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1日 星期一

在生命毀敗以前

Stone

爲期三天的靜修營,
吃喝定時,
生活規律。
每天禱告,
一再聽講,
不信神的人,
一定悶死。

我和室友同進同出,
作息都在一塊兒,
連體嬰一樣,
令人彷彿回到寄宿學校的青蔥歲月,

雖然很久未與人日日共處一室,
然而和人同居一室的感覺並不陌生,
就像吃到一盤家鄉菜,
整個人很快溯游到那早初羣體生活溫馨甜美的畫面——
彼時人人尚年輕,
不該死的人還未死。

許是自己太過懷念羣體生活,
而更多的可能是短暫的羣體生活比照了我一人生活的單調乏味,
以及提醒了我將來老了無人依靠一個人長久生活的未來藍圖。
以致三天靜修營之後來到吉隆坡,
心情一直無法愉悅,

我不害怕老來孤獨,
可是每天必須(唯有)自己面對自己,
那豈止是恐怖而已。




1 則留言:

  1. 所以,有些人因為怕寂寞,要找個伴陪過餘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