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9日 星期一

《有些心事》@ 光明日報:牛嚼牡丹




觀眾看電視美食節目,好比在乾涸的廢池游泳──過過乾癮;只有眼睛吃冰淇淋,舌尖閒著沒事幹,色香味全部可望不可及。



電視嘉賓為了令觀眾產生身歷其境的效果,對著鏡頭擠眉弄眼,吃一口白米飯也仿如吞食魚翅鮑魚,美其名為盡責,實則小題大做。



在電視美食節目尚未時興以前,這款對觀眾阿諛奉迎的角色,全由文字工作者扮演,靠文字為生的人仗著自己難得天生文采可化腐朽為神奇,死魚都能寫成新鮮活跳,雞腳寫成鳳爪,當中幾分真假,只怕全露餡兒。



我的長相比上不足,還好文字比下有餘,騙人家全副身家是這輩子都不可能辦到的事,但靠一支禿筆騙吃騙喝,我自認還頗游刃有餘。胡適先生提倡 我手寫我口
我的舌燦蓮花躍然紙上便成了滿漢全席,看我文字或聽我形容美食的人皆不疑有他,我騙說喝下香濃咖啡,人家不會以為那是真的惡臭墨汁。



事實上,我口乖心歪。我自小對食物就不具好感,未及入學年齡,便已視炸雞如糞土,國際知名炸雞連鎖餐廳好到吮手指的雞腿,我簡直翻白眼藐視,家人無不對此嘖嘖稱奇。人家去戲院看電影,左手抱一包爆米花,右手抱一瓶汽水,我卻對父親說,看戲要專心,不要逼我吃喝,那時我剛當上小學生,沒想到自己這麼懂得尊重藝術。



青菜我嫌苦,咖啡會催吐,魚肉只吃煎過除卻了腥味的,蝦蟹等海鮮我也不吃,因為懶得剝殼。我從來不明白人家為什麼要在辦公室抽屜放幾罐糖果餅乾或巧克力,我想不到吃零食的理由。我一日三餐定時定量,吃飯是因為肚餓以及維持健康,倘若有人發明吃一顆維他命丸就能飽,我願意日日白開水配小丸子。



還好從小無欲則剛,斷然不至於對某種食物朝思暮想,例如我下定決心改吃素,翌日即如牛吃草,甘之如飴。改變飲食習慣對我而言不費吹灰之力,若然有一天我必須削髮為僧,我想我將比一般人更快修練成佛,我也不怕老來得糖尿病,禁不住而偷吃甜食這種事,對我而言實在太幼稚。



基於健康的理由,如今的我飲食清淡,最近更把畜養了10 年的抽菸習慣給戒了,那也是二話不說就戒了的事,前一晚還樂得吞雲吐霧,第二天聞到二手菸已經如吸到毒氣般暈倒。



記得小時候發過 有愛無性的生活最理想的驚人之語,當下覺得自己蠢得一時無兩,而今驀然回首,想必對慾望提不起卻放得下,真是我與生俱來的能力或天賦啊。牛嚼牡丹,對萬物嗤之以鼻,並不痛苦,最怕是食髓知味,那遲遲無法忘情的思念翻山越嶺穿越時空,最後成了切腹之痛──哪怕只為一碗細滑甜入心窩的芝麻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