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31日 星期四

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




百年難得一見朗朗上口百聽無厭的傳唱歌曲


6分多鐘還不夠


我簡直希望再長一點


雖然我懷疑歌曲藍本出自一首童謠


聽說寫詞的是林夕


寫曲是大陸的小柯


已經難能可貴啦


不簡單


不簡單


要寫出通俗不庸俗


老少咸宜的歌曲


比寫出刁鑽的歌


困難太多!!!



美中不足是


阿妹呢?杰倫呢?還有鄭秀文呢?





我聽這首歌的樂趣來自於


中國大陸歌手將古典京劇唱腔融入現代流行曲的本事


北江歡羊娘



那正統的北平腔調真是濃稠夠味兒啊我的娘兒!!!

2008年7月28日 星期一

How can you mend a broken heart.



我們心碎過何止ㄧ次,


因為愛過。



然而
這一次,沒有待續。從前高潮之後,期待下一集影集裡的高潮,而今,即便電影裡沒有高潮,這齣戲已是完結篇。


電影縱使令人心碎,卻再也沒有彌補的機會。


電影一開始便物化女性,名牌名牌名牌物質物質物質,幾年影集內分散的拜金主義,壓縮進 2 個多小時的電影裡,我真的吃不消。美國女人的女性主義被電影商業吃掉,劇本真是比歐洲女人戲還要落伍得多。


我對Carrie 的篇幅不感興趣,還是老女人配老男人的老梗,Mr. Big 已經激不起任何火花,為何不讓Alden 那個木匠再度出手搶愛?


唯一可圈可點的是Samantha Jones 仍然保有淫操,想淫就淫,想操就操,「The good ones screw you, the bad ones screw you, and the rest don't know how to screw you」,我在一旁拍手叫好,因為我們都曾像 Samantha Jones 一樣,不是我令人心碎,便是他人令我們心碎。


女性朋友從頭哭到尾,但我只為 Samantha Jones 說給小男友Smith 聽的那句對白濕了眼眶。她說,今後我看見手指上的這枚戒指,我都會想起你。


然而,先前 Samantha Jones 明明就討厭 Smith 搶在自己之前,買下這枚戒指送給自己。 「他連讓我自己買禮物犒賞自己的權力都不給我,以後每每看見這戒指,我都必須想起他!」


最後, Samantha Jones 推翻的卻是自己。推翻自己,需要多少的愛意與勇氣?更何況,是向最愛你的人,訣別!

2008年7月23日 星期三

你化身一首歌出現






0 時 40 分。非假日的凌晨。多麼輕微的寂寞如今都有可能被靜謐的時分放大了聲響。


剛看完電影從戲院步出,我轉身向友人吐露:“這齣戲令我好想談一場戀愛喔!”


【Hellboy II:The Golden Army】電影之中那個小名叫做 Red 的赤面鐵漢(即Hellboy),那個有著海水顏色般名字的魚人Blue,兩個渴愛又可愛的男人,武功再怎麼高強,在愛情面前難免有顯現不知所措神色的時候。


Blue 如同電影【Star Wars】裡那個機器人 C3PO 那樣一板一眼的行動與表達方式,好意稱作「 大智若愚 」 ,難聽點的說法就是笨拙,話到了嘴邊,總有幾個關鍵字卡在喉間,吐不出來。 Red 則跟許多男人一樣,搞不清楚女人心裡在想什麼。


Blue 從聽自己最愛的古典音樂,變成偷偷在聽【流行情歌精選】,他被 Red 抓包,兩個男人就此在偌大的圖書館裡面,一面喝著啤酒,一面跟著旋律哼唱,從小小聲,唱成越來越大聲,以至回音繞樑,“You know I can't smile without you…I can't smile without you…”


愛情是男女們的主題曲,也是很多偉大電影的久戀不變的主題,【Hellboy II:The Golden Army】當然亦難逃情網的俘虜,這部電影以一首兩個大漢合唱一首傳世情歌,在眾多救世主 superhero 類型電影中脫穎而出,打破窠臼,晉身殿堂。


“你願意承受今後所有的苦痛,來換回心愛的人的性命嗎?”當愛神睥睨地問,我從女主角堅定的眼神當中,看到與童話故事中與人魚公主相似的眼神,她後來為愛而放棄言說的能力。


Hellboy 以一管重砲狠狠將那來自地獄的綠色怪物打爛時,綠色腦漿四濺,卻在滿地開出綠茵和花朵,鋼筋水泥與停車場霎時間變成公園,這個敵人以死亡美化人類環境的一幕,令我想起另一則童話故事;小鳥愛上白玫瑰,但白玫瑰由於無法與其它美豔紅玫瑰爭豔而頹喪不已,於是,小鳥將肚腹獻給白玫瑰滿身的刺,以自己的鮮血染紅白玫瑰…


童話與寓言範本,落入墨西哥導演 Guullermo del Toro 手中即被揉碎,而後以淒美而殘缺的身形復活,肉身綻放如朵朵詭異花蕊, 先有【Mimic】、【Blade II】,後有【Hellboy】與【羊男的迷宮】, 這些電影既變態又浪漫,人人都愛看,也許,如夢似幻的奇情六欲以及畸怪肉身間的異形愛情,特別令人神往與妄想,正如我極度渴望著吸血鬼尖牙的出現,縱使吸血鬼從來不來,我也始終未曾放棄相信,總有一天它會來刺穿我的頸脖,向我示愛。


總會有那麼一天的。在此之前,我得先學會那首自排行榜上私奔到電影【Hellboy II:The Golden Army】裡的情歌: You came along just like a song…And brightened my day…Who would have believed that you were part of a dream…Now it all seems light years away…



星洲日報/文:施宇‧2008.07.20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最終回

在光明日報的專欄來到最後一期,我寫下這一點點,也算是分手文字。




我們,本該如此分手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媒體人)‧2008.07.20





有些事情,即便你從中收集了無數次的經驗,若然讓你再經歷一遍,你依舊感受得到疼。




好比跌倒;縱使你從經驗裡學會在跌倒時避重就輕的姿勢,然而,就在著地的當下,你難免還是要發出哀號的。





分手和跌倒太相似。




跌倒的剎那竟是感官麻木不仁,直到傷口曝了光,那痛楚才跟著鮮血,在皮肉上渲染擴大開來,一陣ㄧ陣針刺似的。




嚴重時如手握烈焰,簡直是發狂似的疼。




結痂後的傷口,偶爾不慎觸及,仍然隱隱作痛。




所以,分手後最怕雨天,最怕打開櫥櫃看見他睡過的枕頭,更怕聽見某某某不經意地提起他的近況。




忘記了那人,不見得就忘記疼痛。




令人心有餘悸的,不是分手,而是分手後彌留的餘溫,會把人燙傷。




不在乎人家說我是峱種,我承認自己是窩齉廢,有時真的是鐵了心,不想再愛了。不怕再經歷一次分手,只怕分手後的陣痛期比分手或回憶都要命,何必自找麻煩呢?




我常常懷疑那些分手後再聯絡的情侶,情人變成朋友真的那麼容易?今日分手,明日便相約打球?不痛不癢,舉杯慶賀時還能出口成章致感謝詞:我們還是當朋友好一些。




分手後不可能安然無恙,除非愛得不夠深,如中學生收集戀愛經驗,每一次分手都可以譜寫成長篇大論,多年後驀然回首仍可津津樂道,像說著明星們的愛情故事,不免有亂添加戲劇成分的嫌疑。




日本作家屋彰子和林青霞好友合力集結的「永遠的林青霞」一書裡,林青霞承認把 20 年的青春給了同一個男人,最後卻無疾而終,再見亦難成為朋友。




書中不提那男人名字,相信那是林青霞分手後的最痛,因此心有餘悸,最好忘了那個名字,當成沒那一回事,甚至當那人不曾存在,爾後才能漸漸地將關於那人的一切給忘了。




所以,「永遠的林青霞」,連自己的回憶,都是別人寫的。




分手應該這樣,將自己的歷史切割成別人的故事一般,和自己沒有關係。




分手,真的沒有關係了。




2008年7月21日 星期一

笑得出你還是人嗎?

最近,我的超級巨星歌手朋友問我:


「為什麼現在本地電台 DJ 的華語都超難聽的?」


我問他:「敢問您是指哪家電台?」


他說:「每一家都一樣,只有像Vivian 這類老的還可以。」


我不騙你,當時我真的認為不是啥大問題,遂如此回答:「現在是電視抬頭,電台沒落的時候,電視台一堆華語不標準的年輕主持人當道,電台 DJ 不過是有樣學樣!」


我真的認為,不要將水溝講成龍溝,吸管講成水草,我其實都可以接受。


旁邊一位跟我一樣過氣的 DJ 則向歌手補充說明:「這哪有啥問題?現在流行醜人當道,他們不只出來參加歌唱比賽當主持,而且,參加模特兒選美活動!!!」


哈哈哈!大家一笑而過,我們再也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



過了幾天,就發生了 「My FM 鬧鬼事件」


本地電台 DJ 不只華語講得不是很好,甚至會犯上不專業的技術錯誤。就好比 waiter 講錯菜名就算了,還送錯菜!


我在家裡偷偷搖頭,心想,我的歌手朋友上電台通告時,一定會想到我之前那「不具說服力維護本地電台 DJ 的藉口」。




***



又過了幾天,跟朋友吃飯,提起上述的事情。


他們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他們說你沒聽過更好笑的事情...


他們不是電台 DJ ,他們只是無意間聽到電台 DJ 講錯話的事情,我沒有親身耳聞,無法確定是否屬實,可是以本地電台 DJ 過往的不良記錄,我已經不敢再當他們的「辯護律師」了。




***



笑話1


女 DJ 訪問林宥嘉:媒體常有一些對你不公平的報導,你如何看待媒體對你的言行「抽絲剝繭」的事情?


林宥嘉:呵?你想說的是斷章取義吧?


女 DJ:啊哈哈哈!對對是斷章取義。那你最近有沒有什麼「斷章取義」的事?


林宥嘉:~~~




笑話2


某本地 DJ 歌手發片了,他通過電台告訴聽眾,他希望以音樂「渲染」環保觀念!




笑話3


DJ: 請問你在生活中如何實行環保?


本地歌手:我會把還沒有寫完的「書本」寫到完為止,不會浪費「書本」!




笑話4


某數字電台的記者會現場,代表 DJ 將香港商業電台的排行榜節目講成--「哪吒」樂壇流行榜。(原名為叱吒樂壇流行榜)




笑話5 (這是我昨天親眼看到及聽到的)


8tv 的Ho Chak 節目。


兩名主持人介紹以梅子烹煮的食物魚頭爐,竟把魚頭爐說成魚頭滷,醬料變成漿料。


當提到梅子的核時,兩人突然轉成廣東話。兩個人wat 來wat 去!貼上影片,該部份出現在時段 5:20 之間。







***



我聽見你笑得很大聲。


真沒良心!!!取笑別人時你就敢敢笑到降大聲!!!

2008年7月17日 星期四

天堂 vs. 地獄

我不是健身房的會員,然而每次去pavilion KL,都會經過旁邊的加州健身房,在那兒等朋有洗完澡下來 join 我去逛街。


那日下雨,健身房的置傘區裡,溼淋淋的雨傘多到沒人理。


天堂環境,一下子變成地獄亂水。


處女座的我是無法接受凌亂畫面的,我於是八卦地通知管理人員去“整頓整頓”。我真多事!!!





自從有了Pavilion KL,就找不到任何理由去逛附近的 Lot 10--那間一度貴為高級商場的地方。


舊地重遊,場面冷清,稀疏人影都來自中東。這間餐廳第一次映入本人眼簾,沙發作成床褥一般,好大,好舒服的樣子。


Lot 10 樓上則開始裝修,畢竟再不急起直追,舊商場隨時會變成一座墳墓。




當年吉隆坡的黃金路段,而今變成一條誘惑的街。


皮條客會出其不意地向路過人問:找小姐嗎?


街邊有太多的腳底按摩店,但不曉得有沒有偷偷做 “全身性服務的”?


這裡是嫖客的天堂,良民的地獄。




BB Plaza 令我想起胡志民市的market ,都是做遊客生意,賣的都是膺品。


看看今天的BB Plaza ,過時得讓我連想到第三世界的market。




有病在身,根本絕少出席夜生活場所。


那夜看完在Convention Center的歌舞劇表演,朋友一時興起帶我走去Public bank 后座的一間夜店。


這是一間gay bar,我和朋友都是久聞而終於第一次光顧,我簡直驚為天人,因為玻璃屋外的原木地板陽台充滿風情萬種,抬頭ㄧ望......


從來不曾覺得雙峰塔如此百媚千嬌。


我感覺像是來到紐約市某幢高級公寓的陽台,站在世界屋脊上,讚嘆地呆望著這一座通往天堂的天梯!




我的LG Viewty 手機真好,拍出來的都是數位相機般的素質。


當然,也要謝謝我居住的城市,她沒有洋娃娃般的塑膠感,吉隆坡具備一種殘缺的美,她的輪廓是很深刻的。

你馬講講理:是茶,還是湯啦?!

朋友們去這間餐館吃過一次,當下就想到我。因為食物烹煮得清淡,適合推崇健康飲食的我。


第二次,他們就帶我光臨這間位於 Pudu 的紫藤茶原。


我的疑惑是,既然名叫茶 “原”,怎麼放眼望去,一根草都沒有?草原勒?







本人在報章即將開起美食專欄來了。是的,本人涉筆範圍跨入美食界,真是不敢想像。


如今,我有更多吃的理由。


請問上圖是啥啊?


雞蛋???錯!


奶子???想太多!


湯包???包你個啦!


那是豆腐啦!那羹超好喝的,可是我對於近日各大餐廳的摩登餐具不敢恭維,例如這個將豆腐放進類似淚滴狀的瓷器碗盤中,那調羹時時滑落羹中,太不方便了!






我覺得這家店的食物好甜,每一道美食都有甜味。


例如這道以蓮霧炒芹菜,爽脆之餘,還有果味喔!






這個嘛!!!叫做楊桃茶湯。


我問朋友,到底是茶還是湯?原來,茶湯的意思是,用茶壺裝的湯,要用茶壺倒出來的湯。


本輪差點給它點火燒店說!!!降的菜名你們都想得出來!!!!!!!!!

2008年7月16日 星期三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如果你懂




朋友無聊至極,遂突發奇想向身邊好友四處散發問卷調查。


問卷問題只有一個:「為何你不能多愛我一些?」



結果 「不能多愛你一些」的答案無奇不有。有人原本態度就淡然,因為心裡早就愛不下去了;有的老早想分手,既然對方哪壺不開提哪壺,於是趁機休了對方;同床異夢的也有,現實中跟此人在一起,心中記掛的卻是別人;有人說,你不值得我愛;也有人是因為不懂得愛自己,所以,一個不懂得愛自己的人是不懂得愛別人的。



我朋友非常非常看得起我,他把我列為問卷調查的重要對象。



當他把問題丟給我時,我顯得相當不好意思,因為,我竟然答不上話來。



真的,我不曉得如何回答這道問題,因為,從來就沒有人問過我這類問題,
比較令他們納悶的問題可能是──他們為何會愛上我這個窩囊廢!



真的,真的,我不曉得該如何回答這道問題,雖然我曾經向很多人問過類似的問題,但我的問題卻又比這問題簡短許多。我最常問對方:「為何你不愛我?」



可想而知,我的際遇有多可憐,不是別人搞不清楚我有什麼值得對方愛戀的,就是別人當我是那種霸王硬上弓想要綁架愛情的人。「襄王有夢,神女無心」,我在愛情路上幾乎是常常貼錯門神!



對愛欲求不滿或者對自己沒有自信的人,特別喜愛問對方,為何不能愛自己多一些。這情形就跟有些人特別喜歡在做愛時問問題一樣,對方已經氣喘吁吁了,你卻邊作邊談事情,這叫人如何回答是好?並不是每個人都能一心二用,也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邊作伏地挺身邊唱軍歌啊!



當一個人真正愛你的時候,你就像暢銷排行榜上那些爛情歌,最爛的,他最喜歡。此時,你又何必需索無度明知故問要他回答「為何你不能多愛我一些」這種問題?



你是知道的,你只會得到兩種爛答案──因為你不夠爛,或你還可以再爛一些。



愛情最好是不聞不問, 假如你懂得用心去愛的話。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媒體人)‧2008.07.13

2008年7月14日 星期一

My FM 鬧鬼???


MY FM 鬧鬼嗎?




事情發生在7月12號上午10:45am 至11.15am 之間。


那時 MY FM 正在播放排行榜的節目,兩位主持人照常不談音樂專業知識,跟往常一樣插科打諢。




我聽見第11 名至第13 名之間有兩首本地歌手莊敬毅跟伍家輝的歌曲。


伍家輝依稀提到,「空缺」是電視劇主題曲,希望聽眾聽了會喜愛。


Jym莊靖毅說他那首「不可以...」(對不起,沒記得完整歌名)讓他被阿管老師磨了兩天才錄好。




排行榜節目進入前10名報榜,第10名與第9名分別又播出我先前提到那兩首本地創作,
也就是Jym莊靖毅與伍家輝的歌曲!


這是,Jym莊靖毅說他喜歡脫光衣服錄音,伍家輝說那首歌原本是黃韻仁寫給張棟樑的。


我差點以為自己耳朵壞掉還是在做夢還是收音機壞掉,為什麼這兩首歌又出現了?到底這兩首歌是第幾名?


難道電台的控管出了問題,將剪接錯誤的節目播出?(我懷疑第11 名至第13 名那個片段,是不慎重播了上個禮拜的片段)?





******



這是預錄節目,不是現場節目,預錄也會出現剪接上的錯誤,那真是匪夷所思。





******


全世界只有MY FM的歌曲排行榜節目是不談音樂,而是以主持人插科打諢以及裝瘋賣傻混日子的,可是,這是大馬收聽率第一的電台所引領的潮流,表示聽眾喜愛這一套。


我自己偶爾也滿喜歡主持人自謔與自嘲的,我覺得主持人不專業但能夠找出自己的特點開創風格,這兩個主持人果然聰明。




可是,撇開主觀意識,回到現實層面,我不由得替現在的小朋友覺得感慨,他們該從哪裡吸收流行音樂專業養分?


我記得我小時候很喜歡音樂,都是拜電台主持人的專業講解與介紹所賜,是他們為我搭建了一座令人心生嚮往的音樂糖果屋。


小時候,從電台DJ 口中得到知識,甚至是各類有趣話題,他們宛若我的知識之鑰,打開了我通往知識殿堂的大門,這對於求知若渴的我而言,是多麼珍貴的學習過程,也奠定了我往後的事業發展方向。


後來我之所以當上電台DJ,絕對不是偶然。




DJ 可以請假,在自己的節目時段播出的時間在外做show搶錢,也可以往電視發展爭取更有效的曝光效果,也可以搞舞台劇啦演電視啦拍廣告啦當名人啦...


我只希望這些人,不要忘了當初你是以電台DJ 身分而獲得今天的名利的,


你不需要化妝不必俊美更不必大學畢業,你在黑暗中便能得到無數聽眾的支持,


何不用一顆感恩的心,把這份最不必耍心機的廣播工作做好?!

2008年7月7日 星期一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加州海岸線





吉隆坡有二多,一是咖啡館多,二是健身房多。




一般人視為正常的摟抱與牽手,都可能是宗教衛道人士深惡痛絕的事,保守回教主義如同一塊遮羞布,將回教國家裡的任何尋常事,如家醜般遮掩了起來。




好多年前我自國外歸來,井然有序的招牌與燈管令我驚訝,循規蹈矩的市容,宛若公園裡被規劃了生長空間的植物,不互相冒犯,外觀整齊一致。




以致我想起國外那些熱鬧廝殺的霓虹燈,有的快閃,有些動感,有者以體積取勝,也有巧奪天功搞花俏的,各自各精采,自由而進取,一點沒有縮頭縮尾的矜持。




遮羞布,似有粉刷太平的能力。掀開遮羞布,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有一次去本地一間舞廳玩,吧台上站了一堆猛男,脫掉上衣,一字排開,奉獻肌肉的精神,大過想要表現撩人舞姿;辣妹亦不甘示弱,勾三搭四的舞蹈動作,不亞於寶萊塢大片裡那些善於周旋男人間的印度西施。




舞廳裡偶然煙塵飛來,嗆得人心肺麻醉。友人竊聲細語告密,那是大麻菸燃燒的滋味。




網路上有人徵友開房,劈腿尋歡少則三人,多則十人以上。我身邊就有朋友老愛爽約,理由多半只有一個──不是重色輕友在別人家盲約,就是參加酒店轟趴去了。




近日為人師表的好友既心煩又臉紅,事緣他的電郵名字以匿名“chem”起頭,於是,惹得聊天室中以及MSN上一堆蝴蝶蒼蠅,紛紛向他暗示歡好;我原先不知chem為何物,查訪之下,才知那是化學藥物的代稱,嗑完藥做啥?你我心知肚明。




然而,表面上我們都健康正經。喜歡以咖啡因取代酒精,好像我們追求理智清醒,唾棄迷醉酥軟,咖啡館越開越多,幾乎在向酒館宣戰,不過,大家心照不宣,那塊遮羞布遮掉了酒瓶──那個在宗教政治正確之下,被犧牲掉了的催情逸樂酵素。




公園裡禁止摟摟抱抱,於是社交生活在健身房裡敗部復活,鍛鍊體魄是幌子,其實健身房提供你勾選的健身目標選項當中,其中一個目標即是“結交朋友”。大家流的汗都一樣,然則在床上流的汗與在跑步機流的汗,所受到的評價就是截然不同。




從前我很驚訝於我的某位朋友為何天天上健身房,卻總是有天天都減不掉的脂肪,我們的話題從不圍繞在輕減食量和焚燒卡路里,他比較樂於跟我分享誰在健身房裡偷瞄了他幾眼。




最近,我才明白,真正熱愛運動的人並不一定喜歡上健身房,只有寂寞芳心會考慮去健身房靠岸。令我徹底開竅的,其實是一位資深健身友的心得報告,他說:健身是by the way,看人才是all the way...




要去加州,何須搭飛機?“加州”風光明媚,咱們“加州”見!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媒體人)‧2008.07.06

2008年7月4日 星期五

我們失敗了...

公司發生大地震,


其中一個大 account 移情別戀,


去了我的前公司BBDO。




加薪、年終獎金、公司旅行、例行國內出遊全部可能喊停,


我還怕被資遣呢!




不過,我從來沒有為公司感到 「雖敗猶榮」,那是因為,


我們為這個 account 虜獲了多少的國際創意大獎,


我們為這個 account 創造過多少超棒的campaign。




而且,我們仍是2007 年全國最佳廣告公司,


也是亞太地區廣告公司當中唯一在今年法國坎城廣告獎中奪獎最多的agecny。




今年年底的國內廣告盛事,應該仍可看到我們叱吒風雲。




於是,將在今晚假 Dmsr Heights 舉行的狂歡大會,


照常舉行,


酒池肉林,先乾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