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8日 星期一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入秋

image

最近,中古女星們紛紛復出拍戲。

苗可秀紅遍銀幕時,我可能還未出世,後來我年長一些,爸爸帶我去看已故明星李小龍的電影,自此對電影中的女主角苗可秀有點印象,雖不確定她演過什麼,但依稀記得在一些報導中讀過,現實中的她跟李小龍似乎傳過什麼曖昧關係,這也好像變成了女星平順人生途中的一記礙眼疙瘩。

苗可秀的新電影是《一個好爸爸》,她演粗魯兇惡的跌打師父兼年老媽媽,我想她如此不介意水銀燈把她的皺紋照得深刻,大概跟她的打女出身有關,她畢竟不是倚在《窗外》、長髮被清風拂弄得份外叫人心猿意馬的玉女。

邵音音是另一個模糊而熟悉的名字。那晚她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時,我才記起她似乎是艷星出身,雖沒看過她的戲,但我小時候每每在報章讀到這個名字,都跟香豔扯上關係。

今天的邵音音白髮蒼蒼,那懷疑是被整形整垮的下巴像顆巨大肉瘤,一張姣好的臉被扯出命運的破壞與殘酷,不敢相信她曾是男人垂涎的當紅肉彈,現實多變化,唯有記憶最可靠。

邵音音不是《小城故事》中巧笑倩兮的林鳳嬌,沒有人在乎往日脫星當今的氣質指數,歲月像一把利刃劃過肉彈艷麗的生命,刀痕無情而深刻,她最後奪得演技大獎,彷彿不是以演出證明實力,她活生生的生命已經戲味十足。

打女和脫星大概就像骯髒的黑紙,沒有人會在意黑紙上的污漬,可是,倘若苗可秀與邵音音變成白紙般純潔的林青霞與林鳳嬌,相信震撼我們的將不會是她們的演技,而是她們不再擁有的清新美麗──沒有人願意看到當年的玉女,如今在電影中扮演徐娘半老的歐巴桑,那像是白紙染上汙點,極其掃興。

我們不知道,原來命運對誰都一樣苛刻,美人林青霞就曾在一篇訪問中透露自己痛恨自己的美,生命都浪費在每天為穿著、打扮、搭配、談吐各方面而傷神,當年的玉女如今都五十幾歲了,美好變成壓力與累贅一輩子跟隨,似蒼蠅一樣趨之不去。

林青霞很享受當可愛胖子,可是,她身邊朋友就跟你我一樣,林青霞胖個兩公斤,我們的世界就完全崩塌。除非,我們願意放過自己,才能放過林青霞,像我們可以接受比較平凡的苗可秀、邵音音漸漸年華老去一樣,我們依舊可以追逐皮相之美,一樣可以崇拜青春,只不過,懂得在不同的年歲採用不同的注視眼光。

作家蔣勳注視美麗與青春的眼光,尖銳而豁達。他說:我相信我到一百歲都還會眷戀青春,因為有過最美好的,花開的季節。可是,你永遠眷戀這季節,並不影響你去面對你的秋天。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媒體人)‧2008.04.27

3 則留言:

  1. 窃窃私语: 哇!你竟然将那些一度倾国倾城的美人都形容成“入秋”,也太糟塌了天没凉的个“秋”字了,我抗议! :)

    蒋勋对美的心得真多,什么天地有大美,读了令人开心;个人很喜欢他对美的观感。不知道他近来可有出新书?

    回覆刪除
  2. 呵 不知你哪弄來的這張相片. 好古意. 直覺的好笑. Viv..

    回覆刪除
  3. 中古女星?聽到你這樣形容,已想笑出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