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6日 星期二

清亮鑒月

Japan 




今讀到李長聲的日本食趣,

我素喜日食,

這篇叫做『日食三帖』的文字

(收錄在【風來坊閒話】一書),

讀來令人眉飛色舞,比日本料理好吃太多。

 

李長聲原來文字刁鑽,

如打太極拳,

輕輕一撥,就把對手推得人仰馬翻。

以下這一段有借張愛玲照鏡子的嫌疑:

 

窮人喝的湯,清亮鑒月,正好給他們喝。

 

說的是日本人害怕油膩,炸過的東西都必須以紙滲油。

李長聲字裡行間不忘以中國貴為泱泱大國的氣度,

奚落小日本鬼子一番:

 

味蕾感覺的味道基本有四種──甜、鹹、酸、苦,但日本人認為此外還有一種「旨味」。

他們大叫「好吃,好吃」,大概就是「旨矣」,外國人卻往往莫名其妙。

池田菊苗博士發現海帶的「旨味」成分是麩胺酸鈉,提取為調料,於1909年打出「味之素」的品牌上市。若遇上個劣等廚師,中國菜的鮮味可就全是它的作用了。

哈,日本人覺得「歐伊屎」的味素,竟是中國大廚最不屑用來佐味的。

你媽她媽不都這樣跟鄰居炫耀過嗎?我做菜絕不用味精!

李長聲後來提到日本輸入的眾多中國精髓之一,醬油!

他說日本人簡直愛死了,

但口氣中似乎不太承認日本這個「學徒」,老覺得有辱門面:

 

這發明不得了,日本菜從此有了獨特的味道,什麼東西只要加上醬油就算是日本味。

然而,也由於十七世紀初開始閉關鎖國,醬油成為萬能調料,徹底封殺了日本人的味覺。味覺單一,心胸就不免狹隘,難以容許價值多樣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