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日 星期六

My Growing Pain 10

 

我有兩個媽媽。

第一個媽媽,在我三歲時拋下我,飛回去臺北。媽媽走後,姑姑只好代為照顧我;我父親在印尼監獄裏服刑,聽到媽媽拋下我飛回臺灣的事,當場吐血。


父親直到我約莫要上幼稚園的時候才回來。有一次他帶了一位阿姨回來,我睡覺時,阿姨會拿一把扇子幫我扇風,趕走蚊子。


爸爸問我,如果爸爸跟阿姨結婚,好不好啊?我很羞澀,繞著爸爸的汽車轉了幾圈,好像有點頭的樣子。


那之後,阿姨沒有再來我身邊扇風。我覺得很納悶,阿姨怎麼突然變了一個樣,那是年紀小小的我所能有的全部感受。


小學畢業,我跟我堂弟(小我一歲)去吉隆坡跟我父親一起住,父親開始頻頻打我,也打我堂弟和繼母,唯一不打的是那小我9歲的繼妹。


聰明的父親把繼妹訓練成天才神童,繼妹上遍各大報紙,理所當然,一夕成名變得不可一世絕非大人的專利,繼妹從小就不把我和我堂弟放在眼裏,我們真的很怕她,她向父親打小報告,我們就會被打到皮綻肉開。


繼母最常做的事情,也是向我父親打小報告。繼妹會大大聲衝去找爸爸,繼母是暗地裏布陣,當父親的線民,觀察我和堂弟的行為,我們很怕稍有差池把柄落在繼母手上。


父親打我時,繼母一定在一旁勸架,被罰跪時,她便會遞飯給我吃。我明明知道她假仁假義,然而父親竟然會說——你看你多麼幸運,有一個對你那麼好的繼母!


繼母對我。一。點。都。不。好!


我是全家第一個起床去上課的人。每天晚上,繼母會先將麵包準備好放在飯鍋裏,我一起身弄熱麵包便可帶去學校吃。她通常會將前一天吃不完的麵包還有新買麵包的麵包皮,疊在上層,起初我都會往下挑新鮮的麵包,被她發現後,父親規定我從此只能由上而下拿麵包,不可以直接往下挑新鮮的。


我吃了四年的隔夜麵包與麵包皮,從我離家出走那一天起,我告訴自己絕對不吃麵包皮,我連pizza的脆皮都不吃,也不吃餅干。我有能力賺錢後,我只吃軟的!


繼母每天中午會去外頭打包菜肴,白飯則是自己煮。不管桌上的新鮮菜肴有多少,我只能吃前一晚的剩菜。我吃了四年的剩菜。


我通常在下午兩三點下課回家,發育期的我,胃口很大,回家干活以前,我喜歡煮一碗maggie 麵加蛋,我尤其喜歡咖喱口味的。繼母見我養成好吃的習慣,除了跟父親打小報告,她還把maggie 麵以及雞蛋,藏進她房間的衣柜裏。


每年新年,父親就會回老家數落我的不是,例如我比繼妹還笨,考試第49名,說我好吃懶做,逼到繼母必須把吃的東西藏到衣柜裏。


每逢新年我都必須聽這些,每年新年我都哭,我不喜歡新年,我離家出走之后,我就告訴自己從此不要過新年。


我幾乎是年過三十之後,才變得正常一些,開始吃麵包皮,學會聽新年歌,開心地每年去姑姑家過新年。


我有兩個媽媽。我的成長經驗告訴我,我未必可以得到雙倍的愛。


不論何其痛苦,我都孤獨地走了過來,倘若你曾被母性的光輝所環抱,那是你夠幸運,不過,請你允許我寫我的不幸,我不敢質疑母性的光輝或幸運的你們,我只不過相信世上有許多跟我有同樣慘痛經驗的孩子,請容許我們互相照耀彼此,驅走那些記憶裏的黑影。


那件我們小時候沒有能力做到的事。

20 則留言:

  1. 你的皮肤不好应该就是小时候营养不良造成的吧?

    回覆刪除
  2. 我姐姐是药剂师(本来是可以念医生的,不过由于某个人说没钱,所以就放弃了,其实钱全部给他自己吃喝玩乐用去了。),她说小时候没有补充营养可能造成以后有什么后遗症。
    不懂你的后母现在如何呢?很希望她能读到你的blog,不过老实说这也没有改变多少,通常他们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
    题外话,上一次有人讨论到伤残人士的性问题,我在香港政府电台有一个特别个伤残人士的节目中听到讨论到其话题(DJ本身也是伤残人士),是有妓女义工帮助伤残人士解决性需要的。
    没有人是低等的,只有纯意伤害人的人才低级。

    回覆刪除
  3. feiyifan,施宇這裡寫的,和皮膚問題完全無關呢。

    施宇,每次讀你寫你的痛,我都覺驚心動魄。那痛,很震憾我。同時,覺得你是多麼勇敢的一個人,動用了多大的勇氣與力量,一路走下來,對生活沒有放弃。。。施宇我向你敬禮。向你勇敢的靈魂敬禮。祝福你。

    回覆刪除
  4. 施宇你好﹐我是你布落格的潛水客。看了這篇文章想要給你一個溫暖的擁抱。要把內心深處的那些痛寫出來真的需要很多的勇氣﹐你真的很勇敢。
    我聽一些人說把陰暗的記憶寫出來後﹐那些痛苦將得到釋放﹐不知道這個對你來說有沒有用。如果真的有用的話﹐那你就多寫吧。
    加油﹗

    回覆刪除
  5. Feiyifan你未免有点多于了吧。
    施宇,造成的伤害是永远也弥补不回的,美好的未来将属于你,有很多你的忠实听众就像我一样从来都没有忘记你,还会默默地替你加油哦。这么久了还找不到一把像你那么好听的声音了。
    记得永远都别忘了给自己一个鼓励的微笑哦^^

    回覆刪除
  6. Chingyee:
    Feiyifan 不是多余啦
    他只是誤會了
    小事一樁
    大家口氣溫和一點
    以和為貴
    交個朋友
    ok?

    回覆刪除
  7. 你好,我也是你部落格的潛水客之一。我一直都在角落閱讀你的文字,對你勇敢釋放往昔的苦痛而感到佩服。

    祝福你。

    回覆刪除
  8. 施宇:你好坚强噢!再苦的日子也熬过来啦!加油!其实面包皮虽硬了点,但吃进嘴里还比白面包香。我孩子吃面包最爱面包皮。隔夜菜就不好啦!乐活!^_^

    回覆刪除
  9. 自从你们几位有深度的dj离开后,很怀念你们的节目。对现在的电台节目感到失望。有素质的节目不多。希望你会重返广播界。期待。。。。

    回覆刪除
  10. 施宇。。。
    我不知该如何形容每次看你写下你所经历的痛的感觉。。。我只觉得我的心也好痛。。。昨天中午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你的部落格好象被上锁了。。。我真得很伤心,以为再也不会看到你所写的文章了。。。还好,今天又可以了。。。
    虽然我不能陪你承受,你所的经历的痛。。。可是,
    我会永远支持你和为你祷告。。。要加油哦!永远爱你的听众与读者。。。

    回覆刪除
  11. 每個人都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故事都總有可讓我們學習的。雖然我的故事也許會夠很多人輪迴數次,一口氣讀你的故事,也叫我心揪著揪著。

    祝安好!

    回覆刪除
  12. 时代进步了多少都好,象牙塔还是存在的,你每次写了湿疹和成长的痛之后都有一小部分留言是在那儿写的。

    星期天上午在《南洋商报》看到你的08年十大电影,晚上却在这里以便一边读着这篇贴文一边心痛着。

    快写完了吧?希望你的心灵也随着这个系列告一段落而早点解脱。衷心祝福你。

    回覆刪除
  13. 施宇,你写的这些看了很......
    但都过去了,写下来后就当做把它从心里倒掉了, 忘记它,就当做是放过自己。
    很难很抽象但这好像是必须.....

    我现在很想点歌啦,低接!

    回覆刪除
  14. 你 有 勇 气 把 往 事 写 出 来。 令 尊 应 该 往 生 了 吧。

    回覆刪除
  15. 阿宇,谢谢!
    我没有误会,只是做了一点联想。我自己也有三个妈妈,可是我得到的是好的。我也从妈妈那里知道我爸小时候也给继母虐待过,所以,我明白。

    回覆刪除
  16. 不好意思,这样问真的有点唐突。
    之前,看你写说你有见心理治疗师,请问是因为童年阴影吗?对你现在的生活造成了什么不便呢?

    回覆刪除
  17. storyX :
    許多心靈工作者
    不過泛泛之輩
    然而心靈工作者治療的不是肉體
    而是靈魂
    對於這麼複雜的精神層面問題
    治療師最好歷練豐富觀察獨到
    否則照本宣科
    永遠無法使被治療者逃脫窠臼
    要遇到一個好的心理醫師
    正如要遇到一個好情人一樣
    還真的需要一點運氣
    更何況我的傷痛
    未必人人能夠想像得到
    其實
    若然醫師做得到耐心聆聽
    而不急於治療
    也許已收事半功倍之效
    這是我的體會
    當然
    人非聖賢
    醫師更非神仙
    求醫
    不代表真的能夠治百病

    回覆刪除
  18. 嗯。。或许没有经历过,不能切身感受,就像你说的,无法想象你的痛。但,看过/听过你的故事的人,都能了解你是痛苦的。
    心灵受到伤害,还得靠自己才能走得出创伤。
    希望你能得到解脱。=)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