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0日 星期一

當權者該說的話


原載於7月21日《星洲日報》言路版(當然,報社還是修改過才敢刊登,這裡則是原文照登)

近日車子送修,我改開小巧的Kelisa。某夜途徑人聲鼎沸加油站,想為小車加油竟不曉得如何打開油箱蓋。適巧旁邊一女也是駕駛Kelisa,我遂上前請教她小車油箱蓋要如何打開。

即便加油站人山人海,此女見我上前禮貌詢問,她亦如驚弓之鳥;只見她快快加滿油,急急遁入小車內,搖上車窗,把車上鎖。我的隨行友人看不過去,作勢敲她車窗以正視聽——我們只想知道打開Kelisa油箱蓋的開關在哪裡?!

女人依舊不搖下車窗,她彷彿被押上刑場那樣千百個不願意地勉強比劃了一下車內中間排擋桿的位置。我們不笨,一點就通,原來Kelisa排擋桿旁邊設有另一個小桿子,稍一壓下車後油箱蓋即可打開。

雖然誤會生怨氣,然而我們都認為女車主情有可原,畢竟最近搶劫傷人罪案頻仍,打開大報、小報、社交媒體幾乎都是女人或老人血淋淋被搶或致傷的新聞與照片,朋友們聚會也常聽到某某人亦被劫的消息,尚未被掃把星掃到的市民則人人自危到杯弓蛇影的地步,正如這一位女性車主,完全喪失評估環境、情境、時間、人物、地點的基本判斷能力,見到黑影就開槍,看到生人就逃跑。

內政部長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撂下狠話,諭令全國購物商場把超過2500名保安人員送往警方的培訓營接受保安培訓,違令者自誤,根據星洲日報17日的轉述部長的口吻,“沒有參與計劃的購物中心業者若有事發生在其購物中心不要責怪警方和政府”。

      部長盛意拳拳,然而亡羊補牢的作法成效值得商榷,因為這基本上形同本末倒置,保安人員的培訓理應在國內開放外勞保安人員入口之先,而非先上車後補票,正如應該要求外勞掌握本國基本溝通能力才能在國內就業,而不是三番兩次輸入完全不諳本地語言的外勞,加重事後社會成本的負擔。

保安培訓營正如城市交通阻塞就在室內蓋更多飛天高橋、高速大道與興建捷運系統,這類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其實是最不可取的懶人作法,輕易忽略找出問題癥結、斬草除根的重要性,長此以往下去,我們繼續浪費社會成本,病因卻懸而未決,社會傷口非但沒有癒合的一天,反之持續腐爛、惡化,最終不是人民靠意志力撐過去,就是這個社會絕症吞噬掉我們。

馬來西亞的劫案彷彿人體內的癌細胞,它並非只在購物中心發病,它到處遊走,從暗夜陋巷遊移到光天化日大馬路,從打劫銀行改去機場打搶,由你家門口轉移陣地到購物中心。為何大馬治安猖獗至此,真實原因不言而喻。

追根究底乃當務之急,我們必須探討警方是不是真的訓練有素兼且警力強大,只是歹徒吃了豹子膽完全不把警方放在眼裡;抑或警方泥菩薩過江,若然如此,把保安人員送往自身難保的人身邊接受訓練又有何用?

身為馬來西亞人,我們已經在社區建立柵欄,自願組成社區巡邏隊,家裡裝了CCTV兼養惡犬,謹記手機與皮包不擱在咖啡座桌子上,開車時將手提袋鎖進後車廂,走在路上左顧右盼,而且,時時刻刻記得不要怪罪警方沒有善盡職務。

如果國家當權者都不對警方說,我們說了又有何用?(或:因為,該由當權者對警方說的話,不應由人民說出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