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5日 星期二

愛到無法呼吸

tt0901475_largeCover

韓國名導金基德似乎喜歡提著一把小刀,切割開你內心潛意識裡壓抑許久的慾望,讓你在解放過程中感到痛楚,但也讓你同時從血腥滋味與肉體的暴裂中,享受到狂喜。

金基德不只一次觸碰身體,貪婪地舔拭性慾──那些你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接觸與吸吮的。

我看金基德的電影固然不多,但已足夠感受到他的張狂肆意,像被他開了一槍,腦袋炸開,如雷震撼,做愛達到高潮約莫就跟這種感覺一樣。

2003 年的《春去春又回》裡和尚和處女做愛已經夠震撼,但那條以柔軟淫穢之姿攀爬的蛇,如今仍會在夜深人靜時,舌一樣黏膩了我的思緒;《3-Iron》是2004 年的電影,空屋裡失意的婦人,騎上忽然闖入空屋的年輕男生的機車,出走;《3-Iron》的中文譯名為《空屋情人》,更徹底貼近導演的情慾主題,那空屋似是女子陰鬱清冷的情慾之戶,因誘姦陌生男子而打開,很女性主義地解放了自己。

《情弓》也具有顛覆觀影想像空間的畫面。天外飛來的弓箭,射向甲板上躺著的少女兩腿之間的白裙,白裙超現實地泛出紅色血跡,那是我所看過最形而上的愛慾畫面;荒誕的情慾不只這些,《情弓》裡大部分的故事述說的是爺爺跟撿回來的無血緣關係孫女的愛慾情仇,你很難從那樣的觀影經驗中,滿足自己任何的意淫──你會因背德而深感羞恥。

2006 年的代表作是《謊顏》,一再整形的容顏如輕鬆摘上摘下的面具,美其名為 “女為悅己者容”, 整形背後的動機尤為暴力,利刃一般切割臉龐,電影的結局注定血肉模糊得教人作嘔。

《Breath窒息情慾》依舊不放過情慾,身體仍是主題,主動騎上男人的,依舊是在愛慾裡具有攻擊性的女人。我已經十分了解金基德,這些是他恆久不放棄的叛逆堅持,你以為偏執的是他,但其實觀影的我們無不試圖從他的電影之中,偷窺一些情色,釋放一些道德。

一個失意於婚姻的女人,去監獄裡尋找被判死刑的前男友,和他瘋狂做愛,她甚至在他衝向高潮的那一刻,緊緊捏住他的鼻子,他差點窒息而死。他終於感受到她的感受,因為他是等死的死刑犯,只有他能夠明白她對於死亡的等待──很想找回死亡的感覺,卻又害怕再也活不過來。

她在監獄裡對她描述過的,她在小時候曾經有過5 分鐘水中的溺斃的經驗,既驚恐又刺激,後來身子如汽球一樣飄起,感覺幸福。

後來,我們才明白,死刑犯不是她的前男友,而是她隨便編織的一個理由。至於電影裡囚牢裡喜歡男人的男人,甚至具有姣好臉孔的國際紅星張震的表演,我一點都看不懂,但並不重要。


我想我從金基德導演的這部新戲,感覺到自己被了解了。

我們都不太敢承認,那種讓人幾乎窒息的孤獨,有時候唯有從陌生人的身上,才找得到宣洩的出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