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1日 星期三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我要的不多





























最近有一支電視廣告相當令我動容。


電視畫面中的小女孩懷抱著一隻毛茸茸的可愛玩偶,她一個人孤獨地行走於偌大的體育場上。


最後的一段文案揭曉了女孩身份。


“這一名小女孩得了癌症。這一條孤單的坎坷路,你是否願陪她同行?”


對於病人而言,什麼都不必多說,什麼也不必多做。尤其病入膏肓的病人,或者得了絕症的病人,他不再需要治療的新法,他只需要你陪伴、倚靠以及扶持。


可惜,一般人不懂。


從前,我亦不解,直到我病了十幾年,才終於領悟到親人或陌生人的愛心與仁慈,往往就像一把利刃,既可以披荊斬棘,卻也鋒利得隨時傷人。無病痛的人好似背著大太陽的愛心天使,尤其那萬丈光芒積極而尖銳,看在病人眼裡,十分刺眼。


別人嘴巴說說十分容易,然而,心靈與肉體被病魔啃噬的痛苦,卻只有病人自己承受與體會。那是一種跌入暗無天日的深淵的感覺,非但得不到外援,即便自己都看不見自己,死不去卻也不知道該如何求活,實在是恐懼中的最大恐懼。


此時,很多人發揮愛心,介紹一堆方法、另類治療,幫你找各個醫師,還有偏方與巫術,甚至怪力亂神,只想病人一試。我病了十多年,這是病人最初的經歷,像剛剛掉入海裡的人,遇到什麼漂浮物就死命的抓,縱使抓到的不一定是救生圈。


此後,我漸漸放棄治療,開始學習與病魔共處,像兩個同床異夢的愛侶,也像貼錯門神的兩位室友;所謂和睦共處,很多時候是妥協之後的結果。不是最佳解決方案,卻是可以相處一世的唯一折衷。


今天又有人向我連珠炮一般發射某個直銷產品的健康療養訊息,他有權利向我分享喜訊,我也有行使病人的權利──請他住嘴。理所當然,我無法得到他的諒解,我在他眼裡不過是另一個冥頑不靈的病人,不願打開心門,讓希望之光透入照耀。我徹徹底底是一個悲觀無望的人。


只有我自己最清楚,十幾年來我問診過無數的名醫,求神拜佛各類宗教不拒,心靈療程還有世上諸多方法我都屢試不爽,結果仍舊原地踏步,自己不得不承認──醫生不是萬能的神,藥物更不是靈丹,世界上就是有一切一奇怪怪莫名的疾病,永遠都得不到解藥。


我最後悔的事情,便是試盡人間所有的方法。當初若然不試該有多好,100個方法都不試,我就抱有100個希望,試了100個方法都無效,我便連一個希望都沒有了。


當我遇見跟我一樣有口難言的病人,我寧願選擇聆聽。全世界的人都端出各種盛情與療法,卻忽略病人內心真正需要的心聲;當全世界要你勇敢走下去時,卻沒有人留意到你已經走不動,你需要的是別人的扶持;當所有人亟欲向你展示陽光的時候,他們卻忽略了在黑暗中有誰與你作伴。


病人要得不多,一個靜默的眼神或一雙無聲的肩膀,已經足夠;其他的,病人都無福消受。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媒體人)‧2008.05.18

6 則留言:

  1. 有時候病人需要的只不過是一雙聆聽的耳朵.
    對於一些無法根治的病痛, 與病共處, 接受它的存在, 做好心理建設, 反而是比較好的處理方式.
    我們疼愛你, 你知道的.

    回覆刪除
  2. 施宇,你说的很对。其实不只病人,即使是遇到生活难题的人,他们也一样要的只是一双耳朵和肩膀,而不是自以为是的意见和准则。

    我能了解你的寂寞。虽然我没有和你相同的病,但在我遇到困难时,我也和你一样找不到一双聆听的耳朵,只有很多不请自来的“答案”。

    朋友,我们一直都在心里保护着你。你要挺着呀。

    回覆刪除
  3. 不!学会与病魔共处,习惯与顽疾生活,不见得是一种妥协,有时反而是一种无尽的勇气,一种坚毅的耐力。
    日夜与病魔或抗争或忍让需要毅力;尝遍无数次失望,依然要接受只能自己继续孤独面对顽疾的事实,更需要勇敢。

    回覆刪除
  4. 对于常面对旧患复发折磨的人来说,关怀的眼神,轻拍肩膀的动作,就足矣。可惜“不知底细”的人多爱滔滔不绝给你建议,知原委的则多爱第“责怪”你,是吃ABC ,还是做了XYZ,追究病发原因。

    所以我想病发能瞒得住就瞒着不让人知道好了,省去一些烦人的关心和热心,也免去得罪或讨厌关心你的人的风险 :)

    回覆刪除
  5. 小莊~:
    你說中我的心事

    季節與安東尼:
    我也愛你們

    回覆刪除
  6. 我们也爱你喔~~~(请想像可爱甜美的男声)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