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8日 星期一

I Cheated Death (part 3)

 

我昏迷期間,

在醫院為我進行天主教洗禮的人進了醫院。

前幾天,我特地抽空去看她。

她人看起來好好的,臉蛋圓鼓鼓,我比她更像病人。

可是,我這個窩囊廢,

我一見到她坐在病榻上,

我鼻子一酸,

差點噴淚。

×××

我在醫院昏迷時,

我身邊的好友緊急成立了一個“護理”小組,

以 Marco 為中心,

由軸心輻射出去的小組成員包括葉寧、Celine 夫婦,

後來加入了 Suki。

Marco 負責跟我的各方好友們發送簡訊報告我的病情進展,

葉寧 ”準備好“ 辦理我的喪事 (若然我有三長兩短)以及請各方人馬為我禱告,

Celine 則與 Marco 安排朋友們分批來探視我,

Celine 老公幫我繳交信用卡貸款,

Suki 幫我先把房屋貸款與車貸換掉它。

我醒來之後,

葉寧跟Celine告訴我,他們連我遠在臺北的母親與妹妹都找到了,

正安排他們來吉隆坡探視我。

Celine 分配朋友們為我烹煮健康飲食,

以及規定我可以吃喝甚麼(她不準我喝太多果汁,避免生痰啊)。

Suki 偶爾講講笑話,不過超難笑的,而且,我不能笑啦,身體會痛。

大家還安排了各方好友錄制了加油打氣的 CD,

裏面竟然有阿管寫的歌,

以及媽媽及妹妹從臺北 mail 來的聲音…

還有,還有好多好多朋友為我做好多好多的事情。

 

總之,當時我整個人癱瘓了,行動說話都不便,

還好,家人不在身邊,

我有這一群好友幫我料理一切。

 

×××

 

要在病重的人面前忍住淚,

真是必須堅強的人才辦得到的事情,

我的好友們一味地幫我打點這個那個,

卻從未在我眼前掉過一滴淚。

我聽說媽媽在臺北從早哭到晚,

可是,

她見到我竟有本事開玩笑:“你人的我是誰嗎?”

 

 

×××

 

高中好友Po Ping 說,

我飛香港前去醫院看你,

雖然過了探病時間,不得其門而入,

可是,

護士一聽到是你的名字,

便笑著說:“Oh!Itu XXX,dia kawan banyak!”

我要結束我的死里逃生的日記了,

請原諒我無法一一致謝,

你們知道你們是誰。

實在是太多人要感謝了,

我希望今後我有長長的時間來感謝你們。

愛,是我一生的功課,

從前沒有好好用功,

現在開始還來得及吧?

你說是嗎?

11 則留言:

  1. :~) 你的命,绝对不是烂命。。

    回覆刪除
  2. 看见你一天天的康复,真好!
    爱~是一生的功课,或许你从前不曾用功过,但你绝对有天赋,看看你身边的友人,就知道你不必怎样的去讨好或付出。
    单凭一颗真诚的心就足够了!

    回覆刪除
  3. 親愛的,
    感恩我還能擁抱你。:)
    你住院的時候,
    全城最glam的人把馬大醫院擠得車水馬龍,蓬蓽生煇(eh?),你絕對是有很多很多好朋友,愛你的好朋友。

    回覆刪除
  4. Praise to the LORD
    願主愛永遠跟隨你:)

    回覆刪除
  5. 施宇,我喜欢听你的声音。感谢你活了下来。

    回覆刪除
  6. 施宇,你好!什么时候会回到电台亮声呢?你这三篇的贴我都是流着泪读完的,太感动了。你很有福气哦,身边有那么多关爱你的朋友。祝,安康!

    回覆刪除
  7. 你绝对是不抵死的人。

    回覆刪除
  8. 歡迎你回來啦。。。會繼續替你加油的!!!

    回覆刪除
  9. 感谢你活下来了。。。虽然我们素未谋面,可是听到你病危的消息时,还是会觉得很担心。。。也想过透过你好友们的部落格问候你的近况。。。曾想过去探望你,可是却感觉很唐突。。。希望你收到我隔空的祷告。。。无论如何,请你继续精彩且健康地活下去。。。我永远支持你。。。

    回覆刪除
  10. 感激。
    没有爱的人生,怎么叫人生?
    及时永远不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