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

半天吊

 

我該用什麼樣水晶吊燈般的璀璨文字,來為這篇文章做個起頭呢?若然我選擇用那樣的方式開場,這樣矯情而做作的方式,似乎比較適合寫一部台灣偶像劇劇本。

而我不過想說說我日子裡的一件小事。

昨晚我跟幾位朋友在一間日本餐廳用餐時,我終於忍不住哇哇大叫說慘了慘了我忍不住又要動筆寫寫你了。我每次去吃日本料理都禁不住想起你,可是我不一定會跟用餐的朋友們提起你。

昨晚我嗑的是一碗烏龍麵,熱呼呼的湯麵。一些菇類,幾棵青菜,一顆蛋,簡單得就像家裡人為你煮的一頓家常便飯。

***

這篇文字只寫到一半,像許多進行到一半就走不下去的感情。

這些日子,我都如此被自己擱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