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九月風起時

 

2643


溫熱的九月,忽有一陣強風吹來。

風翻動著阿昇的那一件新竹高中校服。阿昇望著校服,他再也穿不上,他被退學了。

林博助偷偷將懺悔信放進學校教官的信箱裡。是他偷的機車,但他高三快畢業,阿昇才高一所以幫他頂罪而被退學。風吹過,信封顫抖了一下。

沈培馨來到學校陽台,那曾是七個高中臭男生偷偷抽菸打屁玩鬧的私密基地,她打救男人的母性一度發作,偷偷用鑰匙鎖住陽台。風吹過冷清的的陽台。

風吹進超人的房間。超人將call 機放入水藍色小禮盒裡──若早點送給阿彥就好了。那注視著禮物的眼神,竟流露出同性戀人般的哀傷。

阿翰將所有的棒球明星閃卡撕了,從此棒球比賽再也不是從前的棒球比賽了。床上都是被風吹散的碎紙,兄弟們都散了。

感化院裡李曜行的頭髮被剃光,他因為不爽林博助的懦弱與自私而拿著棒球棒追了他一整個校園。風吹起李曜行地上的髮絲,如一雙手撫過。

風滑過小芸的臉,依稀感覺到戀人的手溫。那封拜託小湯交給阿彥的分手信,阿彥根本來不及看。

躺在醫院裡的阿彥,手指頭微動了一下,眼角流下最後一滴淚,便安靜地走了。風,從這裡吹起。

風吹過教室、吹過操場、吹過校園、吹過年紀。今天是新竹高中畢業典禮,阿湯的畢業典禮,阿湯卻從阿彥家裡帶了一整箱的棒球,坐上開往屏東的列車。阿彥生前偷偷練習他倆的棒球偶像廖敏雄在棒球上簽名,簽了一整箱的棒球才找到一顆簽得最像的送給他,現在,阿湯帶著寫滿阿彥字跡的一整箱棒球去廖敏雄故鄉屏東的棒球場,彷彿替阿彥的骨灰尋找最適合下葬的草地或海洋,完成一個比畢業典禮來得更為莊重的儀式。

一個埋葬青春的儀式。

活過的感覺其實不錯,可以向青春回眸。那是年輕時不敢想像能到達的目的地──慘綠時期多有活不下去的時候,失戀絕交被記大過錯過一場偶像演唱會幾乎都是沉重的事,這些小小的挫折都足以將生命壓垮。


活過的感覺其實不錯,回憶裡的青春,如今看來都雲淡風輕了。台灣導演林書宇的電影《九降風》,說的便是9 名少年青春日記裡的365 天,那些年輕人眼中看似了不起的憤怒與哀傷,貓一般輕盈地行走在倒敘的電影詩歌當中,像來自青蔥歲月的一陣鄉愁,騷動出對青春的想念。


不必害怕那一年曾在青春裡掙扎,青春是羽翼下的風,推動你我飛向未來。

 

14-12-08@星洲快樂星期天

3 則留言:

  1. 昨晚第一次在星洲日报的晚报读到你的文字。有关"九月风起时”写得真好!!

    回覆刪除
  2. 我也觉得你写得好。题外话,星期天早上,我在阅读这篇稿时,儿子突然冒出一句:uncle wayne.神奇乎?

    Celine

    回覆刪除
  3. celine:
    太逗趣了
    我看下一次他見到我
    會一直說uncle wayne 而非 uncle marco
    btw 你看得出彥愷可能想要贊美我寫的好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