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2日 星期五

My Growing Pain 6

231680967_42074c5c8e_o

圖片取自電影<Dear Frankie>


我已經寬恕了父親,也已寬容看待他施在我身上的暴力,一切已成過眼雲煙。然而,前幾天在深層溝通的身心靈治療過程當中,溝通師叫我回溯父親打我的眾多畫面之一,我隨口說了一個。

"父親一把抓起我的頭,往牆上撞過去。"

請重複,溝通師說。

"父親一把抓起我的頭,往牆上撞過去。"

請重複,溝通師說。

"父親一把抓起我的頭,往牆上撞過去。" 突然間,我嚎啕大哭起來,心好痛好痛。不是已經是過境遷了嗎?怎麼傷痛還在,痛得撕心裂肺...

請重複,溝通師說。深層溝通要你經歷傷痛,一遍又一遍,直到你從中領悟語學習到了,仿若輪迴是因為該經歷的體驗還不夠,所以一世又一世的輪迴,直到體驗夠了為止。

原來,我尚未經歷完傷痛。

############################################

父親是奇葩。他趿著拖鞋走進中華獨中陳順福校長的辦公室,說了兩句話,在表格工作欄上面的職業一欄填上:工,然後,我便順利升上中華獨中初中一特別班第一班。

父親很驕傲地對我說: "不必保送,不必誰推薦,你爸還是有辦法讓你念第一班。看到沒?我在職業一欄寫上工,士農工商裡敬陪末座的工,以後,你就都告訴人家你父親從事的行業是工就好了。"

天知道我的苦!我的鄉下程度,那裡夠資格念大城市名校的資優班的第一班?結果,小學考第一二名的我,初中一的學年成績是倒數第10 名,也就是第49名。

其實,開課沒多久,我就被父親打了,因為,我的數學很差。父親有一枝藤棍,他很自豪自己竟然能找到那麼大枝又粗壯的,比藤鞭粗大的藤棍,長度約莫是一個中學一年級男生的高度。我記得很清楚,因為每次父親打我時,我看到的是仿如一個小大人那樣粗壯的藤棍。

那枝藤棍第一次揮向我的手掌,是我第一次不會做數學習題的時候。我記得習題共有30 還是40 題那麼多,我們家有一個黑板,父親拿著藤棍對我說,我教你算術,你答錯一題,我鞭打你一下。

那些習題,我幾乎全部都不會做。但我一縮手,父親說他會打得更大力。那是我第一次的震撼教育--天啊!我一個晚上要被打好幾十下,我的父親竟然如此暴力!!!

我中學的體重只有45kg,那藤棍一打下來,我整個人有差點跌倒,甚至內傷的感覺。手被打到紅腫,紅腫要幾天才退,碰一下就痛死,那腫脹程度,像被黑道打了幾記老拳在眼窩上。

此後,我每每被打。忘了掃地,打。掃地不乾淨,打。對繼母不敬,打。跟繼妹吵架,打。貪吃,打。沒禮貌,打。偷看電視,打。跟同學出去玩太晚,打。說謊,打。忘了跟父親說早晚安,打。放學忘了幫父親製鐵,打(父親在家開鐵工廠)。成績差,打。溫習功課打瞌睡,打...

幾乎每周一打,次數多到我現在已經回想不起來。父親打人前,會先 "心情不好"一陣子,給你臭臉色看,不跟你說話,你叫他吃飯跟他說晚安他都不理你,讓你提心吊膽一個禮拜,或者半個月,每天誠惶誠恐猜測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

他每天來回經過我的房間,我聽見他的腳步聲,就嚇到要死。心裡的聲音在自問:是現在嗎?現在要打嗎?

日復一日,我的日子像精神病患那樣,每天覺得有人要殺我似的。

然後,突然有一天,在你出奇不意的時候,那藤棍如狂風掃落葉那樣打在我身體上。父親打人是彷彿中邪或乩童起乩那樣的,失了魂那樣霹霹啪啪打個不停,直到我皮破流血,全身黑青為止,他才會停手。

此時,他才會告訴我,為什麼他要打我。理由也許只是--你掃地時故意避掉葉子多的地方,你以為你懶惰我看不見嗎?

中學四年,我只有一個想法--爸爸,你快點打我吧!我渴望你快點打我,實在是那種 "不知道什麼時候要被打" 的心理壓力,比肉體的疼痛,更加令我難受。

結痂的皮膚跟衣服已經黏在一起,每次脫衣都痛得我哇哇叫,還有,身上四處的瘀青。

原來,我的心靈與肉體,從那個時候開始,已經重重的毀壞受傷了。

4 則留言:

  1. "不知道什麼時候要被打" 的心理壓力,比肉體的疼痛,更加令我難受。"

    这种饱受煎熬的心理感受有时会要人命!
    我体验过

    回覆刪除
  2. 我常年住在国外,每次回马来西亚,手弯,颈项的这几个地方都会红和发痒,是很痒的那一种。我到同善医院的中医医好的。我看本地内科,你可以试试看,我现在每次回国都会去拿中药吃。药都褒好了,加热水就能喝了,非常方便。试试!!

    回覆刪除
  3. 面對、治愈傷痛,每個人都有不同態度和方法,總是要自己經歷了才知道適合與否。希望......這一切都是對你好的,默默支持中。

    回覆刪除
  4. 你好勇敢。。。以能写下那些过往种种眼泪。。。我呢,没你那么坚强,小时候的一切,我连想也不要想。。。伤口一直都在,以为已痊愈了,以为不痛了,以为那些痛只是回忆,只一个过去式,但,原来原来,只是不愿意去记起,不愿想起,以为已远离了那些日子,逃离了,可以重新出发,但,梦魔一直都在,一生相随,原来从一开始根本没逃离过地狱深渊,还是很痛很痛。。。
    时间能冲淡伤口,却无法治愈。。。也许只有神啊菩萨啊这些什么的能治愈,但,施宇啊,似乎,我们都不受到神的
    眷顾呢。。。我们都被神遗弃了。只能在被梦魔压醒的深夜里,一个人舔着伤口安抚。。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