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4日 星期一

亮燈儀式

最近,
朋友阿練在她自己部落格上寫的一段話,
是我近期看過最容易觸摸得到,
卻始終體會不到其方斜厚薄質感形狀的話。
阿練寫道:

有一种不知道,是不管谁当面讲出来,你都不会知道的,
必须从里面,自己的心里面,自己亮了灯,才看得见。
所有外界人事的苦口婆心,都好像在暗室外面着灯,无法照进。

 

問題出在自己過於uptight,急性子、脾氣暴躁、事事錙銖計較、每每求好心切;
我在生活上過於care-full  (careful),
要我care-less (careless) 一點,幾乎是沒有轉圜餘地的辦不到,
更何況是care-free 。
我最喜歡的一類人,就是性格上很 care-free的那類人,
這類人自信滿滿,天塌下來當被蓋。
杞人憂天的我,尋覓的正是這類在性格上可以給自己互補的人。
若不外求,那就把自己心裏的那盞燈打開,
照亮自己心裏的問題。
知道問題又如何?
不care,或care少一點?用什麼方法才能做到這一點?
吞鎮靜劑嗎?
還是,吞一顆豹子膽?
也許有些人情況比我更甚,
他們連亮燈儀式都不要,
眼不見爲淨,
黑暗是一個很容易教人入睡的comfort zone。

 

 

 

2 則留言:

  1. 小施,
    真的就是这个感觉,
    要自己亮灯。
    漆黑一团的心里,有一天,突然,
    我们想亮灯看看,想看清楚了然后打扫一下,整理一下,
    于是开始摸开关。
    你现在的感觉,
    是在摸开关的感觉,
    知道一定有,可是不知道在那里,
    摸得有时很烦有时很无奈,有时很挫败有时丢那星,
    他人不太帮得上忙。
    我在外面着灯吧----
    “過於uptight,急性子、脾氣暴躁、事事錙銖計較、每每求好心切

    不是因,
    它们是果。
    亮灯要找的是因。

    回覆刪除
  2. 就像暴力不是因,
    暴力是果,
    是无力感累积到爆炸的结果。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