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1日 星期一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穆罕默德知道

10157260

一天中有兩段時光,是我最喜愛的。

第一段是天未亮或微微發亮時,另一段則是日光將盡、黑夜降臨之前。

天未亮或微微發亮時,我仍躺在床上為失眠而苦,輾轉困頓了一整夜,就等那段救贖的破曉時分降臨;熬了一整夜,當大家準備起床時,我才終於精疲力盡得醞釀出睡意。





我在夜幕降臨前回到家,席地打坐,這是我的例行公事。此時,長日將盡,白天的喧嘩似乎在此時顯得暗啞了一些,吵鬧都退居到黑夜的幕後。我的心靈,隨之沉澱。

這兩個片刻,剛好有清真寺的誦經廣播陪伴我,清脆而嘹亮,回音迥迥,彷彿那是穿越了時空的迴廊,從天際翩然而至的音訊──令人從神祕幽遠的聲音符碼中,體會到了什麼。

一夜難眠的痛苦,最後在誦經的聲音軟墊上,得到了舒坦的依靠,此時,我才安心的潛入夢鄉。

在誦經的聲音軟墊上,我長年病痛的軀體獲得柔軟的倚靠,打坐時入靜的心靈有種被疼惜撫摸的感覺,那觸摸令心靈變得輕盈了,靈魂輕盈了,苦痛輕盈了;一切都不算什麼了。

我不是教徒,卻為宗教所感動。不管是基督教、佛教或清真教,宗教殿堂的設計,都具有掏空的意圖,彷彿隱喻人的內心必須空出一大片空間,以容納神的旨意與話語。寺廟和教堂宛若人的內心,越空曠越聽得到神的話語,抑或自己的心聲,來回擺盪,回音裊裊,人因此得到了應答,同時找到了答案。

我特別喜歡聆聽各個宗教各自的經文或禱告,那一長串的話語,無獨有偶都叨叨絮絮,好像老母親念念有詞,卻是最苦口婆心的叮嚀,我們總是被那樣的聲音所催眠,甚至安穩地昏睡過去;那究竟是令人放心的聲音啊。

那些經文或禱告,麻醉劑一般暫時紓解人們內心的困頓與苦痛。這種說法,也許是對宗教過於膚淺的認知,但我徹頭徹尾就不是遁入空門的教徒,我只是一位旁觀的門生,每一次在宗教之外的徘徊,都讓我看見那偌大的宗教殿堂,寄託著太多苦痛的人心,每一位朝拜者閉目的時刻,都是他們暫時獲得解脫的片刻。

一天中有兩段時光,是我最喜愛的。這兩個片刻令我的內心十分安寧,那要比人清醒時,少很多痛苦。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2008.01.20

3 則留言:

  1. 我强烈厌恶那些文笔飘逸、气质优雅,却又一上床即沉睡如牛的才子才女。

    上帝赐给你如斯才气,不也应该拿走你一些什么以作交换吗?历来心灵敏感的才子才女们都应该是备受失眠折磨的,凭什么你鱼与熊掌兼得?

    看着那些熟睡的会写作的朋友,我常常在黑夜里瞪大了睡不着而布满血丝的眼睛妒火中烧……

    谢谢你让我平衡了一些。你受过的许多身体上的病痛,我无法与你扶持同行。可是,至少我们可以组成失眠同盟阵 :)

    回覆刪除
  2. 嘻嘻!上面的兄弟,本人也曾經與你有過相同的想法哩!

    回覆刪除
  3. 十早人羽:
    您的妒火與不滿
    是自找的
    其實沒有必要
    別人雖然幸運 並沒有開罪你 你無須自尋煩惱
    偏激的思想 只會令自己的病情加重
    不如讓自己做一個寬容的人
    心中充滿愛與祝福
    從自己的病苦中體會別人無法體會的感受
    從感悟中出發 散發更多正面的影響力給周遭的人

    感化別人 你會做得比他人好 因為 你有過別人不曾有過的痛苦體驗 就會更加珍惜愛與幸福

    放下偏激 成全別人 也救贖自己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