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你可認得我?

 

認得幾個字

與好友在某些 事情上發生齟齬。

對於一些我們共同的朋友,他認為我在言語和態度上都不夠寬容。

我則認為自己既不是觀音菩薩,又不準備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看到別人所看不到的人格智障,猶如superman 具有透視眼,那是我的特異功能。

我反倒認為好朋友防衛心比我更強,他不敢嘗試的事情比我還多,要他換一套亮麗點的衣服等於要了他的命,常常為了遷就別人而放棄對自己勇敢。

為什麼我們希望別人跟我們一樣?尤其對於親密的人,我們希望他們在價值觀上面,與我們越無對立越好。

我不清楚象形文字中的『我』是怎麼演變而來的,看起來像是右邊有一個人擔了轎子,轎子上坐著他的好朋友。

我,并非指『一個人』?

我在張大春【認得幾個字】的【那個『我』】篇章,折了厚厚的一個皺褶。

中國字的我往往指的是一群跟我比較親近的人、一群我自己會認同和歸屬的人。所以,『我』常常包含了一個範圍比較大、人數比較多的人們,而泛指自己所在的一整個方面,我們說;『我方』、『我國』、『我族』、『我軍』,都是這個意思。

因此,『我』不斷尋求某些人的認同,尋求與某些人有交集,信任某些與『我』類似的人。那才是『我』。

與好友的齟齬,不過就只是一個少年維特的煩惱。

7 則留言:

  1. 你老早就過了少年維特的年紀吧
    你接下來比較需要注意的
    應該是前中年期憂鬱
    不騙你

    回覆刪除
  2. 小马也未免太绝了吧?“前中年期憂鬱”,很可怕的名字。

    回覆刪除
  3. 小馬: 施宇的意思是那只是小事一樁啦。

    回覆刪除
  4. marco:
    我們不愧是好朋友。
    咦,你似乎不曾在大家面前說過我是你的拜把兄弟喔?!

    回覆刪除
  5. anthony:
    我是來到中年啊
    不過
    小馬是在暗示我
    該交稿了
    我欠他一篇『前中年期』的文字
    但我不憂郁喔
    憂郁是不識愁滋味的少年們的專利
    我已沒有特權享用

    回覆刪除
  6. wayne,
    哈哈哈,唬得我。
    没有专不专利的问题,只有要不要的时候。少年,中年或老年都需要有忧郁的时候来证明自己还有能力去放任感觉。只是少年比较有更多的时间让他们去没事也可以装忧郁而已,hehe....我们这年纪比较稳定,也比较看开,要忧郁也要等好久才有适当的时机。所以,忧郁对少年是“轻而易举”,对中年是“千载难逢”,对老年就是“贪得无厌”,哈哈哈哈。

    回覆刪除
  7. 施宇: 不是要滴血為盟才能拜把嗎?

    哦!我不用說人家都知道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