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5日 星期一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我們的年夜飯

農曆年在姑姑家裡過,一是貪方便,不必出城,免了跟人家擠高速公路,我輕輕踩個油門爬上一座小山坡,香噴噴的年夜飯早在山頂等著。

另一個原因是,姑姑一家人跟我一樣,同是天涯淪落人。


姑姑早年嫁錯郎,離婚後帶著
最大的兩名兒女,在街邊賣皮包討生活。經濟日漸富裕之後,最小的兩名女兒才歸隊,不過,那時姑姑又多了另一個額外負擔──我不堪被父親日夜毒打,離家出走投靠姑姑。

我們似有擺脫不了的家庭魔咒,姑姑的不幸婚姻與我的破碎家庭,宛若長篇連續劇《意難忘》,劇情一樣悲苦,只是換了接班人,遲遲等不到大結局。印象中才剛辦完小表妹的婚禮,一年之後她便跟夫婿離婚;表哥結婚,我好興奮,像印尼女傭般古道熱腸幫姊夫張羅大小事,可惜,他的女兒一出世,他跟表嫂也出事,離婚這件事對他打擊很大,他說他幾乎自殺。

大表姊最令人頭痛,從不良問題女中學生到破壞他人家庭的第三者,她義無反顧扮演社會難容的角色,還愛過幾個走偏門的異族男子,玉石俱焚的愛情敢死隊行徑令人捏一把冷汗,除了將一切歸咎於破碎家庭的壞影響,我找不到其他為她脫罪的理由。還好,近幾年她性情大變,去年更以40歲高齡出嫁,我和姑姑都鬆了一口氣。

我們這些在人生路上跌跌撞撞的人,每年一定一起圍爐吃年夜飯,今年也不例外。大表姊須到夫家過年,今年首度缺席,去年熱鬧的爆竹聲把表哥的初生女兒嚇醒,今年則少了鞭炮聲,這樣的農曆年顯得比過去冷清許多。

但是,今年的年夜飯跟往常一樣豐富,姑姑必須席開兩桌才放得下許多豐盛年菜,一家人吃到肚子幾乎撐破,走路像肥胖企鵝那樣,隨時都會摔倒似的,這樣的流水席吃了好多天,我在姑姑山頂的家一住多日,快樂似神仙,根本不想下山體會人間疾苦。

今年農曆年,姑姑大部分時間都花在看 歡喜台,表哥失婚後第一次邀請眾多好友來家中高唱卡拉OK,這是他離婚至今我見過他最開心的時刻。我們沒有促膝長聊,但我望著這幾位我最愛的親人,他們看來安適,我也才能感到內心寬慰。

我告訴姑姑,以後每年農曆新年都要一起過,絕對不趁機出國旅遊。姑姑老了,我也老了,而且人生難料,誰能夠預料誰比誰先走一步,總之,我和姑姑能夠一起過年的年數不多,值得我們好好把握。

雙親和睦一家大小全員到齊的團圓畫面,從來沒有在我們的年夜飯餐桌上出現過。然而,每一年的年夜飯,我們這些落單的人一定在一起,我們要吃得很圓滿,這樣便能彌補餐桌上總是少了那麼幾雙筷子的遺憾。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2008.02.2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