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2日 星期五

My Growing Pain 5

231680970_0927b1488b_o

(圖片取自電影《Dear Frankie》)



若你不相信我的話,那是因為你沒接觸過我父親。

我父親是天 才。我這麼認為,整個家族都這麼認為。

我父親是成大電機系畢業,幾十年前,成大電機系就像台大醫學系一樣,是很熱門的學校與科系。但不進大學,我父親還是很厲害。

他自己發明數學方程式,小朋友可以在6 秒的時間內算出複雜的算術答案。骰子只有9 面,我父親發明出10 面的。他還發明教學方法,他的學生都感到詫異,他若申請專利*,他就是國際大師了。家裡的每一個物件,他有能力自己做,包括蓋房子。他會很多樂器,都是自學的。他文章與書法超好,國英語講得嚇嚇叫,都是自學的。靈性不高的鴿子雞鴨還有兔子,都很黏他,父親說因為他講的話動物都聽得懂...

父親是我的驕傲,也是我一輩子的傷痛。

###########################################

父親跟別人不一樣,他是奇葩,太神奇了,當時年紀小的我,自然很喜歡跟崇拜這麼一個奇特有趣的人。

直到他第一次動手打我。

那時,我還沒上幼稚園,但我一分鐘都不肯離開爸爸。我趴下身子,穿過大鐵門下的縫隙,一個人走到馬路旁,穿過車水馬龍的馬路,去馬路對面的茶室,找爸爸。

爸爸二話不說,將我拎回家,揮動籐鞭就是一陣毒打。打完之後,爸爸好溫柔,叫我走去他身邊。我戰戰兢兢地靠向他,她把我擁入懷裡,以熱毛巾幫我擦去眼淚和鼻涕,然後,向我解釋--馬路如虎口,以後不准擅自闖蕩江湖。

自此,爸爸沒有再打過我,因為大部分時間,他都待在吉隆坡,只有小學假期,我才去吉隆坡找他,那是一段開心的日子,他總會帶我四處遊玩,我很期待每逢小學假期的來臨。

小學畢業,我終於必須離開Batu Pahat,去吉隆坡跟父親生活。我萬萬沒有想到,那是我終生最大惡夢的開始,從此必須過著日夜被毒打的日子。

中學四年,我每天以淚洗臉,每天不敢回家卻必須回家,我每日如同被囚禁一般,住在形同鬼屋的爸爸家裡。從此夢見父親,夢中不斷抽搐顫抖,每次驚醒後才發現,枕頭都被淚水浸濕了。我要到30歲以後,才不再夢見父親。

父親,你賦予我生命,也賦予我揮之不去的夢饜...

 

註*:聽說,父親在印尼工作時,為了想回國見我,以小聰明想要瞞天過海,結果,犯了刑事罪,從此,回來馬來西亞之後,父親被限制出境。一個失去自由的人,必然看破名利,即便他名揚四海,卻無法產翅高飛,我想, "聰明反被聰明誤",這是父親這輩子的最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