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7日 星期二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不男不女






從前期的李宇春、周筆暢到中期的劉力揚以至近期在台灣狂吸無數粉絲的張芸京和江明娟,還有仿彿同一條生產線打造出來的本地貨顏莞倩,他們都有一個以上的共同點:



1,都是不同地區新秀歌唱大賽的參賽者;
2,都是女中豪傑;
3,同樣不男不女。


我第一次在本地衛星電視選秀節目認識顏莞倩時,只見其人不知其名;他秀了一段饒舌口技,從他的聲線和肢體語言甚至打扮,我完全沒有想到他竟是女兒身。


得悉她那女性化的名字之後,我像被泰國人妖騙上床的男人,那種感覺既不似懊惱又不像後悔卻又說不上是刺激,總之不怪人家掩飾得渾然天成,只怪世事難料,知人知面不知心,肉眼越來越不可靠。


李宇春、周筆暢、劉力揚、張芸京、江明娟甚或顏莞倩,他們都稱不上是雌雄莫辨的濫觴,幾十年前一位名叫凌波的女士,他在電影裡的梁山伯扮相俊秀瀟灑,女性粉絲不管三七二十一封她作夢中情人,今天你去問你的婆婆媽媽姑姑嬸嬸,相信他們其中必有一人對凌波女士精神出軌過。


在中國人的歷史裡,忽男忽女或不男不女甚或男愛上男以及女愛上女,例子多到數不清,其中不乏浪漫佳話。近代歷史中張國榮在演唱會的女裝扮相和他在電影《霸王別姬》中的男扮女裝,已經成為上個世紀末最令人難忘的絕美回眸,現時張敬軒與關智斌兩大俊男靠得太近,撲朔迷離的同志情竟比陳冠希與阿嬌的異性戀更加純情甜蜜。


對於這批新世代“異於常人”的行徑,媒體並無嚴加撻伐的心理,相反的,媒體深諳有距離才會美麗的道理,若即若離的報導,竟比透過鏡頭審判陳冠希大玩女藝人,手法上溫柔了許多。


潘金蓮之所以罪該萬死,並不因為他淫心蕩漾,而是他明明嫁給武大郎,卻又偷偷跟小叔西門慶搞上;中國人道德觀念頗重,然則倫理觀念更深,只要通情合理又不悖離人倫,其實一點都不成問題。


女身男相的藝人大行其道,前仆後繼必有來者。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媒體人)2008.06.1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