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2日 星期五

最近常下雨,但以後會天晴。

某人死了,今早的事。




我對死者並不陌生,他是我身邊許多朋友的好朋友,然而我們沒碰過面,我甚至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他是一個熟悉的陌生人。



<
他的死法,令我想起一位久遠的朋友--Kenny。




他是 DJ 訓練班的朋友,沒當成 DJ,後來去了唱片公司當宣傳。那是一個相當純樸的年代,我也不過20歲不到,他活潑又愛講笑話,動作多多,幾做作一下,有他在的場合,都會令小朋友我大開眼界。




之後我去了台北,其他人過著各自的生活。多年後有一天,我說誰誰誰怎麼沒有再找 Kenny 出來吃福建炒麵啊?




別人的說法挺誇張;因為 Kenny 死了。就在深夜的高速公路上,長途客運被撞成兩半,Kenny 剛好坐在整輛巴士的中間位置。




最好 Kenny 當時睡熟了,死亡不過是一瞬間的事,還未察覺,便去了。我震驚之餘,還會揣想與分析,至於難過?還好,畢竟多年未聯絡,落淚與呼天搶地,難免矯情。




然而我是真的感到難過--多麼年輕的生命,還不到30歲吧!好惋惜啊!




原來,棺材不是裝老人或壞人的,棺材是裝死人的!




有些人死得不明不白,有些好人死得特別淒慘。一輩子生活規律的人得癌症死了,鄧小平卻是世上無數個長命的老菸槍之一。




我們從科學裡面找證據,數學教會我們方程式,於是,我們以為人生也有原因與答案,人生諸多問題不可能無解。




我們忘了,課堂上唯一不教你--人生是什麼。




我們以淚水、心碎、痛苦、磨難,甚至...不捨,換來一句:啊!這就是人生。




上帝無緣無故把你心愛的人奪走了,可是,上帝永遠是個輸家,總有一些東西祂奪走不了。起碼,我到今天還記得 Kenny 的開朗與笑聲,我還記得我奶奶對我的愛以及他留給我的精神...




我還記得,我將談起...




彷彿這些人,從不曾離開。





我們不以淚水的多寡,來衡量那人在我們心中的份量;我們以那人留給我們的回憶,來感謝他曾經那樣地豐富過我們的生命。


6 則留言:

  1. 那个今早走的“熟悉陌生人”大概是一位DJ吧?虽然人来人往,但相信上帝绝对是輸家,祂绝对带不走许多人集体的回忆。就像张国荣,邓丽君等等不都一直活在许多人心里吗?

    佛家说,早去早回。不管该不该去走的只不过是形体而已,记取最美好的部分。
    雨天,过一段日子就放晴了吧!

    回覆刪除
  2. 我是相信上帝的人,於是我相信人死後,會到另一個世界,那個世界才是永恒和真正快樂的。所以,死亡對於我來說,並不是滅亡和終結,反而是完成了作為"人"的過程,回到造物主身邊而已。
    而佛教也提出,人世間的總總都是虛幻的,人生在世,也是痛苦的,死亡,反而是一種解脫。
    所以,我並不害怕死亡。
    然而,說到人生的意義,我至今還是在摸索當中,或許這個課題是一輩子都要探索的。
    不過,到現時為止,我覺得我能活出自己,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每日都能找到感恩和快樂的理由,就已經不枉此生了! 而且,我能把造物主賜給我的天份和才能好好發揮,在我所能做的事上發光(雖然是有限光),也就沒有浪費我的生命了!
    我想,就是因為我不知道在世的日子還有多少,所以我更加珍惜我的每一天。想到這裡,很多無謂的執著,很自然就能放下了。
    在我來說,人生就是如此吧!

    回覆刪除
  3. 好“吊”的一句:棺材不是裝老人或壞人的,棺材是裝死人的!

    我妈也是车祸中去世,可她应该不是熟睡,昏迷了7天才走的。

    感触,你说的那句:上帝夺不去我们的回忆。我感谢妈妈曾经在我生命里出现,让我活了幸福的25年。

    回覆刪除
  4. 你這篇寫得極好, 簡單, 有意思.
    '某人'是我的朋友. 知道這個噩訊還是遠在香港的力行告訴我的. 我跟她算是君子之交, 最後一次看到她應該是在大城堡的家樂福, 還聊了好一會兒. 但從來不是深交. 還是會難過的.

    回覆刪除
  5. Kenny 临去之前,他还摇了一个电话给我,说他刚刚辞掉工作,我还笑说如果他找不到饭吃,可以找我请吃,一个星期后,他就离开了,我一直都记得这个老朋友......

    回覆刪除
  6. 老餅:
    我以為只有我一人
    有情有義永不忘記
    沒料到你我原是同道中人
    都是熱血男孩
    最近可好?我現在想你兩個兒子多過想你!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