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9日 星期三

True Blood for Love

 

他面容蒼白如皎月,

雙唇像冬日霜雪,毫無血色可言。

他問我:

「你有什麼遺言嗎?」

「Bite Me!」吸血鬼渴血,而我,渴……了。

image

 

第一季14集全部圓寂,

第二季美國今年 6月啟播。

期待ing。

2009年4月28日 星期二

他怎麼知道?

 

他在簡訊裡頭寫著:

「我一想像你終於好了,穿著最好看的衣服去勾引你喜歡的人,

我就激動得想哭。」

我等這一天等很久,不是幾天,而是許多年了。

有一天身體出奇的好(通常只有一天),感覺自己像正常人一樣,

開著車時自然而然跟著電台的歌曲哼哼唱唱,

在幾個新朋友面前舌燦蓮花,

忽而發現「健康的感覺」原來可以令自己那麼愉快,

那種愉快彷彿是分手多年的初戀情人,

幾乎忘了,

可見它已遠離甚久。

 

 

這十幾年來,

我一直「不夠」快樂,

健康的我會比現在的我可愛好幾倍。

 

問題是,

他是怎麼知道我的想法的?

我連買衣服都不敢試穿,不敢端詳自己,

更遑論大膽示愛。

他是怎麼知道我的想法的?

「我一想像你終於好了,穿著最好看的衣服去勾引你喜歡的人,

我就激動得想哭。」

我希望我對別人,也能像他對我一樣--用心。

2009年4月27日 星期一

多情河

 

昨天聽朋友說,今年度收視率最高的本地電視節目是《女頭家》

一點不訝異,戲裡都是你我熟悉的生活場景,

這是我第一次看楊雁雁演戲,

驚為天人!

不必拔槍師姐或黑社會明爭暗鬥,

油棕園老闆的奮鬥史也有足以撼動人心的本土華人真實血淚。


昨晚看紀錄片《我來自新村》,我又感動得想哭,

原來安邦從前流氓橫行,叫做暗邦,

附近有一條我從來沒有聽過的「多情河」,

每年九王爺誕信徒們便在那裏起乩和迎神,

祈求新村子民平安;

找一天我要開車,自己去看看那條美麗的「多情河」,

這條河承載了一座新村人民的心願與希望,一定美麗,

慚愧是我竟未曾聽過或尊敬過這一條河。


 

新一代馬來西亞人,

他們當中有些選擇不出走,

留在自己的土地打拼,

繼承著祖先不畏艱巨的天份,

咬緊牙根在自己家鄉辛苦耕耘出成果。

這不僅僅證明一分耕耘一份收穫這麼淺顯的小眾道理,

我想,

那份成就足以折射出國族大愛之光芒。

5月7號,新一代馬來西亞人的電影要上映了,

我會抽時間走進黑漆漆的戲院裡,

在閃爍的微光中感受新一代馬來西亞子民獻給這片土地的…

禮物。

AWARDS & ACCOLADES (as of 1 Jan 2009)

WINNER
Young Cinema Award for Alternative Vision
Venice Film Festival

WINNER
NETPAC Award
Taipei Golden Horse Film Festival

Best Film of the Venice Critics Week 2008
-Italian Critics Poll, Cineforum

2009年4月24日 星期五

想抱抱伊能靜

我的好友在他自己部落格裡頭如此回答網友。

「球球: 有沒有發現一些人特別的有個性?那是在共性和獨立性的拉鋸戰,獨立性取得了勝利,可是這樣,我相信這個人會很孤獨。個體永遠有行動的自由,從這里看,個體應該是在共性之上。」

我覺得自己就是那種特別有個性的「個體戶」,我不只相信自己會很孤獨,我已經一直在經歷這種孤獨。

起碼,心靈上是孤獨的。思想上是孤獨的。靈魂上是孤獨的。

多麼的純然自我,潔淨清透。不含被他人干擾或侵入的雜質。

「志雲飯局」裡,伊能靜說他把兒子留給哈林,自己從離婚裡換回自我,今後即便自己孤獨終老,他也準備好全然接受。

伊能靜說熱鬧的幸福固然可貴,然而那種活在一個人裡的孤單,那種享受孤獨的快樂,他願意不惜任何代價,贖回。

陳志雲問伊能靜:「你有沒有因為父親沒有盡到扶養你的責任而怨恨他?」

伊能靜的童年比我還要複雜,生活比我更加顛沛流離。伊能靜的回答是:「沒有怨恨。我只是在想,我和父親母親三人圍在一桌吃飯的感覺,不知道會是怎樣?」

聽到伊能靜說這一句話,我很想抱抱伊能靜,也希望他給我抱抱。

我不會忘記這一份感覺,即便那就是所謂的麻木--

那一年我30歲,我和父母我們三人一起同桌吃飯,那是我從小盼望的畫面。可是真正的感覺是--沒有感覺。沒有憤怒怨恨責備不甘心酸總之異常平靜,像走錯闖進陌生人的婚禮宴會廳,那就安靜地吃完這一頓免費晚餐吧!

那是一般人無法懂的感受與反應。你愛的人不懂,你的好友不懂,甚至你的父母也不懂,因為他們跟你不一樣,因為,你跟他們也不一樣。

你何嘗不是努力想要讓人懂,最後你發現,只有你自己最了解自己,最懂得你自己。

我想,於是這樣,伊能靜告別那個他愛了近二十年的男人。

拿起那把鋒利的剪刀,忍痛剪掉與他人連結的臍帶。

這是孤獨的代價,為了讓自己快樂。

2009年4月21日 星期二

我捕捉到天使身影

 

為什麼天使的形象是小孩?

而不是男人女人老人或魚或綿羊而是中性的小孩?





近日,我想我找到了答案--

如同上帝根據自己的形象造人,

人類也根據自己在世上看過最美好的生命個體,

創造出所謂的「天使」。

 

人類認為,

小孩是一種最完美的生命形式,

小孩是天使,

天使永遠都不可以長大。


人類知道,

成長不是祝福,

長大就像一顆漸漸充氣變大的美麗汽球,最後「嘣」一聲破滅。

P190409_12.46

這小天使真特別。

他見到熟人或陌生人,心裡只想著與別人分享。

分享他的娃娃、玩具、書本、食物、紙粘土…

今天他拿起自己的塑膠水瓶:

「Uncle Wayne, cheers!」

結果,我被迫心不甘情不願地拿起桌上的水杯應酬他,

Cheers,這下他才心滿意足地咯咯笑!

P190409_12.46[01]

這小天使真特別。

我給他看我為他拍下的照片,

他指著照片說:「Kakak」。

我想到有一次他父母親帶他去水族館,

他老是要牽著我陪他去看水中生物。

他眼中充滿別人,

而非只有自己。



彥愷長得越大,

我就覺得他個性真的很像他父親,

他父親是那種很在乎朋友想令大家開心不吝付出整天勸酒喜好熱鬧的男人。


我知道我這麼一說,

彥愷的母親(她是不能被老公搶完所有鋒頭的)又要發爛砸了!

好啦好啦彥愷他…

唔…呃…

好像跟他母親一樣有語言天分!

代價

 

加愛自英返馬,

原想買些電器帶回去英國。

四處逛逛的結果,

他發現原來大馬的物價不便宜,

電器產品還是在英國買會比較划算。

近日好想換部好一點的車子,

在台灣網站看到 Honda 推出了2009 Civic 新車款,

車系中的最頂級標價為 NT 82.92萬。

NT 82.9 萬 (RM 8 萬多),在馬來西亞只買得到 Honda City !!!

image

大馬的國外進口車超貴,

今日政府又調高進口車的貸款利率。

換什麼執政黨啦首相啦即便馬哈迪回歸都是屁啦!

從1997 年回國至今,

我想我跟很多小老百姓一樣,

從未感覺到『富』是什麼滋味,

可悲的是,

打開報紙與電視,

一堆的美食節目,

媽的,

大馬地大物博卻只住了  豬  是嗎?

 

我的精神生活,也好貧窮啊!!!

『肌』不可失

 

週六與才子阿管還有他的女友們去 Mont Kiara 喝酒,

才子一時興起掀衣露肚,

女友們嚇得花容失色,我則抱怨市容夜色頃間毀敗。

以下這則廣告是用來勉勵才子阿管的。

 

 

做人一點都不幸福,

你是不是想變成他一手掌握的那支手機?

 

 

Motorola 能不能鹹魚翻身,

就看他們是否有辦法『搞肌』成功。

『搞肌』很難的,不信你去問問才子阿管!!!

2009年4月17日 星期五

你怕柚子嗎?

 

從此,我怕!!!

我以為爆笑點是水缸,

 

原來不是。

笑點在水缸鏡頭之後,

請看。

泰國廣告人好好笑。

不是傻笑,人家是大智若愚啊!

為何人生不能像Quentin Tarantino的電影?

 

dsc00448

dsc00450

dsc01605

Quentin Tarantino 電影面對人生這種大課題,

總是戲謔的。

好好一個偉大如歐巴馬總統的人,

有一天可能掉入糞坑就死了。

Alan Ball 編劇的Six Feet Under 也很 Quentin Tarantino ,

好好一個人不知道為什麼就不能修成正果想反的死相難看。

我自己是一個病人,

我最清楚上帝創造靈魂與身體,

人類密碼複雜得即便科學家都無法完全解密,

如果你認為簡單的念力與祈福或正面能量就能打倒病魔,

那麼你未免太小看你自己或人類軀體,

一個長相醜陋的人不可能靠心想事成就變美的,

他 either 任命快樂地活,不然就去整形。

昨晚看新聞,大陸一名剛出生的小孩成為世上只有4宗此類無法根治頑疾得新個案,

嬰孩的皮膚薄如ㄧ張紙,你可清楚看見血管與血脈,

他全身的紙皮膚,一碰就會潰爛,真不知道他該如何長大。

我很難過,

但我無能為力。

今天,我捐了RM300 給一名罹患腦瘤的孩子的單親媽媽,

因為孩子的醫療費連保險都不夠cover。

我能盡力的我都盡力了,

剩下的就看上帝的意願,

這是渺小的人類,

不懂也不必去追究的事。

 

我不是那種折紙鶴或點蠟燭的人,

我選擇捐錢(可向我的好友 Sean 求證 : +601 2309 6440):

CHOW AI CHOO

107107378681 MBB

2009年4月16日 星期四

阿練我的俱樂部不歡迎你但既然你加入了便請讀會員守則

 

阿練阿姨:


我昨天一整天都在想著你的事情。

剛開始吃西藥,一切是可以受控的,

吃完藥之後不要以為都好了就不必複診了,

你最好還是去拿藥,繼續吃藥,藥物越吃越輕,

直到醫生跟你說不必來了,

你便可以停止。

以前我都不懂,每次吃了藥好了之後就不去複診,

結果病情再度復發時,

比上一次嚴重,

我的病情就是如此反覆比上一次嚴重而雪上加霜的,

最後連西藥都控制不住了。

這病跟氣場心理毒素前世今生水晶上帝吃素瑜珈運動什麼都無關的,

這是我十幾年來的體會,

醫生沒有騙你--毫無原因。

就如癌症,好好一個人怎麼會得癌症呢?

明明是好人,怎麼比大家都慘死呢?

你現在應該是屬於急性病情,

吃藥真的壓制得住的,

副作用也等於零,

不要怕。

除非你像我一樣,變成百年慢性大病了,

你才去試各種藥方求神問鬼什麼的,

否則打支針吞重藥,

你便繼續可以當你的快樂媽媽。

 

 

那天在 Alexis 與你聊天,

謝謝你真懂我。

我如今不在這裡或跟好友們訴說我的病情了,

因為他們都說懂,

其實未必每一個人真正知道如何關心病人(只需聆聽);

有一次阿管看著我的手不發一語我更覺得他懂我而那樣就夠了。

 

最近,一位好友在不熟的朋友面前說:

「他啊方法是一下就不試了就說沒效了他很固執的…」

我對好友大吼,然則心裡很受傷:你這麼有把握那你來治我!

(我一直以為這朋友懂我)

 

 

我可以失去朋友,

但我千萬不能失去自己。

這一場病仗,

你必須讓自己跟堅強(十幾年來我都這麼勉勵自己),

千萬不能失去自己啊!!!

2009年4月13日 星期一

超現實主義的情愛

 

電影【Little Ashes】推出在即,
炒作出的話題令我驚悸!

呵?畫家達利「也」是同志?

詩人加西亞.洛卡(Federico Garcia Lorca, 1899-1936)愛慕達利是真的,
還給達利寫過一首詩。

瘋狂的達利好好笑,他是這麼解釋他跟洛卡的關係的:
「大家都知道他是個同性戀者,瘋狂地愛著我。
他曾兩次企圖奸污我…我特別討厭他,
因為我不是同性戀者,我不想屈服。
但我已經感到受寵若驚。我深深地感到他是個偉大的詩人,
我肯定欠他『神聖達利』的肛門。…」

電影【Little Ashes】中的洛卡與達利之間的情愛,
倒是拍得非常含蓄--詩樣的。

99 個美麗汽球

 

昨晚看 The Oprah Show,

眼睛就濕濕的。

Eliot 有一個殘缺的肺囊,

破了洞的心臟,

連 DNA 都是錯亂的。

聽他爸爸說起他的故事,

我哭到~~~

他總共度過 99 個美麗的生日。

邂逅

 

我很喜歡這張照片。

M B

蔡明亮說他在吉隆坡 Pudu 那棟廢棄建築物裡頭拍「黑眼圈」時,

當時李康生蹲在廢棄黑汙水前,

突然有一隻蝴蝶飛過,

停在李康生肩上,

後來,蝴蝶就成了戲中演員。

蜻蜓也該是臨時演員吧?!

我只是不太確定那根草木般的手指,

屬於 Marlon Brando 抑或 「The King And I」的 Yul Brynner。

或另有其人?

2009年4月10日 星期五

喊cut也沒用

 

這支電視廣告,

使我想到我父親從前如何打我。

我父親沒有動腳,

然而動腳踢人比動手打人,

哪個的摧毀力比較大?

哪一個會令被虐者感到更加疼痛?

 

也許今天我父親會說,

我當初打你沒有像這支廣告那樣誇張暴力,

可是,

而今談論暴力級數與否已經不重要。

 

 

每一記傷害就像留在鏡子上那些支離破碎的裂痕,

那鏡子就是被揍者的人生/格。

2009年4月9日 星期四

老時光

 

好多好多年沒來這裡。

你還記得這個地方嗎?

001

除了有一條華人街,

還有馬來巷跟小印度,

賣的都是mass production 的手工藝品,

針對遊客的生意,

只是遊客比我當年下課後來這裡打發時間時的數量,

驟減。

冷清的廣場,

回不去當年盛況。

003

廣場裡頭很多此類南洋情調的餐廳。

暗暗的,

陳舊的,

如同那段名為「回憶」的隧道。

002

我繞去廣場旁邊的小建築物,

那裡曾是五顏六色粉墨登場的都市地標,

而今成了一些sub-culture 藝廊和現代化餐廳落腳的地方。

當年的小戲院則變成小劇場了。

當我繞過此處,

你的影像適時地也繞過我的腦海,

那天天氣很熱,

陽光太過明媚,眼前一切泛白,

後來我們有沒有進去小戲院看電影我已經記不得了,

但我清楚記得你微笑而美好地在我的肩膀上溫柔地捏了幾下,

彷彿要把你自己的一些什麼深刻地搓揉進我的夢裡心裡身體。

也許當時你預知了我們從此不再見面,

所以你要我記得,

事實果真如此,

我千方百計找你卻未知你的下落更不曾與你重逢,

從19歲至今。

昨晚繞過老地方,

站在回憶隧道另一端的 19 歲的自己面前,

那年的小鹿亂撞還在,

因為你還在。

 

  004

近午夜,

與幾名友人穿過大街,

發現 2 樓後座。

鄭雄城聊起他熟知的這一區,

子夜二時以後才開始的後巷人生,

妓女人妖外勞還有偷東西來賣的馬來二手小販們…

直覺這故事若拍城電影勢必不遜於王家衛的風情萬種,

卻肯定比王家衛的還要真實感人。


 006

鄭雄城有一次帶了個人體攝影師,

走進這條街一間不起眼的理髮店,

想要捕捉沒被舊時光帶走的往日風情。

推門進入,

老闆娘問幹什麼?

鄭雄城說我們來看看你的店順便拍幾張照片。

我以為故事的結局是老闆娘世故地要收錢,

但說故事的鄭雄城告訴我,

那老闆娘瞬間淚如雨下,

「我在這裡幾十年。

幾十年了,我以為沒有人會注意我的店。」

同住一座城的街/人,

一些街一些人卻被這一座城所遺棄,

那是被愛情拋棄一樣的委屈,

人家早早不愛你了,

這幾十年來你卻沒有一日不珍藏著你對他的愛。

005

你,

多久沒來這裡了?

那可是你我曾經駐足流連難以忘情的老地方啊~!

2009年4月7日 星期二

好不像話的樂壇瑪祖

 

天后叼根菸唱歌,

而且表演失準出錯。

看過他急中生智,

不得不給他一個:「屌!真有你的!」

 

下來是同場加映。

我自始至終無法忘情於如此頭髮飛起來的表演。

這跟中國人的天女下凡有異曲同工之妙,

那種「飛」或「飄」,

一直是人類永難割捨的意淫。

有些滄海是真的

 

4833113-2077079

我喜歡聽感動人的歌聲,

阿桑的歌聲是其一。

最為人熟知的「葉子」、「寂寞在唱歌」,

從歌曲內容到 MV 都如落葉般身世飄零。


人生中的奇妙絲毫不可喜,

想來就可怕至極,

原來那些他唱紅的歌曲,

仿如他人生的伏筆,

預告了阿桑的生命終將以悲劇收場。

 

才34歲,

多麼似在早春中訣別,

不合時宜啊。

2009年4月6日 星期一

不乾淨

 

有時並非恨或不愛了,

人的感情不是1+1=2 或 2x0=0 這麼單一簡單的,

你只盼求不與對方有任何形式的關聯性。

002

某日自拍後,

以為鏡中人物是父親,

著實吃了一驚。

我老了許多,

越老便長得越像父親。

歲月彷彿是一具鑄模,

以漫長的光陰將自己鑄造得越來越像父親,

栩栩如生同一個印子刻出來一般。

我可以改名換姓變性整形然而那家族輪廓依稀任性地滯留,

除非換了個人頭,而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我極不願意成為父親,

也不願意與他樣貌相似,

可惜,

世上沒有如此完美理想的人生,

就像父親留在我身上心中的每一記傷痕,

永遠無法抹除乾淨。

 

遺傳是忽然來訪的往日鄰居,

明明不相往來都各自遺忘了,

而今竟貿貿然攀關係裝熟。

遺傳,分明來者不善。

2009年4月5日 星期日

寫給星洲日報最後一篇影話

 
你我合唱最後一首歌

elegy

當我們還很年輕的時候,也許曾經喜歡過一個比我們年長許多的人。

那時候的我們,並不知道歲月會在我們毫不留神的一瞬,貓似的靜悄悄流逝。光陰於你而言,并不存在;愛一個人,時光便凝結成天長地久。年輕的你,又怎麼會去介意那人比你年長20歲甚至30歲?

你沒認真考慮過對方的想法。





年長者腦海裡划過的念頭,卻是「歲月如梭」。逝去的愛、逝去的青春、逝去的朋友,均如梭。對於你,他開始感懷神傷,他羞於見你的家人朋友,他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他擔心總有一天你會對他感到厭倦,最後拂袖離去。

然而,你沒有離開,你告訴他:「我愛你。」

這令對方感到愈加害怕了。年輕時在不同的床上流浪,何其瀟灑;年老時繼續週旋於不同女人之間,則是害怕。害怕失去,因而不想擁有。不奢求擁有,即不必面對失去。

最後,離開的人是他。

女導 Isabel Coixet在2006年時拍過《Paris, je t'aime》一節4分多鐘的短片 "Bastille",手法精巧俐落,與這部劇情長片《Elegy》詩樣緩慢的行板有所不同,然則處理的議題類似,均是肉體之凋零與病魔的無情。


《Elegy》若譯成中文即為「輓歌」,不必我在此贅述,你約略猜到整齣戲的走勢。年邁的大衛(Ben Kingsley 飾)對年輕貌美的康蘇麗(Penelope Cruz飾 )一見傾心,年輕女孩對愛出奇的忠貞,令風流成性的老男人感到無所適從;漂泊與浪蕩是他的習慣,愛情與安定則是一劑令他嚇破膽的強心針!

兩人分手許久後的某一天,全世界正準備迎接新年來臨的前夕,康蘇麗突然找上大衛。她告訴大衛自己罹患乳癌,即將動刀。年輕男人太過膚淺,沒有任何一個年輕男人比大衛更懂得欣賞與讚美康蘇麗的美麗胸部,於是她希望自己在被端上手術檯之前,給大衛留影。

大衛拍下了康蘇麗的美麗乳房。

兩副垂死的肉體,擁抱共度那一年的新年。

死亡對年輕或年長者一視同仁,嬌俏的愛情不一定擇善固執。愛情被許多人視為靈魂之救贖,孤單之解藥,可惜,世上飽讀詩書、以為對生命很了的許許多多大衛,在哲學家霍布斯面前擔驚踟躕了。

霍布斯說過:「恐懼是我唯一激情。」

2009年4月2日 星期四

抱歉,我對你有所虧欠。

 

你唱歌時,我想起舊事。


sorry for the stupid things - babyface

 

你的現場演出,

伴隨我的一幕幕舊時畫面,

那些便是我汨汨流下的,

每一顆淚。

Babyface,西方樂壇的李宗盛。

欣慰他的那些情歌,

代替我來不及對你說出的「對不起」,

也代替了你一直未親口對我說出的…「對不起」。

螺絲釘

 

本人有一位咬著金湯匙出世的年輕美女同事,

她穿戴的不是vintage ,

而是象徵品味與財力的骨董洋裝及首飾,

平時以跑車代步(為人卻是down-to-earth的nice)。

一日我見她從包包拿出一支tube狀物,

在手掌上塗塗擦擦。

一問之下,原來是國際名牌手霜。

P050309_18.06

她叫我試擦看看。

我擠出約莫RM0.10銅板般大小的份量,

塗在我的手掌上。

本人全身都是濕疹皮膚病,

我心想即便神丹都不會令我的垂死般皮膚復活的。

沒想到早上擦的手霜,

到了傍晚回家前,

我那龜裂如老樹皮剝落的皮膚,

竟然變得如絲綢般香滑誘人!!!

 P39674_hero

昨晚同朋友去Pavilion KL,

我放掉朋友一人看電影,

自己火速殺去『螺絲釘』專賣店,

買了這支 螺絲釘乳油木潤手霜。

英文原名是 L'Occitane Shea Butter Hand Cream。



我早已戒掉購買慾,

可是昨晚金庫一開,

我何止買了 RM95.00 的螺絲釘護手霜,

還買了三條各RM34.90的Pull & Bear 襪子。

朋友嚇得花容失色:「我不會買這麼貴的襪子!」

 

昨晚本人煞時衝動,

今天起回復山頂洞人生活,

越極簡越好。

希望各位網友響應我的極簡號召,

不過,

螺絲釘潤手霜號稱「Best Hand Cream In The World」,

值得投資!!!

小插曲:

過慣極簡生活的我,

昨晚跟電台知名DJ好友KK Wong借調他的螺絲釘會員號碼,

以圖以5%折扣購入螺絲釘乳油木潤手霜。

售貨員精明,他說即便KK Wong 再出名,

購買者都不得利用他人會員號碼,

他們規定購買者必須出示自己的會員卡。

唉!

我連那寒酸 5% 折扣都想貪(Gosh! 才不到RM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