪吃,打。沒禮貌,打。偷看電視,打。跟同學出去玩太晚,打。說謊,打。忘了跟父親說早晚安,打。放學忘了幫父親製鐵,打(父親在家開鐵工廠)。成績差,打。溫習功課打瞌睡,打...

幾乎每周一打,次數多到我現在已經回想不起來。父親打人前,會先 "心情不好"一陣子,給你臭臉色看,不跟你說話,你叫他吃飯跟他說晚安他都不理你,讓你提心吊膽一個禮拜,或者半個月,每天誠惶誠恐猜測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

他每天來回經過我的房間,我聽見他的腳步聲,就嚇到要死。心裡的聲音在自問:是現在嗎?現在要打嗎?

日復一日,我的日子像精神病患那樣,每天覺得有人要殺我似的。

然後,突然有一天,在你出奇不意的時候,那藤棍如狂風掃落葉那樣打在我身體上。父親打人是彷彿中邪或乩童起乩那樣的,失了魂那樣霹霹啪啪打個不停,直到我皮破流血,全身黑青為止,他才會停手。

此時,他才會告訴我,為什麼他要打我。理由也許只是--你掃地時故意避掉葉子多的地方,你以為你懶惰我看不見嗎?

中學四年,我只有一個想法--爸爸,你快點打我吧!我渴望你快點打我,實在是那種 "不知道什麼時候要被打" 的心理壓力,比肉體的疼痛,更加令我難受。

結痂的皮膚跟衣服已經黏在一起,每次脫衣都痛得我哇哇叫,還有,身上四處的瘀青。

原來,我的心靈與肉體,從那個時候開始,已經重重的毀壞受傷了。

My Growing Pain 5

231680970_0927b1488b_o

(圖片取自電影《Dear Frankie》)



若你不相信我的話,那是因為你沒接觸過我父親。

我父親是天 才。我這麼認為,整個家族都這麼認為。

我父親是成大電機系畢業,幾十年前,成大電機系就像台大醫學系一樣,是很熱門的學校與科系。但不進大學,我父親還是很厲害。

他自己發明數學方程式,小朋友可以在6 秒的時間內算出複雜的算術答案。骰子只有9 面,我父親發明出10 面的。他還發明教學方法,他的學生都感到詫異,他若申請專利*,他就是國際大師了。家裡的每一個物件,他有能力自己做,包括蓋房子。他會很多樂器,都是自學的。他文章與書法超好,國英語講得嚇嚇叫,都是自學的。靈性不高的鴿子雞鴨還有兔子,都很黏他,父親說因為他講的話動物都聽得懂...

父親是我的驕傲,也是我一輩子的傷痛。

###########################################

父親跟別人不一樣,他是奇葩,太神奇了,當時年紀小的我,自然很喜歡跟崇拜這麼一個奇特有趣的人。

直到他第一次動手打我。

那時,我還沒上幼稚園,但我一分鐘都不肯離開爸爸。我趴下身子,穿過大鐵門下的縫隙,一個人走到馬路旁,穿過車水馬龍的馬路,去馬路對面的茶室,找爸爸。

爸爸二話不說,將我拎回家,揮動籐鞭就是一陣毒打。打完之後,爸爸好溫柔,叫我走去他身邊。我戰戰兢兢地靠向他,她把我擁入懷裡,以熱毛巾幫我擦去眼淚和鼻涕,然後,向我解釋--馬路如虎口,以後不准擅自闖蕩江湖。

自此,爸爸沒有再打過我,因為大部分時間,他都待在吉隆坡,只有小學假期,我才去吉隆坡找他,那是一段開心的日子,他總會帶我四處遊玩,我很期待每逢小學假期的來臨。

小學畢業,我終於必須離開Batu Pahat,去吉隆坡跟父親生活。我萬萬沒有想到,那是我終生最大惡夢的開始,從此必須過著日夜被毒打的日子。

中學四年,我每天以淚洗臉,每天不敢回家卻必須回家,我每日如同被囚禁一般,住在形同鬼屋的爸爸家裡。從此夢見父親,夢中不斷抽搐顫抖,每次驚醒後才發現,枕頭都被淚水浸濕了。我要到30歲以後,才不再夢見父親。

父親,你賦予我生命,也賦予我揮之不去的夢饜...

 

註*:聽說,父親在印尼工作時,為了想回國見我,以小聰明想要瞞天過海,結果,犯了刑事罪,從此,回來馬來西亞之後,父親被限制出境。一個失去自由的人,必然看破名利,即便他名揚四海,卻無法產翅高飛,我想, "聰明反被聰明誤",這是父親這輩子的最痛。

2008年2月20日 星期三

拍別人,不自拍

Picture 009

跟朋友們總是約在Bangsar。那裡靠近我家,而且,見不到擁擠的海鮮男女(拉拉仔& 拉拉女)人潮,我們可以休息得睡去。

Picture 010

阿Roy屎醒番囉!咁似baby ?

Picture 012

沒有人相信賈斯汀已經34 歲!

2008年2月18日 星期一

多少錢?

Picture 003 Picture 004

那一日,我又一人去了 Bangsar 的 Woods Macrobiotics 有機素食館
吃飯。

Picture 001

我點了一道沙拉。

自己去沙拉吧選夾我要的蔬菜,多少不限,但只能取一次。我夾了佛手瓜、萵苣、黃瓜、包菜等等,配上味噌醬跟橄欖油,很東洋風味的沙拉。

Picture 006

這是晚餐主食。米粉加豆腐以及蔬菜,用黑豆醬來炒,上面放幾片香菜。搞定!

你猜這樣兩道菜,一共多少錢?

答案是:

RM30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偷

Edison_Chen_edison-chen-guanxi-8

香港藝人陳冠希教會我的事,連我自己都感到十分震驚!

原來,我筆記型電腦螢光幕上那個標示 “recycle bin” 的資源回收筒,並非我平常理解的 “垃圾桶”。我把不要的或已經刪除的檔案全往那裡丟,卻萬萬沒有想到,“recycle bin”可以將垃圾循環再利用,令無用的檔案死灰復燃。

根據刑事警察局電腦犯罪專家的說法,電腦的刪除指令並非把資料從電腦記憶區裡移除,而是把想刪除的資料檔案做註記,釋出刪除資料所占的記憶空間,變成可再利用的空間。表面上 “刪除的資料”不見了,其實,資料仍根深蒂固埋在電腦記憶區裡,台灣名模林志玲曾因手機送修而使得她和藝人言承旭的親密照曝光,道理如出一轍。

雖然聽不懂專家的專有名詞和學院派邏輯,但本人勝在悟性高,一聽就知道專家的意思約莫是說,“recycle bin”即等於廢物再造環保廠,什麼垃圾最後都會在那裡絕處逢生。

我每天面對手機和電腦的時間,多過我面對人,我使用手機和電腦的時數,也多過我和人講話。手機和電腦是我的衣食父母,是我的親爹生母,是我的好友,更是我的情人,一天見不到我的手機或電腦,簡直比死還要難過。

我手機裡雖沒拿督拿汀或政要的聯絡號碼,但是電話簿裡隨便一瀏覽,就可找到許多藝人歌手DJ名人們的名字,最要命的是,我常常遺失手機,我擔心行銷公司盜取名人號碼,三不五時就打電話向他們兜售鄉村俱樂部優惠方案。

筆記型電腦體積大,除非我是廢人,才會連那麼一大塊東西都抱不住,可是,即便我的電腦裡沒有光屁股加腳開開的色情圖檔,卻有無數本人的唯美臉部特寫照片,倘若我的電腦在送修時不幸發生 “陳冠希事件”,有人盜取我的玉照,然後將我的俏臉貼在肌肉精實纍纍的吳彥祖脖子之上,那教我情何以堪?自己的身體被換成明星的,人家我可是千千萬萬個不願意啊!

而且,自從有了記憶體這種東西之後,我就不用人腦來記憶事情了。我的電腦與手機的記憶體裡,充滿了各家銀行帳號與密碼,還有上網交易的記錄,縱使我在資料被盜取的第一時間向銀行掛失,令盜取資料者無法濫用我這些寶貴數字,然而,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我比較憂慮的是別人以我的密碼買萬字中了頭獎,不見得會分我一杯羹。

“陳冠希事件” 的隱喻是──隱私仿如潘朵拉的黑盒子,人人都有一窺究竟的犯罪意圖,你若遺失了這具叫做 “隱私” 的不可告人的黑盒子,就別想奢望把人的良心要回來。

良心不是掉在地上的100塊錢,它比這更便宜,當然也就沒有拾金不昧這一回事,大家踐踏良心,就這樣跨了過去。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2008.02.17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明星這一回事

MPPB_04896

只有真人實境選秀節目告訴你,你應該當明星,卻沒有電視節目告訴你,你不應該當明星。

我想,不妨製作一個《明星夢話破壞王》電視節目,例如沒有天份實力的小朋友當不成明星之後,電視製作團隊可以幫他另尋出路,也許當一個出色的小販,會比靠糖衣包裝的明星生活更加簡單、自由以及真實,這些才是快樂的源頭。

我痛恨電視節目一味地放大明星表面的風光,卻極力掩蓋演藝圈是一個滋長了千瘡百孔的大毒瘤的事實。先有台灣藝人吸毒,後有偶像男明星非禮女大學生,可見一夕成名的魔術棒掌握在撒旦手裡,魔鬼讓你名成利就的同時,或多或少也扭曲了你的人格。

真正的大明星不是人,因為他們太懂得壓抑人性,凡事循規蹈矩,情緒管理拿100分,還要做社會典範,簡直是跟上帝下單,從工廠訂製出來的完美樣板。沈殿霞一式一樣的髮型與眼鏡跟了她一輩子,林青霞稍微胖一些或憔悴,就會被人指謫她破壞了 “美麗” 的基本準繩;劉德華和任賢齊要當好男人就不可以結婚,而且還要永遠在臉上表演 “敬業樂業” 表情。

明星的背後有萬千光芒襯托,但光圈形同枷鎖,把明星變成彷彿是不懂轉圜餘地的太陽花,有光才能活。也許,只有太陽花心裡懂得,它最羨慕水溝旁或沼泥地旁無處不生長的小草,小小一株毫不起眼的生命,風雨將它打倒,卻不能將它打敗,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香港偶像男星陳冠希在他與港台女星還有名模上床的激情照曝光之後,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為自己抱屈,意有所指那是他自己的生活,並非遊戲。你看,遊戲人間,風流成性,這便是電視節目裡不敢告訴你的明星生活真相。

事件爆發後,陳冠希一走了之,遠飛他鄉,把春光裸露的尷尬,留給那些曾與他上床的女人們去承受。陳冠希不像個男人,他年紀太輕,充其量是一個靠雄風與本能來亟欲證明自己已經長大的小男人,在不懂得如何承擔責任的時候,便幹了一堆不負責任的行為。

真人實境選秀節目告訴你,你應該當明星,卻沒有告訴你,明星必須背負沉重的社會責任。另一個電視節目沒有告訴你的事情,陳冠希大哥哥新聞事件也已經告訴了你──對自己負責,這是做人的最低要求,不負責任比犯錯更令人討厭。

大明星成龍說過一句遺臭萬年而不朽的不負責任名言, “我只不過是犯了全世界男人都會犯的錯誤”,陳冠希當明星之前,顯然不曾有人對他再三提點,一如今天各大選秀節目,它們只教你做一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明星,不教你怎麼做一個簡樸踏實而有用的人。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2008.02.10

2008年2月14日 星期四

阿嬌與阿娜

讀了 淫照風暴的最大教訓是揭露虛偽 之後,

其中一句話如當頭棒喝,

「 大家鄙視的不是你的放蕩,而是你的虛偽。」

這令我想起萬惡淫為首的瑪丹娜,

她向來敢做敢當,因為,從一開始,

她就向世界張揚女人本 "色",跟男人一樣。

這支經典video clip,完全不良,

至今看了都覺得爽。

我要學楊千樺發毒誓:假若阿嬌這種小角色能夠像瑪丹娜那樣紅過20 幾年,我就整年要在海港城擺檔、趴響度寫揮春!

2008年2月11日 星期一

破碎的心,圓滿的年

P060208_20.27[01]

每年的年夜飯,我都在姑姑Cheras 的家裡,和姑姑一家享用。

今年也不例外。
比較例外的是,今年掌廚的是三表妹,不再是姑姑。

三表妹曾跳飛機去英國待了好多年,跟一個同樣跳飛機去英國的同鄉,偷師學了廚藝。如今,她不但燒出道道好菜,食物的賣相更是令我驚豔。

P080208_21.43[01]
姑姑60 歲了,她的家是一個沒有男主人的家,她30幾歲離婚至今,所幸孩子們如今一一回到她身邊。

P080208_21.43[02]
2007 年,表姊終於嫁出去,今年的年夜飯,她缺席了。

今年的年夜飯成員包括:

1. 我(來自破碎家庭)

2. 表哥(前年新婚,去年離婚)

3. 三表妹(未嫁)

4. 四表妹(離婚快2 年了)

5. 表哥帶來的男性朋友跟他的老爸(又一個離婚家庭)以及他們的一位朋友

6. 一位訂不到飛機票回美國的台灣移民

7. 姑姑的佣人們:印尼的、柬卜寨的、泰國的、越南的... (姑姑的外勞工人團越來越國際化)
P080208_22.11

除了那美國人,全部吃年夜飯的,同是天涯淪落人。還有那些家不在此地的異鄉客。

我們縱使擁有破碎的心,但同樣的生命軌跡,相信使我們更珍惜團圓的可貴。

起碼我是。
P060208_20.26

我以姑姑家人濃濃的溫情,濃濃的湯水,濃濃的血緣,承載皮膚病所帶給我的疼痛。
就這樣過了一個年。
P060208_20.26[01]

除夕開始,我便一直待在姑姑家。皮膚病從除夕夜的嚴重,一直到年初四才稍稍緩和。
P080208_21.43
我吃了很多肉乾,吃了很多因為皮膚病而不該吃的。

我不知道還能陪姑姑吃多少次的年夜飯,她60歲了,我又頑疾纏身得想死。

P080208_22.11[01] 
回自己家那一天,表哥一直在我身後叮嚀:車窗攪下來,等車子涼一點才進去。不要做三溫暖。你要堅強一點啊!我們都在你身邊啊!你不可以放棄啊!我們都想幫你啊!

就為了在吃一次年夜飯,我會努力把病醫好的!

歡喜心

P030208_12.55 


新年前,我向朋友們發出求救訊號。

我的濕疹與過敏,把我身心靈折磨得太痛苦了。我請藝人朋友林忠彪引薦,帶我深一層認識佛教。他帶我去吃素,那是位於Bangsar 的The Woods 有機素食。以前The Woods 在PJ 舊址,我去過。Bangsar 的新址,則是頭一遭。

林忠彪說,The Woods 的老闆娘研習日本 "正食" 十幾年,她手上許多與我類似病況的個案,都從The Woods 的膳食中,得到改善。

老闆娘給我的感覺,不是十分討喜。她拿了紙筆,記下我的病況,從中給我飲食建議,但是,態度讓人覺得她 "高高在上"。最要命的是,我跟她說我每天都去PJ 的Green Meadow 吃有機素食,她回應我的話語是: "Green Meadow 的有機素食不夠好。"

我當下的感受是,各人都說各人不好,這對像我這樣的病人來說,實在困惑,我應該篤信誰?我應該相信哪一個學派?我應該採用哪一種療法?我應該吃哪一種食物? P030208_12.55[01]

驀然間,我憶起幾天前在一次深層溝通的心靈療法過程中,領悟到我心理生病的一個源頭就是--喜歡 vs. 不喜歡。

皮膚作為與外界接觸的第一道界面,然而,我的這道界面卻毀損了,發揮不了作用,表示我的人際關係出現問題,我與人相處方面出現大問題。

問題的來源是我 "不喜歡" 別人,使別人吃了閉門羹,使別人也塑造一種不喜歡來疏遠我。但我在表像看到的是--為什麼大家都不喜歡施宇?為什麼沒有人愛施宇?

我當下shut down 我對 The Woods 老闆娘的不愉快,我告訴自己--那是老闆娘的個性與外貌,她樣子與態度not my cup of tea,但她是發自內心地拿出紙筆想要幫助我,她開這間店也造就了很多痊癒的病人。至於她的比較心,使她更像人性化,更加凡人,她非聖賢,我應該以寬容去包容她的小瑕疵。

P030208_13.40[03]
從前的我,會二選一,我喜歡Green Meadow,不喜歡 The Woods,以後我就不會去The Woods。

今天的我,把喜歡vs. 不喜歡的盲點拿掉,眼前一片清明,與豁然開朗。

第二天,我自己一個人又去了一次The Woods,享用了一頓美味的有機素食午餐。

不強迫自己喜歡或不喜歡,心中只存在喜歡,眼前的道路變得寬廣了。除了Green Meadow,我現在多了另一間可以選擇的有機素食餐廳,why not? 我心中喜歡的餐廳,又多了一間,那是很棒的事情。

倘若有機素食是治病的一個途徑,我現在除了Green Meadow,不是又多了一個治病的途徑了嗎?

P030208_13.40[02]
深層溝通打開我盟閉的心靈雙眼... P030208_13.40
眼界開闊許多,我不再以狹小的眼界看事物...

P030208_13.40[01]

可以享受的、欣賞的事物,一下子多了。

我的得到,變多了。

The Woods 的有機素食真的很好吃,賣相與營養兼具,東瀛風格至上,歡迎你跟我一起來享受生命終美好的事物。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村上春樹之外

PS-063PBR198
(我準備送給異性戀朋友的同志跨下戀物,您認為夠勁爆嗎?)


看到琳瑯滿目的書海,和看到一片如珊瑚般美麗的新一季New Arrivals時尚精品,哪一樣令你興奮?

即便我死都不想承認,可是,我最後不得不對我的真實心意棄械投降──恕我膚淺,我是董橋作品的擁躉,但我看到服裝會更興奮。

我喜歡逛書店,但是大腳行到大眾書局便停卻下來,心意突來一個大u-turn,直踩油門衝到KLCC的Kinokuniya書店。這跟明明知道吃素對身體比較好,可是偏偏心裡有一把聲音在狂叫,最後你只好在速食店嗑完一堆垃圾食物是一樣的道理。

那天有人問我要不要讀米蘭‧昆德拉的《身分》,我一口就回絕了,我記得10年前翻看他的《生命中不承受之輕》,還沒看完第一頁,我就把整本磚頭一樣厚重的書,投進擲紙簍。如果當時有碎紙機,我想我會毫不猶豫現場碎 “書” 萬段!

比起米蘭‧昆德拉,Marc Jacobs 是更像作家的名字,他的惡搞時尚創意好比作家的幽默筆觸,輕易就騷動我的微笑神經,而Pavilion KL裡Marc by Marc Jacobs時裝屋所擺出的一件件華服,我認為華麗得來又十分低調。有時候,書架比衣櫃更顯得被人唾棄──衣櫃裡的東西絕對可令主人顯得美麗而無腦,然而,自滿的書架卻未必能證明主人聰慧可人。

所以,有一次我跟朋友談到香港作家深雪愛穿的Christian Louboutin 名牌鞋子,就像深雪在自己的作家網站炫耀這個時尚品牌那樣,對過季奢侈商品的喜愛,一點都不感到臉紅。內心的矛盾是另一種形式的曖昧,沒有必要非黑即白那樣趕盡殺絕,我們不如承認吧,縱使人必須隨著年歲的增長而漸漸入定,老神在在才表示所謂夠成熟,不過,有時候意欲蔓延的情節,正如久違的愛情來敲門,你揭開門的那一剎那,同時聽見暴雨和風雪狂躁地拍打心之海岸,幾乎令人窒息或溺斃的幸福感,仿如初戀──那樣的令人措手不及。

怪不得有人喜歡穿了泳褲帶了書,躺在陽光下的沙灘椅,卻是目光如炬偷看美女;也有人打扮得高尚整齊,一面瀏覽書店架上的書目,更多時候是在為自己物色一段豔遇。魚與熊掌都要兼得到如此不要臉的地步,真正是膚淺的最高境界。

在意欲與藝術之間,我們不能只懂一樣,視時間場和地點人物而定,我們選擇該展示氣質,還是陳列浮誇本色?偏偏有些人在這兩者中只專精一樣,你不跟他聊村上春樹,他便沒辦法跟你討論川久保玲,因此,多認識膚淺的人無妨,他們比沉悶的人有趣得多。

近日一位即將生日的朋友,要求我送他一份四角內褲當禮物。你看此人有趣不有趣,他平時喜歡閱讀村上春樹的作品。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2008.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