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1日 星期六

請你仔細聽清楚






陳文茜新書《只剩一個角落的繁華》開宗明義第一章就替失落的年輕一代抹去眼淚,《地球上青春的眼淚》的開場白是這樣的——他們並不想當時代的紀念碑,一點也不想。

然則,可能

其實,何止陳文茜筆下成長於90年代經濟泡沫前的世代是不幸的一代,生長於80年代的族群何曾享受過真正的繁華?全球經濟大蕭條對他們而言就像每天喝的白開水那樣淡而無味,尤其身為馬來西亞青年,眼看着比我們年輕的新加坡變成東南亞經濟的一哥,鄰國的泰國和印尼逐漸爬頭崛起為明日之星,馬來西亞卻不斷往歷史中倒退——除了貪污指數節節上升,其餘包括國家競爭力排名、大學學術排名、治安指數以及新聞自由程度全部往下跌,國內生產總值沒有太大的起色,馬來西亞的年輕人形同陳文茜書中失落的一代,“當他們踏出成長的起點時,卻已抵達了終點”,他們不僅可能成為時代的紀念碑,更有可能成為生不逢時,一出世“繁華的門關上了”的被犧牲掉的骨灰。

於是從“佔領華爾街”到“佔領吉隆坡獨立廣場”,年輕人所要撼動的是政府的良心, 廢除高等教育基金PTPTN集會”充其量是大學生借題發揮的小動作,於是乎廢除高等教育基金PTPTN集會議題是否失焦或可議並不那麼重要,運動的結果也不能拿來以成敗論英雄,千萬別輕忽大學生“一震之威,乃至於此”,這是大學生在吉隆坡獨立廣場展開社會運動的濫觴,它對國家往後民主進程的推動起着正面的骨牌效應。他們似是沉睡的小獅,一朝醒覺,不再被人指着鼻子說不能在校園談論政治就躲起吸強力膠、不能有校園學術自由就只好麻木地飆車,他們也許無法成為國家未來的棟樑,但他們絕對有能力推倒腐蝕國家棟樑的那些管理者。

大學生們選對了地方,那是一個綠草如茵的廣場,1957年8月31日我們的先輩在那裡插上第一支國旗,象徵擺脫英國人的殖民,以馬來西亞之名宣佈國家獨立。那不是一個讓情侶們牽手散步的地方,也不是讓一面國旗展示繽紛色彩的空泛場域,更不是讓政府三番兩次踐踏民意後趁每年國慶閱兵大典時才在那裡粉飾太平的舞台。

原本就沒有人有資格告訴我們不可以在那裡墊一個木箱子,反表自己對國家的期待。有本來就不應該有人警告我們不可以在那裡搭起帳篷,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堅持與霸道的當權派周旋到底。大學生沒有佔領吉隆坡獨立廣場,那裡不正是一個屬於人民的廣場嗎?大學生只不過勇敢地回到屬於人民的地方,打算贖回自己被割喉的話語權!

就像當年站在吉隆坡獨立廣場的國父東姑阿督拉曼那樣,他提起勇氣告訴英國人,我們不要做乖乖聽話的被殖民,我們要你仔仔細細聽我的話——這是我的國家。



2012年4月19日 星期四

【巴黎妓院回憶錄】波內洛導演訪談:巴黎妓院就像一個劇場!



看過電影,再細讀導演的獨白;
呼吸新鮮空氣一樣。

有好幾幕,我竟然雙手掩面,
不敢看。

雖然這不是恐怖片,
卻比恐怖片可怕。

2012年4月13日 星期五

白雪公主教訓後母

被退稿之作,涉筆完成於2012年4月12日







白雪公主已經不再是30年代迪士尼動畫片裡的那個純情玉女。

人類與時俱進,2012年大銀幕上的白雪公主不但變成打女,更無須王子保護,電影《Mirror Mirror》裡的白雪公主儼然楊門女將般威風凜凜,帶領着象徵弱勢族群的七個小矮人,為國為民勢要對惡毒的後母逼宮,讓善良慈父起死回生,重掌大權,再造人民福祉。

在歲月的淘洗之下,經典童話裡的好人變得更好,壞人變得更壞,後母手裡的那顆紅蘋果變得更加鮮豔欲滴。

大選在即,執政黨端出何止一顆紅蘋果?我們的國家完全可以此現代新版好萊塢電影託物寓興——白雪公主的後母終於追上時代的腳步,推陳出新重新包裝每一顆大大小小的紅蘋果,未知紅蘋果是否貨真價實還是打了防腐劑、化學甜劑抑或人工色素,一切端看白雪公主有沒有長智慧、是否禁得起誘惑?

即將被端上桌的紅蘋果是2012年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案,那是一個將60年代內安法令重新上色、基因改造後的內安法令。若然2012年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案獲得通過,內安法令才有有機會化為歷史塵埃。然而,2012年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案與內安法形同異卵雙生姐妹花,政府依舊可以未經審訊就扣留想扣留的人,扣留人家24小時到28天是正常的,若要在28天扣留期結束後繼續觀察扣留犯,警方只要申請庭令即可在人家腳上套上電子行蹤監控器,另外,警方如同交警隨心所欲設路障阻礙開車一族那樣,更可以在沒有搜查令的情形下搜查和剽竊人家的通訊!

民主、民粹與人權,就像主婦收集環保袋,看似很環保的樣子,實則不盡然真的環保。

狗改不了吃屎。格林童話中的後母即便來到21世紀,從紙上進軍大銀幕,後母是蘋果俱樂部的忠實粉絲,她對紅蘋果有欲斷難斷的情意結,要她丟掉紅蘋果等於要了她的老命,於是她永遠坐在自己的化學密室內,參考iPhone 4變身iPhone SiPad 2變成the new iPad的成功秘訣;缺乏心意沒有關係,只要在政治宣傳(Propaganda)上將紅蘋果裹上美麗糖衣,製造出新意假象,她認為白雪公主還是會買單。

可是,一般人對於後母的刻板印象就是不懷好意的晚娘臉色,你叫我們如何相信後母可能改邪歸正?在一個連人民看什麼娛樂節目都要限制,把性取向弱勢貶為pondan,賦予某個特定種族獨家特權,放寬媒體出版法令但不開放新聞自由,敷衍少數族裔的母語教育的國家,每一顆大大小小形狀不一的紅蘋果,不都是後母可以製造出來換湯不換藥的過時紅蘋果嗎?

連白雪公主都不再甘心受騙,她終於懷疑——後母的紅蘋果,有毒!

Mirror Mirror》電影的最後,後母披了羊皮假扮善良老嫗,遞上一顆紅得幾乎滲出營養汁液的紅蘋果,說是衷心獻給白雪公主的禮物。白雪公主畢竟不再是當年迪士尼動畫片裡面那位白吃公主,她使出新世代打女身段把紅蘋果剖開一片,貼心地把它送到後母的嘴邊……

白雪公主要後母明白什麼叫做孔融讓梨,以及,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