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4日 星期三

《有些心事》@光明日報:不是木馬屠城記

吉隆坡蕉賴皇冠城的路權,彷彿成了希臘神話中伊莉絲女神丟出的那顆金蘋果,女神宣稱將它獻給 “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結果引發維納斯、雅典娜以及希勒三名女神爭相競逐,三女甚至個別賄賂選美裁判特洛伊王子,希望金蘋果和最美麗女人頭銜,最終成為自己的囊中物。



現代版的故事裡,大道公司、居民以及雪州政府都宣稱擁有皇冠城的路權,只不過三方人馬等不及法庭的宣判,也沒耐心等候法庭的裁決,即以自己認為最適當的方式,宣判主權。



雪州政府不缺這一條路,所以老神在在隔岸觀火。居民阻止不了大道公司蓋收費站,只好日日站崗想保住替代道路,因為替代道路行之有年,付錢過收費站是捨近取遠。大道公司則蓋了收費站,還搬來石墩封掉替代道路,以飛沙走石的粗糙手法 “經營管理” 自己宣稱有權處理的周邊道路。



希臘神話中的那顆金蘋果,挑起人性私慾與利益擄獵,故事細節層層推演,最後爆發一場腥風血雨,那便是後來舉世聞名的《木馬屠城記》。皇冠城那一座用水泥石墩築起的圍牆,幾乎就是希臘神話中特洛伊城的翻版,唯一與古希臘神話寓言有所不同的是,石墩壓倒的是民意,同時亦壓垮司法,它先於法律途徑,以睥睨眼神表達傲慢姿態,像一隻怎麼阻擋都奈何不了它橫衝直撞的螃蟹。



《木馬屠城記》裡,希臘人以木馬在特洛伊城殺出一條血路,特洛伊城從此消失在地圖上。然而,皇冠城的居民手無寸鐵,也沒有木馬可以屠城,特洛伊城是否將消失在地圖上,不得而知。



我國人民面對鐵腕,似乎習於硬碰硬,因而常見兩敗俱傷局面。我異想天開地想,既然皇冠城居民無法屠城,不如來一個軟性和平的 “塗” 城計劃,把油漆顏料揮灑到石墩上,用畫筆畫出心目中嚮往的理想城市;現實中的道路被堵,然則我們可以畫出想像中的道路,以無形的理想,粉碎壓迫我們的巨石。



石墩骯髒又難看,居民不妨可以考慮為它蓋起帆布或畫布,把鹵莽大石頭變成細膩雅緻的裝置藝術。居民也可以表演行動劇,就把《木馬屠城記》移到石墩旁,借古諷今吧;戴起面具,演演話劇,嘲笑時局,教化民心。



白天與大道公司對簿公堂,晚上就搭起涼棚在收費站旁展示藝術,借此告訴大道公司,我們不是劣等庶民;然而縱使是庸人愚民,用屁股想也不難了解一個簡單的道理──路是人走出來的。

請你以文明的方式說服我,我有什麼理由放著一條我走了多年的路而不走。






光明日報/4人幫‧作者:施宇(媒體人)‧2008.06.0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