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有一位洋人和一位女人,他們如是說...


有人開始批判京奧造假。


奇怪,你沒用眼睛看嗎?哪一點是假的?


煙火是假的?歌唱是假的?演員都是假的?


好比蔡依林開演唱會,她在雙乳之下墊了nu-bra,


她化了無懈可擊的濃妝,高跟鞋也墊得比平常高,


然後你說,假的,他沒穿 bra 時不應該是這樣,


化妝比素顏時假,她本人不可能這麼美,高跟鞋不可能高成那樣,太高,便是假。





表演是戲,戲如人生,但它壓根兒不是真的人生,


不然,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戲劇場景是假的,電影演員都用替身,


那...你是不是早應該燒掉好萊塢?!





當晚焦點不在個人英雄主義,而是團隊合作;


一位洋人如是說。


朗朗也要跟小妹妹合奏,Sarah Brightman要配上劉歡。


2008 人齊致的做著一致的動作,看得我目瞪口呆又享受。


2008 人,沒人收取一毛錢,他們都是自願的。


電腦一般的造字鍵盤,原來是人體活用的結果。


費時4個月,每天小時不間斷的練習。





那位洋人又如是說,聽得我差點又哭了...





我仔細看,各國運動員一一出場時,


那些女啦啦隊員興高采烈,一啦就啦了兩個多小時,


表情絲毫沒有部興高采烈,雖然當晚溫度達85度!!!





那位洋人是我最常閱讀的權威影評人Roger Ebert
因為京奧,他願意給張藝謀一面金牌。





陳文茜在自己的專欄文字裡,才剛提過京奧不容易啊!


不分階級地位年齡性別知識,每個北京人都在強大的歷史感與夢想的驅策力下,


投入這場奧運。


夢想,像一張龐大的網,把他們無邊無際編織成無形的鳥巢鋼材彼此環繞擁抱。


然而一面又擔心天氣,一面又怕恐怖襲擊,更怕夢想會失策,


最後,煙火綻放的那一刻,他們都哭了。


「這是我爺爺奶奶等了一輩子,等不到的中國。」





陳文茜還說,這個古老民族淡忘了歷史上的憤怒與復仇,


以歡樂迎接曾經侵犯過自己的敵人。


當日本隊走入會場時,北京鳥巢觀眾給予極大的掌聲,


美英法義…八國聯軍全回來了,一起與北京在歡樂中...





陳文茜,彷彿給中國人頒發了一面最佳體育精神獎。





我要說的是,


如果你瞭解中國人,你就會知道中國人自有一套「虛假」的待客之道。


你來我家作客,我給你弄大魚大肉,嘴上卻說:


粗茶淡飯,沒啥款待,請別介意。


有客人到訪在家留宿,中國人會自謙地說:


光臨寒舍,真是委屈你了。





我想起有一篇報導寫李安成名前,記者去他美國家裡拍照,


他家裡的沙發是破的,牆上還裂了一個難看的大縫,


李安太太叫全家人坐下,把破洞坐實了,把裂縫擋著了。


後來,那是一張美滿家庭的溫馨全家福合照。





那張照片沒有反映出導演一家人現實的窘境,


也許你會認為那是一張造假的照片,


可是,


你無法否定照片背後的感情,絕對是真的。




27 則留言:

  1. 我想沒有人要矯枉過正、吹毛求疵,我本人也非常欣賞京奧開幕,看得興起之時也忍不住大力鼓掌和讚嘆,覺得那是張藝謀作品的巔峰之作。對於電腦合成的腳印煙花(北京方面已承認),我也認爲爲了視覺效果,無可厚非。但這樁美事的敗筆,確實是那一個幕後代唱。蔡依林演唱會,我們可以接受她美化的外型、舞臺形象,但如果揭發原來她的歌聲,是幕後代唱的,歌迷會對她膜拜如儀,還是痛駡唾棄?

    別忘了,這個京奧的口號是“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就是不分種族你我,爲了這份體育精神努力,爲何原唱者不夠可愛就不能上台?換牙有辱國體?最可怕的還不止是代唱這場戲,而是:(一)張藝謀在事情揭發前接受訪問,假惺惺地對媒體說:“每次林妙可(被擺上台那個)排練《歌唱祖國》,我聼了都很由衷地感動 (二)假唱事件被央視(自己人)揭發,有關當局馬上刪除有關的網站、網上新聞。這一切不但違背奧運強調的“公平、公正、公議”,還爲了面子,以“愛國”名義,狠狠打擊奧運精神。

    我知道很多人在這場開幕中感受到民族尊嚴,但有些問題的核心,確實需要卸下愛國狂熱,去客觀看待和反思,這,才是真正的民族自強,而不是幾百億場面堆砌的國家壯大假象。

    回覆刪除
  2. 剛才打得太快,關於電腦合成的腳印煙花,我想說的不止是爲了視覺想過,而是有技術考量和現場環境、時間上的限制,確保流程順暢,以電腦合成,無可厚非。

    回覆刪除
  3. 寫得好!
    真希望能讓所有批評的人都看看!

    回覆刪除
  4. 關於假唱部分,這是林夕今天發表的專欄文章,談論這件事。見解精到,在此與大家分享:

    一 排 整 齊 的 牙 齒

    陳 其 鋼 在 京 奧 主 題 曲 是 這 樣 寫 的 : 「 我 和 你 , 心 連 心 , 同 住 地 球 村 … … 永 遠 一 家 人 」 。
    既 是 一 家 人 , 哪 會 嫌 妹 妹 剛 在 換 牙 , 出 不 得 客 廳 , 把 她 關 在 地 牢 代 唱 , 而 讓 姐 姐 在 客 人 面 前 扮 唱 的 ? 既 有 地 球 只 是 一 條 村 的 概 念 , 都 是 自 家 人 , 還 計 甚 麼 國 家 利 益 ? 理 想 可 以 寫 得 很 大 , 還 可 以 更 高 更 強 更 快 , 這 個 大 家 都 能 理 解 , 但 別 用 自 己 的 嘴 巴 , 親 口 把 說 說 而 已 的 騙 局 說 穿 , 當 積 點 口 德 吧 。
    京 奧 開 幕 式 在 台 上 「 歌 唱 祖 國 」 的 林 妙 可 , 只 感 動 了 世 人 兩 天 , 幕 後 代 唱 楊 沛 宜 的 真 身 便 在 鳥 巢 以 外 登 場 。
    音 樂 總 監 陳 其 鋼 在 人 民 廣 播 電 台 訪 問 中 , 透 露 最 後 一 刻 決 定 林 妙 可 在 台 上 用 表 情 歌 唱 祖 國 , 聲 音 則 由 楊 沛 宜 在 台 下 發 出 , 是 政 治 局 委 員 的 決 定 。 已 泄 露 國 家 機 密 就 算 了 , 何 必 再 多 加 一 句 , 怕 讓 換 牙 中 的 小 妹 妹 出 台 有 損 國 家 形 象 , 以 至 國 家 利 益 ?
    幕 後 代 唱 在 電 視 劇 電 影 歌 舞 劇 , 包 括 中 央 春 節 晚 會 司 空 慣 見 , 理 由 離 不 開 會 演 的 不 會 唱 , 但 如 今 兩 個 都 會 唱 , 理 由 卻 無 限 上 綱 到 國 家 形 象 , 當 楊 小 妹 弱 小 的 心 靈 不 懂 自 尊 心 這 回 事 好 了 , 國 家 形 象 原 來 就 建 立 在 一 排 整 齊 的 牙 齒 上 , 國 家 利 益 就 來 自 外 表 的 長 相 , 何 其 脆 弱 , 何 其 諷 刺 。 這 是 破 壞 性 僅 次 於 恐 襲 的 國 民 育 , 莫 說 楊 小 妹 其 實 一 樣 可 愛 , 就 算 從 世 俗 的 眼 光 被 定 義 為 醜 , 怕 也 揹 不 起 有 損 國 家 利 益 這 個 負 擔 , 公 開 變 相 樣 貌 歧 視 , 那 如 何 讓 無 數 兔 唇 兒 重 拾 他 們 該 有 的 自 信 , 往 後 在 人 前 會 不 會 不 敢 見 人 , 怕 有 損 國 家 形 象 。 我 是 總 導 演 , 就 挑 一 個 唱 得 好 的 兔 唇 兒 , 自 信 滿 滿 的 以 歌 聲 打 動 世 人 , 這 才 是 光 明 磊 落 , 打 破 對 所 謂 美 醜 的 膚 淺 定 義 , 以 人 為 本 的 形 象 , 國 家 全

    回覆刪除
  5. 關於假唱一事,我還有一句。如果有關當局覺得這項面子工程是理直氣壯的,就不會在事情揭發後,馬上心虛地封鎖網路消息、刪除相關網站等等。相對於承認和解釋電腦煙花特技“造假”的光明磊落,假唱這件事到底有沒有問題,你說呢?

    中國人一向注重面子,這已是民族特性,無可厚非。但連丁點批評也會勃然大怒(老羞成怒),暴露了民族自信不足、底氣薄弱的症候。

    是不是雞蛋調骨頭?已不是見仁見智。

    回覆刪除
  6. Agnes:
    這些人會不會太過雞蛋裡挑骨頭了?
    我不認為真是因為牙齒不漂亮,那只是一個下台階。
    想想看一個幾十億人在看的大場面,不是每一個小孩都有膽量站上去,最好的作法就是找一個可以演的女孩,對嘴(我認為是播放cd)表演,唱的(不必見人)跟演的(有cd在不怕對嘴對錯)都沒有壓力。
    幾個月的排練,哪有可能因為牙齒不美就cancel 掉那小妹妹,不會裝假牙嗎?擠百億的製作費拿得出來,假牙的錢付不出來?
    即使真是為了牙齒不美,讓一個牙齒不美的小女孩上場而最後得到網友惡評,我覺得那才打擊小女孩自尊心呢!
    我認為人性是醜惡的,世上哪有可能有這麼大手筆的完美之作?今天即便不是牙齒不美代唱事件我相信,還是有人有辦法挖出其他事件來大作文章。
    如果代唱是這麼侮辱人的事件... 為何全世界國家沒有人杯葛京奧?退出參加奧運啊?彰顯人性光輝啊?
    至於林夕,恕我直言,比起RE先生以及陳文茜,他真是擅長小題大作,小情小愛寫得入心入肺的好,除非他提昇自己的格局,否則,他最好繼續寫歌,專欄還是留給其他人去為他代勞吧。

    回覆刪除
  7. “他最好繼續寫歌,專欄還是留給其他人去為他代勞吧。”, 小施, 那不就是“假写”?!哈哈哈.....绝。

    回覆刪除
  8. 哇哈哈,我看到小施最後寫的“專欄還是請人代勞”,也是笑了起來,那是不是暗示,爲了類似京奧開幕的“完美呈現”,林夕最好請搶手寫這類文章,一來落得輕鬆,二來不必因寫得不合某些人口味而遭受抨擊。

    我舉出林夕先生的文章,不是爲了跟陳小姐和Re先生比較,只是他恰好說出了我的某些想法,所以借用而已。小題大做也好,大題小作也罷,這就是言論自由的可貴。立場雖然未必人人一致,但總比沒有自由強。

    之前我在想,追求無瑕竟然變成有瑕之舉,究竟是社會多塊魚,還是批判性強?不過,當我看到官方處理兩件被“揭發”造假事件的手法,一個理直氣壯落落大方,一個則理虧心虛
    封鎖消息,即使這“問題”可以用“雞蛋裏挑骨頭”的角度視之,但也無法解釋爲何官方的反應如此矛盾和兩極??

    事後被人揭發的“代唱”,從不是光彩之事,那也罷了;接住抖出張藝謀在開幕典禮後面對國内外傳媒的驚艷,大言不慚表示這小女孩如何精挑細選、歌聲如何令他感動,哄得大家團團轉,自然更添民憤。代唱不是不可,但官方處理手法不當,才是關鍵。在這樣的大前提下,大家將之挑出來鞭韃,不過是人之常情!

    回覆刪除
  9. 呵呵!来八卦一下,真与假令我想起红楼梦的名句:「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我们都不是杨小妹妹,又如何知道她真正的心情?

    即使造假又如何?我倒挺赞成shiyu的观点和说法的。那是一种创意,张艺谋,他不愧是鬼才一名。

    回覆刪除
  10. 关于代唱问题,我想说说我的想法。

    从70年代的台湾文艺电影,到现在的好莱坞大制作,许多和唱歌有关的电影,主角都有一位幕后的歌手代唱。

    导演选择演员,不是因为他/她真能够唱,最重要的是他/她能演,或者有市场的需求。至于唱歌部分,就交由代唱就好了。

    电影上映之后,观众评定的就是电影好不好、演员好不好,而不是严厉审查到底演员是否有代唱,因为那不是重点。

    京奥开幕就犹如一出戏,导演精心策划一幕好戏,重点就是这部戏好不好看,而不是演唱者是否真材实料。

    Agnes以演唱会来比较京奥开幕,认为演唱者不应该代唱(就好像演唱会不应该对嘴),也许不太正确。

    对我来说,京奥开幕,比较像一部电影。

    当然,假唱事件后来被有关当局打压新闻,这一点我则不认同,不过,那是两码子的事情,这里不适合混为一谈。

    回覆刪除
  11. 家明
    奇就是奇在,如果官方視代唱為合情合理,不構成欺瞞,爲何“此地無銀三百兩”地打壓新聞?尤其是張大導在開幕后記者會上大放厥詞的相關片段,消息曝光後,網上刪得無影無蹤。

    回覆刪除
  12. 我觉得,应该亲自看一看有关揭发所谓“假唱事件”的采访原文:

    “....近日在接受某媒体专访时,陈其钢出人意料地说出了这样一个秘密———“其实《歌唱祖国》并非是舞台上的‘微笑天使’林妙可所唱,那个稚嫩、真挚的声音来自一位7岁的小女孩杨沛宜。”陈其钢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因为导演首先要求形象要很可爱,所以我们选择了差不多10个小孩,然后听每个孩子演唱的水平如何。虽然其中有一些小孩唱歌不是特别好,但是他们每个人都在音乐创作过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陈其钢举了个例子,最初的歌曲就是一个小孩演唱的,但是她已经10岁了,出现不太合适,所以没有出现在最后的名单中。
      “我们选择的标准是7、8岁的孩子,当时有4个小孩合乎标准,其中就有林妙可和杨沛宜。从形象和感觉来看,林妙可是最适合的人选,不过我们带着她们去中央广播电台录完音后,发现她声音的高度、宽度都不太合适。而杨沛宜的声音特别出色,最后我们确定让杨沛宜来唱,林妙可出镜。”...."

    全文请看:http://bbs.qianlong.com/archiver/tid-1431914.html

    从报道原文中会发现,有关安排主要因素是林妙可歌声不符要求,并非是因为杨沛宜其貌不扬。这是真相。西方媒体在转载相关新闻时将顺序颠倒了,事态就全然不同。对不?

    回覆刪除
  13. 为了让大家更清楚了解争议如何引发,这是西方媒体最早引述有关音乐总监的访谈的报道:

    英国Telegraph 的报道:

    ...the show's musical designer felt forced to set the record straight. He gave an interview to Beijing radio saying the real singer was a seven-year-old girl who had won a gruelling competition to perform the anthem, a patriotic song called "Hymn to the Motherland".

    At the last moment a member of the Chinese politburo who was watching a rehearsal pronounced that the winner, a girl called Yang Peiyi, might have a perfect voice but was unsuited to the lead role because of her buck teeth.

    So, on the night, while a pre-recording of Yang Peiyi singing was played, Lin Miaoke, who has already featured in television advertisements, was seen but not heard.

    全文:http://www.telegraph.co.uk/sport/othersports/olympics/2545387/Beijing-Olympics-Faking-scandal-over-girl-who-sang-in-opening-ceremony.html

    我不认同假唱,可是这比假唱更可怕。

    回覆刪除
  14. Agnes與Anthony:
    代勞,跟代筆不一樣。
    代勞是代辦的意思,例如施宇太忙,這期專欄請Agnes 代勞。若請Agnes 代筆,才表示有找槍手之嫌。

    其他人:
    大家看法不一,有些人的論點我未必認同,可是我覺得這樣的感覺很好。其實,批評的事情豈止代唱事件,很多知名作家都趁機瓢切京奧的資源,說什麼砸大錢啦奉承洋人啦宣揚國威滅運動員威風啦...

    well,就像以前Coco Lee穿一件名牌衣服被香港富太太罵,說她穿cheap 了那牌子,富太太以後怕被相提並論。
    小眉小眼,什麼事情都看不開。為何不以演出看演出,很多外國媒體都認同這是一場令人驚嘆的演出。

    謝謝民小弟的轉載原文。很多時候,西方媒體可以頂著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拿著雞毛當令箭,什麼人權啦民主啦供平啦,所有的居心叵測,便外顯得名正言順又正義。我學新聞出身,你轉載的原文,真的示範了新聞寫作可以誤大事,顛倒順序,一切就不同了。可怕,技術考量被寫成歧視醜人,這是故意挑釁與惹事生非。
    Yang Peiyi is said to have reacted well to the disappointment. "I am proud to have been chosen to sing at all," she is reported to have said. 這段最後才出現,但不忘幫小孩加上主觀意識"reacted well to the disappointment"。
    "入场的观众都有门票上面清清楚楚写了杨沛宜和林妙可的名字,也就是告诉你一开始就没有隐瞒。 " 西方媒體怎麼不提這件事情?
    我才不隨西方媒體起舞,況且,我本身念傳播,若不分青紅皂白就亂相信,會對不起我大學四年的教育。
    謝謝民小弟,你的resourseful 的精神,值得大家學習,尤其林夕該睜亮眼。

    回覆刪除
  15. yume: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你很會用中國人的思維,化干戈為玉帛!

    家明:
    你說得對,兩碼子事。大型表演的一個小環節被誤會,加上之前太多太多的破壞事件,中國如驚弓之鳥情有可原。
    而且,說真的,那是一個小環節,不是殺戮幾百人,我不認為那叫打壓新聞,新聞自由可沒有那麼廉價。

    民小弟:
    謝謝你的原文資料。西方媒體已經不只一次"顛倒"是非。這,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因此,大學時老師常跟我們說,要學習以東方的角度解讀很多東方事件,最著名例子是如何看中東情勢,而不是一味以西方的觀點為觀點。

    回覆刪除
  16. 谢谢赞美咯(学施宇做一个很欠扁的模样:p)

    其实是你自己的傳媒素養(Media Literacy) 功夫高吧!

    回覆刪除
  17. 小施,
    原來中國網民叫“假唱”,是有出處的,並非國情不同認知有別,而這是中國的legal term:

    在中國,根據國務院第439號令《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第29條:演員不得以假唱欺騙觀衆,演出舉辦單位不得組織演員假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為假唱提供條件。

    大陸幾個著名論壇在熱烈討論此事中,因爲顯然地法例規定,假唱在中國是違法的,爲了京奧開幕,就能“犯法”?(如果上法庭,雙方律師要辯的,應該是“營業性”的定義吧?)我想接下來此假唱事件,會有更多爭拗。無論如何,我現在比較明白官方爲何要打壓新聞了。此風一開,以後的大陸的現場演出,是不是都能視法律無物,明目張膽地假唱?

    回覆刪除
  18. btw,京奧開幕的紛爭,恐怕不止是西方傳媒“居心叵測”的渲染和炒作,因爲最近分別在香港不同報紙上,都看到國内學者的投稿(基於國内言論自由不開放,他們只能“胳膊肘兒往外拐”),發表他們的意見,說的,當然是對官方的不認同啦!於是,我又忍不住想,是這些學者被“西方文明荼毒太深”,還是純粹是個價值觀差異的問題???

    回覆刪除
  19. 對不起,請不要嫌我囉嗦,因爲此事令我有太多腦力激蕩,不吐不快,如果我在KL就好了,我們大可當面討論。

    這幾天在不同報章看到不同國内學者的文章,都是一副“愛之深,責之切”的模樣。我想,如果說西方傳媒炒作,居心叵測,也就罷了,可是,這些國内的社會精英,都“倒戈相向”,是中國人慣常的吹毛求疵(或崇洋媚外?),還是他們與祖國的關係密切,所以更能見微思著??

    如果我生活在大陸,也許能更接近答案源頭。

    回覆刪除
  20. Agnes:
    不必如此見外
    真理越辯越明
    這是我始終相信的金科玉律

    回覆刪除
  21. 我觉得源头还是导演向大家交待说他们寻寻觅觅适合的人选用了很久时间,以及导演说的“每次林妙可(被擺上台那個)排練《歌唱祖國》,我聼了都很由衷地感動“。。。

    不过,不止西方国家追讨,中国人批判自己人起来比任何外国人都狠。

    回覆刪除
  22. 其实,批评假唱与批评“歧视丑人”是两回事。我不认同假唱。但是事情在媒体的炒作下已经不再有关假唱的问题。林夕在文章里批评的,就是因为杨沛宜的牙齿被歧视。如果上场的是杨沛宜,却以录播的形式演出,也同样是假唱。林夕的文章,就有不同的写法了,对不?

    牙齿论,我怀疑是西方媒体看图说故事。在陈其钢的访问中,根本没有提及杨沛宜的牙齿。可看访谈视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cC6CsCicTQ

    杨沛宜到底是不是因为牙齿而落选?还是因为她的表情、表演未到一定水平?因为“牙齿论”的角度太精彩,没有人再有兴趣追究.... 西方媒体极有可能无中生有的“牙齿论”,把真正的原因模糊了。

    当然,我不认为因为媒体误导,事件就合理化了。我还是谴责假唱。无论是预录,或代唱,我都无法认可。我宁愿你现场唱不好,也不想看对嘴。

    可是,如果我们要批评假唱,就批评假唱;而不是莫名其妙的拿孩子的牙齿来大作文章。如果不平的情绪是源自“换牙有辱国体”,那就是掉入了媒体设的圈套。

    我极度希望,中国媒体真的能吸取有关“假唱”的教训,往后在春节晚会放弃假唱的运作。可是,我觉得因为新闻被说成“歧视丑人”,也许我们会在往后的中国官方表演中看见许多牙齿不整齐,五官不出众的表演者,大剌剌的对嘴唱歌。

    回覆刪除
  23. 文员:
    说得好,中国人向来如一盘散沙,严以待己,宽容他人。

    民小弟:
    越来越欣赏你实事求是的精神,本地媒体工作者应该向你拷贝如此不屈不挠的精神。你寻找地一手消息来源的狠劲,跟 agnes绝不对自己的真理罢休的态度,有得比!
    中国民主没尚未成熟,多数被网民牵著鼻子走,西方又素来无法接受中国的资本主义与藐视人权,双面夹攻之下,任何一点小事都能被修理。我们应该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还是相煎何太急?对于中国,我承认自己以主观看待事件,长这么大,我终于愿意以主观的角度正视自己血液中的DNA 原貌,追本溯源,让我更了解自己。
    那天看电视节目中在北京的美国相声演员朱利安说,广场上一位60 多岁的粉丝见到他就说我有看你的节目啊你得帮中国人多讲一些话啊...
    「外国人都不了解咱们,苦啊!」 朱利安说那老粉丝是流著泪说这句话的。

    回覆刪除
  24. 小施啊,最近被老板请来公司看风水,顺道为伙计看相的风水师 批我小器,不接受批评,还太自信;害我现在说任何话都寻根究底,有凭据才敢发言.....才会搞到开侦察社一样。但是,还是得说,这些都是网上资讯推断出来的. :P

    回覆刪除
  25. 文员,如果依据陈其钢原来访问里的说法,最后是换了声音,不是换了人。排练的时候极大可能是由林妙可自己上场唱歌。中央领袖是在最后阶段要求换用杨沛宜的声音..... 所以张导的说法也不一定有问题。

    回覆刪除
  26. 嗯,同意施宇以上的视点,说真的,觉得网络媒体和香港媒体酝酿情感启动效应(PRIMING EFFECT)的本事很厉害,竟然制造出引起思维敏锐的AGNES以及民小弟脑力震荡的Public Opinion(舆论)。

    也许这些具有强力传播效应的媒体呀,就像有监督主要媒体的,例如:日本“加强广播电视节目规范机构”(BPO)那样,扮演着审查广播和电视节目的角色吧?

    而网络这可爱的媒体,呵呵!虽然还无法取代面对面交流(face to face) ,却可以让我们和心理上的邻人们(psychological Neigborhood)在瞬时之间交换信息,扩大视野,增进大家的“社会关系资本”(social capital) , 真有意思呵:)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