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7日 星期一

低級趣味

 


在姑姑家暫住,從蕉賴太子園到市中心JLN LUMUT的上班路程,形同四面楚歌--幾乎條條道路都堵車。

某日發現羊腸小徑,只要穿過九拐十八彎的華人新村以及外勞、馬來人雜處的甘榜,就會來到 AKLEH高速大道,這一路非但暢行無阻,而且世界大都會地標聳立眼前。

吉隆坡最昂貴的地段、價錢最昂貴的公寓和商業大樓、舉世聞名數一數二的超高地標,還有象徵國際商業中心速度與效率的單軌火車,完全像一張張開的地圖,整個地球一下子都唾手可得了。

車子滑行在 AKLEH 高速大道,我感覺自己像在地上爬的初生嬰兒,眼前是一棟接著一棟高高疊起的積木,那是我的城池、我的王國。

對一個不懂的分辨真假的新生命而言,眼前的無敵豪華市容,就是足以令人落淚的希望之光啊!

然而真相,暗藏在通往 AKLEH高速大道之前,我所經過的那些羊腸小徑。

一路走來,最頂尖的建築要算 Carrefour 大賣場,那不是一個提供高消費的 Pavilion KL 購物商場,那是低下階層買魚買菜和買日用品的地方;絕無戲言,大賣場旁的住戶都是外勞和馬來人,我經過一條全是摩托車修理店的路,整條路的工人都是皮膚黑黑的,我猜他們若不是外勞,就是馬來人,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華人漸漸的不喜歡碰骯髒黑油和破銅爛鐵了。

新村和馬來甘榜的房子都相當簡陋,木屋與水泥房子相映成趣,一如上圖所見,高速大道左邊是繁華,右邊則是來不及完全消滅的從前--通往繁華以前的必經之路。

新加坡十之八九的老地方都以鮮豔的濃妝掩飾過去的窮困潦倒,吉隆坡最吸引人之處在於我們懶的完全抹殺往昔,或者不擅於規劃現代,以至於繁華的背後總是留下幾根狐狸尾巴,誤打誤撞、按圖索驥,竟讓人找回鄉愁。

英國回來的朋友加愛說的好,她在倫敦看見的是緩慢的生活節奏,樹木花草和人類都似王家衛電影的每一個鏡頭,用慢動作跟你打招呼都要耗掉5分鐘,生命變成一種浪費。加愛回到吉隆坡,她說她看見的是“勞動”;每天早上,她以倫敦人的習慣,一動也不動地盯著公寓樓下的工人拖著大大的拖把,打掃游泳池。

這與我每日上班的風景無異,路邊所見很多是步行去上班的外勞,破爛的房子前面有人在啟動著摩托車或國產車,野人般不理會交通燈或行人的老粗,所謂的商店街林立的都是五金店或阿蓮美髮院,你不可能看見 BMW 陳列室或 Starbucks 咖啡館。

這裡沒有閒情,只有生活。一日早晨,我的車子尋常經過某一座低價公寓,我看見一個包了沙龍的馬來婦女正在塵埃喧囂的路旁開檔,準備開始她一日的生活。

我以為她的檔口販賣的是椰漿飯,可是不是的,她的檔口堆滿了一朵朵嬌豔盛放的花兒,像一把火力全開的生命。

 

 

4 則留言:

  1. 这照片拍得好, Framing 很棒!

    回覆刪除
  2. 多美的照片!
    下回回來,要坐你車子去大道滑行。。。

    回覆刪除
  3. 喂。。。你那张Madonna的照片很够死美,哪里偷来的???

    回覆刪除
  4. 安東尼:
    娜姐自你約寄給我的,
    以我跟她的交情,
    我根本不須要偷的。
    指有一樣東西我必須要偷--
    我偷情。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