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6日 星期一

我們該不該欣賞一份盜版報紙?

星洲日報的星期天edition向來是星期天最暢銷的中文報紙,


然而,


包括星洲日報的「快樂星期天」到中國報光明日報甚至是南洋商報的星期刊,


你我難免讀到原文照登自港臺的文章,


形同盜版報章。


我們都習以為常,能忍怎忍,因為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況且,每天打開本地華文報章,港臺文章原文照登不是指出現在星期天而已,


最嚴重的是娛樂新聞,幾乎篇篇都是原文照登,連標題都懶得重打。





2008年10月5日的星洲日報「快樂星期天」顯得特別礙眼,因為,


剽竊國外圖文的情形似乎嚴重了一點。


1. 封面:「潮拜」70年代,照片是汪明荃。


望圖思義,這一期星洲無緣無故朝拜香港的70年代。


2. 頁2至頁7全是香港原文照登。


引言甚至也不改地照錄「別的不說,就是七女性這個單元劇在收費台重播...」


香港收費台?我明明是在看大馬報紙不是嗎?


3. 頁8:也是撿現成的盜版稿。


4. 頁12+13:不知哪本雜誌取得的瑪丹娜的盜版稿。


中間跨頁的的重頭戲,竟然是摽竊自國外雜誌。





我若再細數下去,你會發現本地原稿乏善可陳,寥寥可數。


我給「快樂星期天」的主編發了一則簡訊,主編有他的難處,


但他的理由無法成為身為讀者的我應該接受一份盜版報紙的正當性。


你呢?


你的意見是否與我相左?你是可以接受這樣的一份盜版報紙的。


還是你認為「快樂星期天」應該有能力做出本地化內容?






19 則留言:

  1. 太可惜了,這樣一個跟我成長(看港劇長大)與現今居住環境息息相關的專題,我無緣拜讀。要不然,大家可以一起討論。

    回覆刪除
  2. anyway,我記得快樂星期天有一次做“三個地點,同樣時間,不同的人”反映馬來西亞不同地方居民生活面貌”的專題,也是原封不動照抄《號外》的咧......

    是不是在馬來西亞,文化道德不被提倡?所以,漸漸地,盜竊成性?

    回覆刪除
  3. 【最严重的是娱乐新闻,几乎篇篇都是原文照登,连标题都懒得重打。】

    哇!惭愧ing!话说本人正是“迷失”在娱乐文字界逾10年的一员,两年前离开你笔下的“盗版报纸”,而后“稍稍”的转移文字路线,但依然跑在同一条陷于“引用”和“照用”迷思的道(盗)路上!!@_@|||

    其实啊,本地娱乐媒体一来是面对时限及人手不足的障碍(娱乐版都是第一车印刷);二来也可能是大环境造成的心态腐化,所以在“低温竞争”的状态下得过且过。

    东凑西凑而成的一篇所谓“专题稿”比比皆是,但如果“整理得高明”,再“随便抓数位自家人受访”,还算是“引用”得宜,大可“闭一只眼”去看待当中“照用”的成份。但如果是完整的把他人创作“编”(编辑)成重点专题,a bit不符“恶主编的高姿态”,也多少辜负了“粉丝”的一周一期待。

    回覆刪除
  4. 我‘强烈’赞同你的论点,这也难怪本地媒体的水准每况愈下。

    我在中国是阅读的报章,那内容是如何赏心悦目啊!

    本地的……我只能说,这就是垄断的最直接后果。

    回覆刪除
  5. 他们有一次做电视剧集专题,也是抄《城品好读》的。一开始我不知道,一位哗好用心的专题,直到我买了一本过期的《诚品好读》以后,我才发现。。。。

    天啊!

    自此我才知道原来那些周日的专题都是转载的,可恶报馆竟然没附上转载声明的字眼。

    这篇为了支持你,我就放上自己的名字好了。

    回覆刪除
  6. 哇!
    一時間變成檢舉大會,
    怎麼「快樂星期天」這般罄竹難書啊!
    我真是被嚇到囉!

    回覆刪除
  7. 我也同意。 现在报纸还值得买吗?干脆看网路新闻就好。 :)

    回覆刪除
  8. 我觉得那可能不是编辑部可以走出来的困境,如果真的是资源问题的话。

    编辑部可以受制于资源而感到无奈;高层单单acknowldege这个问题,然后继续妥协品质,那就表现了这份报纸背后的推手(对副刊)其实也没有很大的期待和理想。

    编辑们或许可以把施宇的这个意见(再一次)向上表达。

    回覆刪除
  9. 有同感。

    但,如是记者林悦做的专访就都蛮“本土化”的。

    回覆刪除
  10. 小施
    免驚免驚,我相信大家不是要數落誰人的不是,既然你提出了,我們就有話直說吧。這個世界,沒有一件事是完美得沒有檢討的必要、厲害到沒有進步的空間,對不?希望你“抛磚引玉”的苦心,能被人看到囉。

    我想到兩點:

    一,或許對於大馬的一般讀者來説,内容只有好看/不好看的分別,才不管内容是自家還是轉載的。

    二,我頗能了解編輯部有自己的難處。我的疑問是,如果決定做個專題,情況是“人手不足”“資源有限”,需要大量搬字過紙去完成的時候,爲什麽還要去做?而不是就自己的能力、資源,去另辟題材,然後做到最好?

    回覆刪除
  11. 不只快乐星期天,平日的副刊也一样转载很多文章/报道。

    P/S :我喜欢阅读星洲副刊,从98年开始收集副刊,不完整,但也有好几箱。

    回覆刪除
  12. MARCO, 这样说来可能是他们的无奈了...

    一家公司想要变成怎样的公司,就要看在上面那个领头了。如果老板自己都不在意。。。。

    回覆刪除
  13. 平庸如我, 真的只會講究"好不好看"而已. 我那天還sms agnes說這個專題好好看呢. 豈知~~~
    -_-III

    回覆刪除
  14. 我也曾在中文媒介的公司打过工,虽然性质和报纸还是有不同,但和同行们谈起,都知道所面对的问题相差无几。其实问题除了是因为知识产权,还有中文媒体的公司薪水很低(所以人才都走了,新人又暂不能独当一面),另外当然是大大老板对budget的节省(能不需要钱就能成事的,当然最好)。因果循环就变成现今的局面,哀啊.....

    回覆刪除
  15. 我很喜欢看这份报纸。
    可是,他们有很多散文是从网上部落客那边来的。有朋友告诉我他们也刊登特定几个朋友的文章。偶尔从别份报纸看到的文章又可以从星洲副刊看到。不是说不可以的吗?

    回覆刪除
  16. 安東尼講到budget的問題,其實恰恰是我之前在報館目前在雜志工作的體會。因為很多時候都不注重“創作”這回事,而且很多時候只講究快和省錢省時,反正別人做得好,圖文兼具,所以都原封不動“盜用”外國的內容。以前在報館還面對過幾家報館搶轉載香港太陽報內容的情況(當然最后是第一大報搶勝),我都覺得不可思議。我贊成agnes所說,如果人力、人才、經費不足,就量力而為做自己能力范文內的專題。如果注重創作,給原創的東西肯定,就不會走捷徑。最可怕是那些把關的人習慣當本地讀者見識少,常常以這樣的手段瞞天過海,連轉載都不知會。比如最近某大報的著名時評員就因為專欄的稿是完全翻譯外國的笑話而被人揭發。很多時候,創作力就是被這樣的心態磨損掉的。

    講了一大堆,喘氣中………

    回覆刪除
  17. 我一直是他们的读者,蛮满意他们的报导。
    也没发现他们是抄来的。。
    原来。。
    现实是残酷的。

    回覆刪除
  18. Bilis.Sam :
    您真事後知後覺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