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0日 星期五

好想狠狠醒他一巴!!!

 

乏善可陳的香港電影圈,

總見得到天生我才必有用的奇葩,

雖無法令電影起死回生再造神話,

卻足以引為一時奇談與佳話。

注意王祖藍的眼神與笑容,

從「起死回生」到「勉為其難」應付客人,

十足十典型港人嘴臉,

你說他不笑,他卻是皮笑肉不笑,

你指責他沒禮貌,

從從頭到尾頭頭是道。

王祖藍在港產片【保持通話】 的經典演出,

請各位笑納。

(敬告:在公司上班的俊男淑女,請貼膠布封嘴)



 

「幫緊你幫緊你」已成了我近日的口頭禪。

心酸的,浪漫。

 

senior adults


舞池裡一對男女,60 開外年紀,每週茶舞,風雨不改。


眼神比舞姿更動人,遲暮的愛情如歷久彌新的鑽石,依舊折射出相互望穿秋水的深情光芒,難能可貴,羨煞旁人,尤其是年輕人。


年輕人有感而發:「歲月淬鍊愛情,老夫老妻的浪漫就如陳年老酒一般香醇。年輕人的愛情被比了下去。」


實情不若這般。


男的是有婦之夫,女的是情婦。


每次跳完舞,這對老男女總是微笑著與眾人道別,牽手離去。


老夫老妻似的。


***      ***      ***


來自澳洲的廣告片導演和我坐在天井下,談起他的老伴--一個曾是大馬廣告界叱咤風雲的廣告創意總監。


「一個家具、一隻狗、一隻貓、一輛車、一棟房子,她都不捨棄,他對事物都存感情,真是一個有趣的女人。」


兩人已逾退休年紀,導演閒時拍拍廣告,其餘時間跟女人一起經營 KL Pac 藝文中心。


我向旁人打探他們。「他們有小孩嗎?」


有。他有他的小孩,她有她的小孩。


愛,跋山涉水跨越一座海洋和時空;他們各自離開了各自的前一段婚姻,只為與對的人相遇。


命定的,終究得到。不管有多遲。

***      ***      ***

 

眼前別人的幸福,盡是點滴心酸熬成的浪漫,時間與耐性是火候,急不得。



2009年1月23日 星期五

終於,飛離換日線

 

Simon 白天才下飛機,晚上我們就見面。

23-01-09 008 
有圖為證。

手捧鮮花的Simon,

他不受時差左右,

臉上亦沒顯現遭歲月攀爬的倦怠,難得啊!

他手握的可是從荷蘭搭飛機來馬的鬱金香,

是特地送給我的荷蘭國寶厚禮!

 

我們風塵僕僕急著見面,

若非情人趕肉麻,那就是深厚友誼越過了換日線之後,

我們即回到舊時光、老地方,擠進同一個時空裡面。

一起,沒有分離。如從前一樣。


23-01-09 007 
同場加映:

這位 uncle 是 Simon 的家鄉好友,

他從 Simon 為下機前便精心安排 Simon 的返鄉之旅。

我問 Marco 有什麼要對兩年不見的 Simon 說,

他例牌嘻嘻嘻光顧著笑。

分明是扮憨厚老實,假到~~~~~~~~~~~~~~~~~~~~~

2009年1月22日 星期四

大團圓結局

 

200444810-001

那一夜真是奇蹟。

我比往常遲下班,然而回家的每一條路都大塞車。

通往 TTDI 與 One U 的方向已經便秘了兩個小時,我拐到 Mont Kiara,尚未到科學館,那條路已經成為車子的停屍間,一具一具動彈不得的車屍,看得我驚心動魄。

趕緊將車子插入科學館,往 Dmsr Heights 駛去,心裡盤算著 KL 肯定大塞車,唯一可以打發時間兼享用晚餐的地點,只有Bangsar了。

搖了電話給 Tag,Tag 叫我跟 Royce 一起去Mid Valley 看『家有喜事2009』首映。

奇蹟發生了。

先是 Marco 出現在我面前。這個無良朋友,露出一臉被我捉姦在床的表情,因為,他幾乎不跟我看電影,可是,只要不熟的朋友約他,他一定奉陪,這一晚,他不只百忙中抽空看戲,竟然還跟第一次見面的阿佐同行。

然後,我的movie buffs 兼同是處女座死黨Tag 及Royce 來了。

之後,我大大聲叫住我好久不見的阿練。阿練把魯安帶過來,魯安聲音細小溫柔,如夜晚的蟲鳴,既令人陶醉,又叫人心碎。阿練的老公站得遠遠的看著老婆孩子,守護天使一樣。

戲結束後,在戲院門口見著 SeasonAnthony,是夜的Anthony 脣紅齒白,氣色甚佳,但如同其他人,他懷疑我的讚美是假的。Season 則木無表情先行離開,我連跟他說 Hi Bye 恭喜發財的機會都沒有。

看完戲去喝茶,哇,在某餐廳遇見自大陸凱旋的古月,從聖誕以前至今未有時間碰面的KK,廣告配音界的王子。

我問起Marco,近日少見楊紹康在各人部落格留言,不曉得他近況如何。結果,神奇的是,當晚我就在KK身旁見到楊紹康,他瘦了變年輕了。

見到珮珮行過,我大大聲叫住他,整桌人包括Royce、Tag、 Marco 及 Anthony 都被我的高分貝嚇到,珮珮則以為有粉絲要找她簽名。

原本回不了家的,沒想到在無心插柳的情形下與眾多各幫各路朋友們catch up,難能可貴,心存感激。

也算大團圓結局。

2009年1月14日 星期三

Let’s Rock The House

 

太多人誤解我了。
大家以為我喜歡樂壇帥哥 或 diva ,
實則我對什麼 Beyonce Rihanna 或 Britney 都極之火滾,
Justin 的歌曲我也無法持久愛戴。

能翻攪我的靈魂的唯有搖滾樂,
如同我同事的一句粗吝名言:
唔好亂diu,用手去撩(in Cantonese)。

那樣才真的爽歪歪!!!

Kings of Leon 主唱每尖叫wow一次,
腎上腺素就灌爆我的腦門一次。
聽完整首歌,
彷彿瘋過瘋子。

除卻 Charmer,推薦你聽他們的較新的歌曲,
Sex On Fire 以及 Use Somebody。

好High 喔!我在打字的瞬間,
已經high 到不行。

 

另一支美國樂團The Killers 的新輯Day and Age,
帶我回到我最青春的80年代。

他們很好玩的,裝扮假假gay 到死,
口音假假的學英女皇,
有80年代流行的合成器,
以及突然間會有爵士或薩克斯風出現,
好有趣的樂團。



Human Video

The Killers 的最新單曲Human實在太夯了,
最近還發了十幾首混音單曲集結而成的maxisingle,
這首歌夯到霸道的唱片公司將網路上所有貼有這首歌的music video全部移除。

還好,我仍有本事找到碩果僅存的,得來不易啊!

至於這首舊單曲 Don’t Shoot Me Santa,
你大概在音樂台看過無數回了。
東方樂壇有人像The Killers 那樣惡搞就好了,
不曉得有人敢寫出
“財神爺別怪我,去年生活太慘,開年我便打搶了銀行”那樣的歌詞嗎?

撲通撲通不是普通的心兒跳


我近日都在開會。

跟製作公司開會,跟客戶開會,為了即將開拍的電視廣告。

導演跟我們說,新廣告的打燈會跟上次他拍的王力宏的電視廣告那樣自然。

製作公司的人隨即跟我聊起王力宏,大罵他身邊跟了20幾個來者不善的entourage。可是,王力宏本人真好,一位女性主管說:他一開口跟我們說話,嗚,我們全身都酥軟了!

昨晚在客戶那裏,導演跟客戶說,新廣告的打燈會跟上次他拍的王力宏的電視廣告那樣自然。

剛播完王力宏的電視廣告,女客戶逕自聊起王力宏有多帥...

如果你有一個男朋友(ya,想得美),
他擁有如王力宏般使人對其他事情分心的魅力,
請你辭掉當他情人的身分,快快把他簽下來做偶像。

他天生應該當明星。


這些年見他拍那種與女模親熱的 MV,就覺 cheap 又不自然。

春雨裡洗過的太陽』是王力宏新專輯裡,我唯一聽得下去的歌曲。

 

CNN Talk Asia Meets Wang LeeHom
Show times
Wednesday, Jan 14: 14.00 GMT (22.00 Hong Kong)
Thursday, Jan 15: 04.00 GMT (12.00 Hong Kong)
Saturday, Jan 17: 15.30 GMT (23.30 Hong Kong)
Sunday, Jan 18: 01.30 GMT (09.30 Hong Kong)
Monday: 03.00 GMT (11.00 Hong Kong)

2009年1月12日 星期一

死蠢女人???

 

若男人不曾戴過奶罩踩過高跟鞋,

就未必了解身為女人的辛苦。

女人看到男人送的鮮花鑽石華服就暈,

她們未必知道這是多麼膚淺的舉止,

除非,男人來演給女人看。

廣告活生生地展示,原來,女人有些反應真的是非常死蠢不知所謂惹人厭?

我猜,這支廣告創意來自某個大男人?

還是女人自省後的結果?

令人屎尿不及的屎/死窩

 

12-Jan-2009 027

這裡不是殯儀館,
這是死仔包(或屎仔包)在 Sri Hartamas 的家。

那攝影作品,這樣擺真有點似殯儀館的死人肖像,

倘若圖中不是景物而是人像的話。

用萵苣當盆栽,虧死仔包想得到。


12-Jan-2009 028

小小的格局,小小的廚房,小小的冰箱,

小小的廁所。

小小的花。

死仔包在這個小小的空間教瑜珈。


12-Jan-2009 025

四處是孤單的花。

除此之外,死仔包需要的身外之物,
幾近於零。

12-Jan-2009 024

身為屎撈人粉絲的死仔包,

要我們每人留下一坨屎做紀念

才准我們離開。

為免死仔包將我的那坨黃金放上網拍賣,

我。當。然。不。依!!!

12-Jan-2009 029

禪綿悱惻,

這是我對死仔包全白 studio 公寓的完全想法。

我打算把家裡的無用家具廢物火化,

浴火鳳凰效法死仔包留一室清雅。

12-Jan-2009 026

左為 MARCO,右為祝快樂。

好朋友們席地而坐,假假地在室內野餐。

那櫃子裡,藏的是死仔包的尿片與內衣。:)

BTW,我跟死仔包曾經紅極一時,

如今已不熱衷上鏡,因故隱形。

12-Jan-2009 023

死仔包擅長準備清甜的真材實料水果茶,

淡而香滑的清水(用PANDAN葉熬煮),

以及,

有機米漿。

(我喝完這些可以飛天做神仙矣)


12-Jan-2009 020 

去蕪存菁,只用蛋白做成的蛋塔。

吹彈可破到咬一口都如同被女人的青春豐胸

彈到一般爽。

祝快樂準備的。

 12-Jan-2009 021 12-Jan-2009 022   

MARCO準備的的蛋糕。

唉!一蹋糊塗!

我們還丟了一盒他買的巧克力。

唉!

食唔到出前一丁了。

 

近日三番四次出現在 Bangsar SouthOld Town White Coffee 旗艦店

我屢次約人,個個都臨時爽約。

我end up 在此偷讀浮生半日閒。



12-Jan-2009 017

酒店 lounge 的鋼琴音樂,

明可照鏡的大理石地板,

原木裝潢的建築物架構,

這麼高級的咖啡館,

美其名坐落於 Bangsar South,

其實此處即為廉價組屋與地鐵站旁的Pantai Hillpark。 


12-Jan-2009 019

這是 Old Town White Coffee 連鎖咖啡館最豪奢富情調的分店。

總讓我想起好多年以前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飯店coffee shop 綠樹婆娑相伴的午後。

可惜,四面環山阻撓 wi-fi 通路,

因此別妄想在此上網。



12-Jan-2009 018

落地玻璃望出去,

便是大自然親切溫暖的擁抱。

一整片綠緊緊抱著這間雙層洋房似的咖啡館。


12-Jan-2009 015

我越來越懂得品味南洋特色的咖啡情調,

把英殖民遺下的時光挑高了的天花板,

有一搭沒一搭慵懶地繞著圓舞曲的吊扇,

以及,一杯合乎自己本土味蕾的白咖啡。

 

12-Jan-2009 016

每次在 Old Town White Coffee 必點的出前一丁雞肉火腿泡麵,

從此自菜單中消失了。

換口味品嚐咖哩雞配白飯,

那馬鈴薯煮到入口即化卻又不是馬鈴薯泥,

讓我誤以為是哪個媽媽的 home made 真傳。

雞蛋裡骨頭--碗裡兩塊雞肉,真是面黃「雞」瘦,一節姆指大小的雞肉,要「啃得雞」是根本啃不到的啦!

 

希望祝快樂返美前,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裏聊漫畫。

荷蘭的賽門,你下飛機後的行程,我已經幫你排了這一站。

Royce 扮財神扮得累了吧?該是忙裡偷閒隨我來此地的時候了。

嫣薇的眼界被框在小島上,回國後我帶你去看每個再不堪的國度都有優雅的地方。這裡的陽光充足,獨缺你烈日般的笑聲。

左眼啦小馬啦都該來,尤其小馬偶爾也得丟掉奶瓶一下,這裡的抽菸區是室內有風扇有冷氣的喔!

我要介紹阿管跟女友來這裡談戀愛,這邊平日人不多,感覺上好似跟拿督或有錢人的太太在市郊或半山區偷情那樣。

12-Jan-2009 032

Celine & Choy,我們把你們的兒子彥愷敲昏後,我們一起溜來這邊喝咖啡講別人家惡魔小孩的是非(毒舌的我負責講,你們聽)。
 

嘉惠與Suki,你們的新好男人與新好戀情甚至是豔遇,很有可能在此發生…

OTWC

媽的,朋友太多,無法一一贅述,要約我,請call 我,我們在Bangsar South 的 Old Town White Coffee 見。


 

更多美圖,請見陌生部落客的專業美圖

2009年1月9日 星期五

寧為小記者,不屑大作家

 

今早最舒服的事情是讀了學者南方朔的專訪

f_171297_2

這篇文章,除了閱讀南方朔,也看記者梁玉芳的文筆。

我素來厭惡自視甚高的記者,

或者明明想當作家,卻去報社當記者做跳板的記者,

結果寫出通篇意識流或以「我」為第一人稱的專訪,

名記就算了,

可怕的是小鬼當家,下筆無縛雞之力,訪問角度一般,

引言卻寫成長長的小說第一章,

每一篇訪問稿都放大記者的影子,

如大傘遮擋受訪者光芒。

 

上網查了一下,我差點驕傲地飛起,

我真的非常有賞析眼光。

梁玉芳是台灣二OO四年第三屆卓越新聞獎「平面媒體類新聞採訪報導獎」得主!

可見,報章雜誌不要以為讀者不懂得分辨好壞文章,

跟我一樣眼界高的讀者,

相信大有人在。

2009年1月8日 星期四

大膽或可怕?

 

我是 Astro  【身在馬來西亞】節目的擁躉。


上個禮拜紀錄片的內容是問題少年,

街訪路人甲乙丙丁,大家異口同聲說,

青少年變壞都是因為受到西方不良文化影響。

大馬太多不動腦筋的路人,因為國粹是「懶」,

政治人物封殺西方文化輸入品,

路人們也就用屁股代替腦袋人云亦云,說出方便話:

西方文化都是不健康的。

拜託,印度與中國是鹹濕狂野性行為的祖師爺好不好?!

中國古代的性觀念與道德觀比今天的西方性思維的尺度還要寬!


一切 blame 西方,好像自己就不必負責任。


馬來西亞是一個關起門來亂幹的國家,

國外打開天窗談性自由,

關起門來也才不至於亂幹出太多問題。


性思想開放(有思想)會造成社會問題,

還是性行為(缺乏思考,只有行為)開放才會繁衍成社會毒瘤?

我在網上撈到的Mad TV 爆笑短片,諷刺homophobia,

戲謔手法令同志與直男都能輕鬆看待「性疑惑」。


若然 MTV 代表美國青少年文化,那麼,

A Shot At Love (已經播完第二季) 多多少少反映出美國年輕人「敢」得狠勁。

主持人Tilla Tequila 是一名雙性戀者,

她在節目裡招來一組女同志與一組直男,

以期從中找到適合自己的愛人(男女不拘)。

 

 

所謂的開放與大膽,表現現代人的想法與行為,

真有那麼可怕嗎?

還是大家關起門來看色情刊物,

暗地裡淫想他人胴體以及揣想性交對象,

更會產生更多性犯罪與性變態問題?


公開知識與關閉資訊,知道太多與完全無知,

哪一個較可怕?!

2009年1月6日 星期二

如果年輕

 

hem-2

某日阿佐在等大家在餐廳入座時,

專心地(或做作地)翻閱著一本海明威的原文書。

扉頁上寫著:

如果你夠幸運

在年輕時待過巴黎

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

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媽弟,我不知該為自己沒有去過巴黎而悔恨,

抑或搥胸遺憾自己已經不再年輕。

清亮鑒月

Japan 




今讀到李長聲的日本食趣,

我素喜日食,

這篇叫做『日食三帖』的文字

(收錄在【風來坊閒話】一書),

讀來令人眉飛色舞,比日本料理好吃太多。

 

李長聲原來文字刁鑽,

如打太極拳,

輕輕一撥,就把對手推得人仰馬翻。

以下這一段有借張愛玲照鏡子的嫌疑:

 

窮人喝的湯,清亮鑒月,正好給他們喝。

 

說的是日本人害怕油膩,炸過的東西都必須以紙滲油。

李長聲字裡行間不忘以中國貴為泱泱大國的氣度,

奚落小日本鬼子一番:

 

味蕾感覺的味道基本有四種──甜、鹹、酸、苦,但日本人認為此外還有一種「旨味」。

他們大叫「好吃,好吃」,大概就是「旨矣」,外國人卻往往莫名其妙。

池田菊苗博士發現海帶的「旨味」成分是麩胺酸鈉,提取為調料,於1909年打出「味之素」的品牌上市。若遇上個劣等廚師,中國菜的鮮味可就全是它的作用了。

哈,日本人覺得「歐伊屎」的味素,竟是中國大廚最不屑用來佐味的。

你媽她媽不都這樣跟鄰居炫耀過嗎?我做菜絕不用味精!

李長聲後來提到日本輸入的眾多中國精髓之一,醬油!

他說日本人簡直愛死了,

但口氣中似乎不太承認日本這個「學徒」,老覺得有辱門面:

 

這發明不得了,日本菜從此有了獨特的味道,什麼東西只要加上醬油就算是日本味。

然而,也由於十七世紀初開始閉關鎖國,醬油成為萬能調料,徹底封殺了日本人的味覺。味覺單一,心胸就不免狹隘,難以容許價值多樣化。

 

2009年1月3日 星期六

My Growing Pain 10

 

我有兩個媽媽。

第一個媽媽,在我三歲時拋下我,飛回去臺北。媽媽走後,姑姑只好代為照顧我;我父親在印尼監獄裏服刑,聽到媽媽拋下我飛回臺灣的事,當場吐血。


父親直到我約莫要上幼稚園的時候才回來。有一次他帶了一位阿姨回來,我睡覺時,阿姨會拿一把扇子幫我扇風,趕走蚊子。


爸爸問我,如果爸爸跟阿姨結婚,好不好啊?我很羞澀,繞著爸爸的汽車轉了幾圈,好像有點頭的樣子。


那之後,阿姨沒有再來我身邊扇風。我覺得很納悶,阿姨怎麼突然變了一個樣,那是年紀小小的我所能有的全部感受。


小學畢業,我跟我堂弟(小我一歲)去吉隆坡跟我父親一起住,父親開始頻頻打我,也打我堂弟和繼母,唯一不打的是那小我9歲的繼妹。


聰明的父親把繼妹訓練成天才神童,繼妹上遍各大報紙,理所當然,一夕成名變得不可一世絕非大人的專利,繼妹從小就不把我和我堂弟放在眼裏,我們真的很怕她,她向父親打小報告,我們就會被打到皮綻肉開。


繼母最常做的事情,也是向我父親打小報告。繼妹會大大聲衝去找爸爸,繼母是暗地裏布陣,當父親的線民,觀察我和堂弟的行為,我們很怕稍有差池把柄落在繼母手上。


父親打我時,繼母一定在一旁勸架,被罰跪時,她便會遞飯給我吃。我明明知道她假仁假義,然而父親竟然會說——你看你多麼幸運,有一個對你那麼好的繼母!


繼母對我。一。點。都。不。好!


我是全家第一個起床去上課的人。每天晚上,繼母會先將麵包準備好放在飯鍋裏,我一起身弄熱麵包便可帶去學校吃。她通常會將前一天吃不完的麵包還有新買麵包的麵包皮,疊在上層,起初我都會往下挑新鮮的麵包,被她發現後,父親規定我從此只能由上而下拿麵包,不可以直接往下挑新鮮的。


我吃了四年的隔夜麵包與麵包皮,從我離家出走那一天起,我告訴自己絕對不吃麵包皮,我連pizza的脆皮都不吃,也不吃餅干。我有能力賺錢後,我只吃軟的!


繼母每天中午會去外頭打包菜肴,白飯則是自己煮。不管桌上的新鮮菜肴有多少,我只能吃前一晚的剩菜。我吃了四年的剩菜。


我通常在下午兩三點下課回家,發育期的我,胃口很大,回家干活以前,我喜歡煮一碗maggie 麵加蛋,我尤其喜歡咖喱口味的。繼母見我養成好吃的習慣,除了跟父親打小報告,她還把maggie 麵以及雞蛋,藏進她房間的衣柜裏。


每年新年,父親就會回老家數落我的不是,例如我比繼妹還笨,考試第49名,說我好吃懶做,逼到繼母必須把吃的東西藏到衣柜裏。


每逢新年我都必須聽這些,每年新年我都哭,我不喜歡新年,我離家出走之后,我就告訴自己從此不要過新年。


我幾乎是年過三十之後,才變得正常一些,開始吃麵包皮,學會聽新年歌,開心地每年去姑姑家過新年。


我有兩個媽媽。我的成長經驗告訴我,我未必可以得到雙倍的愛。


不論何其痛苦,我都孤獨地走了過來,倘若你曾被母性的光輝所環抱,那是你夠幸運,不過,請你允許我寫我的不幸,我不敢質疑母性的光輝或幸運的你們,我只不過相信世上有許多跟我有同樣慘痛經驗的孩子,請容許我們互相照耀彼此,驅走那些記憶裏的黑影。


那件我們小時候沒有能力做到的事。

2009年1月1日 星期四

黎明別再來

 

Cover


原來陳凱歌張藝謀的電影【梅蘭芳】裏頭,章子怡不過是借個國際巨星盛名,讓【梅蘭芳】多一些號召力。她在電影中的份量與發揮,純屬綠葉性質。

最多戲份的是黎明,還好少年梅蘭芳由大陸青壯演員代勞,還有戲精孫紅雷撐完全場,不然,【梅蘭芳】若戲都在黎明身上的話,我看觀眾們不只中途離場,回家可能還想上吊自殺。

甚麼跟甚麼嘛?若果黎明那種表演叫做演技,根本是侮辱發明電影的盧米埃兄弟!總之你去看了就明白我的意思,臺灣影評人聞天祥形容黎明的演出為味同嚼蠟,我覺得尚嫌厚道了些,身為知名影評人,他可以提都不提這個毫無進步唱功或演技或表演天分的演員。尤其戲末給黎明的最後一個特寫鏡頭,在馮小剛導演的【夜宴】中也出現過類似舉措,黎明該去看看人家章子怡是如何把握【夜宴】那給觀眾的最後一擊。

【梅蘭芳】還是值得一看的大片,不僅僅因為大陸演員連咖哩菲都演技精湛,編劇有作家嚴歌苓與名導陳國富執筆,偶爾靈光閃現的對白簡潔有力,好幾次心頭揪著揪著,實在是字字句句搖晃了我的靈魂。

4901853633044

還是認為孫紅雷是【梅蘭芳】的靈魂,看他演出,值回票價。

 

孫紅雷來自中國西北部的哈爾濱市。他的表演事業始於擔任樂團的主唱,大部分在當地酒吧演出。他後來決定朝演戲發展,赴中央戲劇學院就讀。他曾演出數部舞台劇,並在不同電視劇中演出警察與刺客角色嶄露頭角。他受到大導張藝謀賞識,演出【我的父親母親】與【幸福時光】。接下來,他在【周漁的火車】中,飾演帶給鞏俐諸多喜悅的享樂主義獸醫。他近期的作品還有徐克的武俠新經典【七劍】,他在片中飾演的「風火連城」,率領軍隊侵略並破壞武莊。2008年他的作品除【天堂口】外,還有塞吉波多夫(Sergi Bodrov)執導的【蒙古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