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7 日之內丟臭的熱戀

那部《歲月神偷》看到我反胃頭暈,

我甚至懷疑小時候喜歡張婉婷羅啟銳會不會有可能跟自己當時明智未開和社會經驗貧乏有關?

我相信兩人的才華,也許已然被歲月神偷悄悄擄走,這恐怕是兩人也未必清楚之事。

恕我直接的表達觀影者的感受,

《歲月神偷》標榜是寫給歲月的情書,然而手法類似脫褲子放屁,真是慘不忍睹。

還好,

江山代有人出,彭浩翔真是一個閃亮亮的名字,

屢屢開創香港電影的敘事方式,

原以為《志明與春嬌》是在翻炒《500 Days Of Summer》的冷飯,

然而前者運鏡在該文藝的時候很music video,該寫實的時候就很像紀錄片,

跟《500 Days Of Summer》的犀利節奏和純文藝風格很不同。

原來彭浩翔是寫小說的,

他的電影有香港小說家的寫實性格,

沒有月朦朧鳥朦朧,而是充斥著丟懶臭你啊媽那種市井語言,

好鬼現代化浪漫的咯!

如果你認識香港朋友或你跟香港人同學過,

你去過香港也算,

《志明與春嬌》跟你見識過的香港無甚二致;

香港人好鬼粗魯的,香港人不多笑的,

講話像罵人,

談起戀愛來都像追殺黑社會老大般。

第一次,我想一遍又一遍,進戲院重看《志明與春嬌》,

不因為大馬電檢局一刀未剪,

實在是彭浩翔的才華真夠屌!!!

2010年6月17日 星期四

未懸掛的畫

 

我在 Facebook 上鍵入你的名字。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我越想找的人, 我越找不到。

在今天地球某個你不曾去過的街道經過 google 一下即可 360 度身歷其境呈現眼前的 2010,竟然有人可以好似日本忍者似的,一陣煙憑空蒸發。

我想像你躲在衛星背後,甚至在網路的某一端,得意地竊笑。

幾年前我買了新房子,你則準備回去東馬老家,臨行前你去 IKEA 買了那種很像風景明信片那樣美得沒有靈魂的畫,送我。

你說,新家牆上該掛上一幅畫,才像個家。

可是,至今我家裡牆上不曾掛上你送我的那幅畫,我覺得沒有個性的牆壁掛上沒有個性的畫不是變得更加沒有個性嗎而且我可不願意我的一些朋友逛 IKEA 時突然中邪似地跳起來驚呼我在施宇家看過這幅畫。

 

不過,我急著找你是因為我真的好想謝謝你。那一年你根本身上沒有幾個錢,就是因為沒有錢了只好決定回老家打拼,你臨走前卻還是怕我一個人一個家空蕩蕩的會太寂寞了,送了一幅畫給我。

 

你真是個傻孩子,我記得我開著車子載你時你會突如其來問我想不想聽你唱歌然後你就閉起眼睛唱起一首情歌來了過後問我好不好聽(而今回想,我才覺得你的歌聲好聽好聽好好聽),好認真的樣子;唱歌如是,送我離別的禮物,如是。

 

你是多麽認真對待我,若然我不認真記住你,我恐怕無法原諒自己。然而,不知怎麼偏偏當我因為太過思念而想起你時,每一次想到你,我就心痛一次。

 

彷彿我的心牆多年來安掛著一幅沉甸甸的畫,詫然間被人狠狠扯下,哐啷啷的碎落一地。

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

半天吊

 

我該用什麼樣水晶吊燈般的璀璨文字,來為這篇文章做個起頭呢?若然我選擇用那樣的方式開場,這樣矯情而做作的方式,似乎比較適合寫一部台灣偶像劇劇本。

而我不過想說說我日子裡的一件小事。

昨晚我跟幾位朋友在一間日本餐廳用餐時,我終於忍不住哇哇大叫說慘了慘了我忍不住又要動筆寫寫你了。我每次去吃日本料理都禁不住想起你,可是我不一定會跟用餐的朋友們提起你。

昨晚我嗑的是一碗烏龍麵,熱呼呼的湯麵。一些菇類,幾棵青菜,一顆蛋,簡單得就像家裡人為你煮的一頓家常便飯。

***

這篇文字只寫到一半,像許多進行到一半就走不下去的感情。

這些日子,我都如此被自己擱著。

2010年6月15日 星期二

讓我們齊來詛咒同性戀者:)

以下影片兒童不宜

加利福尼亞的Prop 8 條款,規定“一男和一女的婚姻,才是合法婚姻”,

去年加州人民投票表決,

結果有44% 的人認同 Prop 8。

可是,那些認為同志男女也該跟異性戀男女一樣享有法定婚姻關係與權利的人怎麼辦?

這些人請來大明星Justin Long 拍了一支很好笑的廣告咯,

廣告 message 很清楚--

反正同志婚姻跟異性戀婚姻一樣,

都不會有好下場,

那麼,

讓我們一起來顛覆 Prop 8,

令同志們跟我們異性戀一樣最後都得不到幸福。

逆向思考的廣告來自我的舊公司Saatchi & Saatchi New York,

不曉得身在紐約的祝快樂看過這支廣告了沒?




2010年6月14日 星期一

沙灘文藝少年,Let's go surfing!

最近,紐約的 Brooklyn 很熱,幾乎變成流行音樂新樂隊的子宮的樣子。

Owl City 的 Fireflies 所有電台都在強打,彷彿端午節就必須吃粽子那樣的每間電台都如此應景。

Brooklyn 另一支樂隊更是令我驚為天人,那種 nerdy 的文藝青年 look,加上復刻 50、60 年代的曲風,偶爾配一點怕死人家聽不出是電音的 80年代初電音濫觴,復古有趣的 THE DRUMS 因此被英國人推選為“sound of 2010”。

可是,他們壓根兒不是英國人,這樣的結果,夠屌吧?!

從音樂到 MV,一副英國人的鳥樣,看了聽了就讓人回到自己還是一枚青春小鳥的樣子。

THE DRUMS 的舊歌《Best Friend》也是很騎妮的,

本人喜歡到爆!

2010年6月11日 星期五

一個老人麵檔

 

P190510_21.22

這地方不好找。

我對它的印象是昏暗與隱晦,明明坐落在吉隆坡心臟地帶,卻是許多人不屑一顧甚至想都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個地方;這個破舊地址,是離中心最遙遠的邊陲。

從吉隆坡金三角的 Bukit Bintang 金融區或Jalan Ampang 外交區 ,穿越層層華美斑斕的大都會夜色帷幕,最後在看到 Hotel Istana 後,從她後方一條小巷導入,拐好幾個彎,在停滿摩托車和車子的老舊公寓後門,你一不留神便很可能錯過的一個食檔。

公寓後門樓梯口亮著死白的燈,跟高級餐廳那種用來調情的昏黃燈光不一樣,這裡原就夜色昏黃,不打著白光是看不到一個鬼影的。食檔上擺了簡便食材,旁邊有幾張桌椅,食檔的名字雖然斑駁不清,可是明顯生意照做。整個食檔只有一個老男人一肩挑起,沒請工人。

陋巷食檔老男人,我覺得自己不慎被綁架進時光機,一下子掉入泛黃歲月似的,一時興起,跟老闆說我要拍照留念。老闆笑呵呵馬上在自己檔口前立好,還擺了個勝利手勢,他背光不動立著等我慢慢調好焦距,活似一座多年來無人留意亦心無旁騖照亮歸途的街燈。

老闆賣的是清湯麵,食材不外乎黃麵河粉或米粉配雞肉片或豆芽菜,還有青菜以及油豆腐,若不是炸得香噴噴的蔥油作祟,那碗湯麵吞入口裡實在乏味,簡直像家裡人為你做的粗茶淡飯,沒有極盡香辣濃稠討好的色香味,嘴裡只嚐到一種溫馨滋味。

和我同去的珮珮已經接連第二晚來此晚膳,她連吞了兩碗麵,我也一樣。老闆笑呵呵地說,他的麵就是讓人吃不飽,回到家了依舊吃不飽,我看他竟以此引以為傲,認為那是他食檔的特色。然後他問我們要不要來兩碗“燕窩”,所謂的燕窩不過就是白木耳剁得稀巴爛煮成糖水,多喝幾碗都不怕荷包穿洞的燕窩。

這老舊公寓並不多見本地人,進進出出的人不多,可是大部分是外勞,那晚我還見到還未塗脂抹粉的人妖。喔!原來這些邊緣人都住在形同被本地人放棄的這裡。我覺得老闆挺孤獨的,來這裡光顧的本地人不多,看來像我們這種熟門熟路的才會特地開車到這裡來找麵吃。

老闆一個人煮麵送麵收拾碗盤復又蹲在後門口洗碗。我問他是不是就住在樓上,他說是啊白天他在樓上睡覺晚上就下來開襠。原先有老婆幫忙,老婆幾年前過世後,他就一個人把麵檔撐到現在。麵檔賺的錢不多,沒有能力請幫手。老闆蹲在地上一面洗碗一面對我說,這個麵檔夠他一個人吃喝過活。

我問他,他有沒有兒女呢?他說他有三個小孩都長大了不過他沒跟他們一塊兒住。他說一個人好啊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他笑呵呵的說他從 1974 年就在這裡開麵檔做生意。

2010年6月7日 星期一

我。五月天。一夜情

 

 



那一路上,我說,“天*!我來了!”

一路上見到各方友人,我也沒時間搭理,我讓他們知道,我得趕緊進場:“天,在等我!”

同行的朋友說我駭得不像樣,瘋了。

我必須預習澎湃的暖場情緒,這樣一進場才能馬上進入狀況:我怕辜負了天的一番好意!

不過,千想萬想,我完全沒有料想到我心愛的天,會那樣演出。

先是電影般的開場,主要工作人員和演員的字幕與畫面緊接著五月天成員的搏命演出,計程車與警車在黑夜街道上演追逐戲碼,爆破與凌空 360 度旋轉然後從銀幕衝撞而出,現場有人開槍似的,臨場爆破把我和朋友嚇破膽,可是爆炸聲持續,等到銀幕落下,樂團登場,我已經情不自禁,屁股如上緊發條一般,到時到候自動從椅子上跳上來。

(心裡持續不斷相同的 OS,彷彿期待嗑藥的癮君子:來吧!再狠狠地開一槍,給我爆破!開槍,射我!)

我這副老骨頭,就這樣跳了一整晚。

一夜激情!那前台燈光張牙舞爪,狂野而攝人,好像脫掉上衣的男舞者一樣,那種誘惑是充滿陽剛味的,毫不保留的,跟女生的妖嬈不一樣,搖滾演唱會的燈光咄咄逼人,絕對不吝於曝光。

炫麗而結實的燈光和畫面,紮紮實施地挑逗起我的腎上腺素,腎上腺素一整晚飆高,幾乎爆血管,我駭到一刻不能停,不能停!

主辦單位說得沒錯,這場演唱會的 production cost很高,然則我沒想到那個 cost 高成那樣,電影畫面除了以高科技電腦特效呈現五月天變形金剛之外,我沒有料到他們真的把Transformer搬到現場來,而且還會噴煙。

我一見到那銀幕裡的 transformer 從變成真實的超大玩具站在我面前,我又跳又吼了,我差一點就高呼“阿信你給我坐上Transformer給我去發動駕駛!!!”

全場從開始到結束一直自然high,比哈大麻還要駭,媽的,真的是太屌了。以前看華人演唱會,只見歌手或主辦單位鼓動觀眾站起來搖擺,我這次還是第一次看到工作人員從開場到結束一直強迫觀眾坐下來。最掃興就屬這些拿著掃帚當令箭的工作人員了,一直喝令小朋友們做下來,可是,五月天超爆屌的,連我這身老骨頭都坐不下來,更何況是血氣方剛的小弟弟跟小妹妹!?

偷偷告訴你,如今我才明白為何西洋演唱會常看到有觀眾寬衣解甚至把內衣褲拋到台上去的,實在是演唱功力累積在場館一下子爆了開來,真的是令人駭到不行,必須解放自己才能release自己的energy。成熟穩重的我雖然懂得壓抑自己情緒,不至於當中脫掉上衣,可是,說真的,我真的內心也是一匹野馬嘎啦嘎啦地狂踢著足蹄,很想飆足馬力衝上台,去給阿信擦汗!

那“口”字形的舞台太屌了,親愛的天們繞著“口”台走,巨星魅力活生生聳立眼前,我真的差點衝到台前替所有的天們擦汗的!!!

謝謝 Eric & Mei (謝謝主辦單位 Martensia 將這般具誠意的演唱會帶來大馬!)的盛情邀約,使我得以克盡己責完成自己身為粉絲的義務,好好地為五月天DNA變形無限放大演唱會加油!!!

這是我這輩子看過最屌的現場演唱會(btw,我看過的現場演唱會不到10場),不過,好的演唱會即便只有一場,已足以令粉絲此生無憾。

 

*註明:天,是人家這名無名小粉絲對偶像天團五月天的親暱尊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