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1日 星期一

走吧走吧

New Picture

年假請好了,機票也撿到了便宜,旅館房間已訂,可能是曼谷,或許會去巴黎,總之即將遠行。

身體準備好出發,可是心靈卻留在原地,大半時間我們竟是如此尷尬。

對很多人而言,心靈頂多是一個抽象的名詞,而不是可具體感知的肉身。

心靈被忽略了,它一直被遺落在斷垣殘壁橫陳的廢墟堆中。心靈無法出走,因為,我們不曾意識到心靈需要出走。

一個患有控制欲的哥哥,喜歡安排弟弟們的人生。其中一個弟弟喜歡收集父親的遺物,把它們帶在身上,例如不管白天或晚上都掛在他臉上的那一副太陽眼鏡。另一名弟弟很容易跟不同的女人上床,分開時總是流淚,但他不明白那是喜悅還是悲傷的淚水。

哥哥安排弟弟們坐上一趟開往印度的大吉嶺列車(The Darjeeling Limited),那是電影的名字,也是通往心靈朝拜聖地的旅程。印度真是一個奇妙的地方,她的西塔樂琴與歌詠梵音,脫俗得仿如前世的召喚,許多心靈困頓的人最終都追溯到印度,彷彿回到前世,在那裏才能找到今生所有經歷原始發芽的種子。

印度更是三兄弟的母親的歸宿。他們來到印度,找到他們的媽媽,他們問媽媽你為什麼拋棄我們?難道妳不愛我們了嗎?媽媽說,你們是我最愛的孩子,可是,印度有更多孩子需要我的愛。媽媽在三兄弟找到她的翌日便消失了;媽媽在信中說過的──你們不必來找我,愛你們的媽媽上。

於是,三兄弟拖著父親遺留下來的幾件由LV 限量設計的行李箱(The Darjeeling Louis Vuitton Limited Luggage,影片上映後便在紐約旗艦店供作慈善拍賣),繼續他們的印度之旅,他們擁擠地擠在狹小的火車廂格內,心靈卻是各自遙遠著彼此,一直要到很久很久之後發生了一件事情,他們的心靈大門才漸漸敞開。

那是一個他們救不活的小孩,那小孩最後被大水吞噬了。三兄弟抱著小孩的屍體,來到小孩居住的村莊,參加了小孩的喪禮。那些印度人在那條河上焚燒屍體,河的下游同時有人沐浴盥洗並以河水孕育生命。那是一條反映著恆河意象的河流,既是生命的起源,也是生命的終點,就如古文明曾在這裡誕生,卻在這裡沒落。

生命本來就是一條不知道該對它感到喜悅還是惆悵的逶迤大河!

分外覺得這部 《The Darjeeling Limited》極具說服力,戲中扮演大哥哥的Owen Wilson,一顆傷痕累累的頭永遠包著繃帶,而現實生活中的他曾經為愛自殺──如果不是曾經心絞痛得想死,就不會想到要帶著心靈去尋找救贖。

《The Darjeeling Limited》仿造寶萊塢的急速zoom in誇張運鏡,也有活潑得不像話的印度音樂,劇情鋪張得相當輕快,對白清脆爽麗,徹頭徹尾是一部午茶餐點一樣輕巧的喜劇。

然而,笑穴點在心痛處,即便笑得出來,不免也同時擠出了淚。

 

 

星洲日報/副刊‧文:施宇‧2008.04.2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