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7日 星期四

My Growing Pain 2

 200175139-001

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

許多年之後,父親這樣說。那一次,母親從台北飛來,我約了父親,在我家裡,我們三個人自從我三歲時分別之後,第一次這麼 "齊全" 地聚首。

父親安排我們去Ulu Yam 看水壩,沿路還吃了那一代村莊路邊的炒米粉。他帶我們上金馬崙,旅館用具食水他都準備好了,連車子都拿去service 一下。

母親回台北前建議,以後你們父子倆可以降子出遊。父親則說,我一個人過得很好,你們不必來找我。

母親走後,我問父親可以去找他嗎?

父親說,不必。

***

我、母親、父親,我們三人之中,最先知先覺的聰明人是父親。第一個謝絕往來戶的是父親,那是2001 年的事情。母親慢了一步,今年我才聽到她說: "我退休了,我什麼人都不想見。"

我的領悟力最慢,我拿母親的事請教長輩葉寧,我等到葉寧的一番話,我才解開心結。

母親來馬時,我把葉寧介紹給母親,兩人成為好友。母親回台後,兩人的交情淡了。

但我想葉寧是了解母親的。她說,除非逼不得已,一個女人才會丟下親身骨肉一走了之,當年你母親放棄你,我想那是一個莫大痛苦與需要莫大智慧的決定。身為女人很苦,你母親離鄉背井來到大馬,加上她的遭遇,我感覺她是一個苦命的女人。

尊重你媽的決定吧!她不想見任何人,你就尊重她,也應該為她感到高興。當你非常恨一個人時,你一輩子都不想見他,你不想讓他知道關於你的一切。或者,當你非常深愛一個人時,你也一輩子不想見那個人,因為,你不忍心讓他承受自己的苦。

葉寧說,我相信你母親對你,屬於後者。

***

我相信,父親對我,也是屬於後者。當年,我對父親的疑惑沒有像我對母親的疑惑那樣深,是因為我萬萬不相信,父親真的這麼豁達。

我想,這麼多年以後,母親一定是驀然回首而恍然大悟,於是,才做了跟父親當年一樣的決定:我不想再見任何人了。

我們仨都曾經那樣執著地想要擁有愛,那份血濃於水的愛,但也許命運弄人,也許用錯方法,最後,我們竟都和彼此擦肩而過。

***

感謝葉寧為我打開心結。

我會繼續寫,但題目再也不會是 My Growing Pain。父母親花了五六十年,我花了三十幾年,去領悟一個道理:我們無法擁有愛,因為,愛一個人並不需要擁有對方。

終究是遲了--怎麼都不曾好好愛自己。

3 則留言:

  1. 或者,當你非常深愛一個人時,你也一輩子不想見那個人,因為,你不忍心讓他承受自己的苦。

    真的。這是爲什麽我說:有時關切是問,有時關切是不問。不問往往是因爲,怕問了以後,真相叫自己承受不起,只好逃避。

    回覆刪除
  2. 又或許,是愧疚。愧疚得不敢去面對,所以選擇逃避。

    親愛的,你會很好的。你一定會很好的。

    回覆刪除
  3. 最近读了「前世今生』,从原本的半信半疑,到后来宁愿选择相信,因为个中的道理,让我对现实面对的困难都很容易释怀。
    尤其对人。相信缘浅缘深,都有原因.
    像这样的坏缘分,可能是一个终结,达到一个平衡点,不拖不欠,说不定是好事。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