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不錯,謝謝。

App0015

右邊是他,左邊是我。攝於台灣。


我們多久沒見面了?

7年,還是10 年?直到大伯父,也就是你大哥過世。

我和你妹妹,也就是我的姑姑,去居鑾奔喪。

你也去,不過是自己坐長途客運。我們同住一個城市,你卻不與我們同行。

高速公路變短了似的,在車上還沒真正入睡,我們便到了。那是個下午,天氣如烤爐般熱。

你晚上八九點才到。

我跟堂姐夫在麵檔吃飯。我先是看到堂哥和繼母到麵檔點東西吃,然後眼神掃到了你。你早已好整以暇坐在旁邊一個桌子等吃。

我在你身邊坐下,叫了聲爸。

"你好嗎?"

你沒笑容,但很客氣,"還不錯,謝謝。"

大伯的去世不令我難過,我難過的是其它。

在居鑾兩天。你只對我說了一句話。

"還不錯,謝謝。"

8 則留言:

  1. 照片里的你和他笑容都很美...

    回覆刪除
  2. 不好意思,离一下题。

    《等爱》舞台剧的首演日(数小时前),我就坐你隔壁的隔壁,从入席前到散场,也跟你数度眼神交接,却一直未有趋前跟你“打声招呼”,呵呵,有一种熟悉但实为陌生的杂感。

    且让我这“胆却”的博友“回到线上”跟你问声好,不晓得左侧传来“震耳欲聋”的笑声属于你或易才子,反正看到你气色不错地身体力行挺朋友,就觉得你很棒了。愿主保守。^_^

    回覆刪除
  3. 小施,
    我抱抱你。
    抱抱,那個隔離。
    抱抱,那個咫呎天涯。
    最親的。最遠。

    回覆刪除
  4. sebastian:
    是喔?
    我是笑得很大声,
    我特别欣赏第二部的演技导技还有剧本。
    btw,
    我记得我旁边坐着一位中年男士勒。。。
    应该不是你,
    下次你要打招呼嘛!
    你写这么多电影,
    一定有许多心得分享。

    回覆刪除
  5. 加爱:
    我有空,
    真的应该去你那个心理辅导网站浏览一下。
    我的难过是当下的,
    我从来没有像个小孩那样望着我父亲,
    引颈期盼他跟我说话,
    他却只顾着跟别人social,
    长长两天,
    几乎一个眼神都不给我。
    幸亏出院后我看开许多,
    不然我会更放不开。
    谢谢你的抱抱,
    我也给你一个瘦瘦的熊抱。

    回覆刪除
  6. 呵呵,坐你旁边的是我“中年朋友”,啊,我们都34了,也确实“很中年”啦,哈~~我是坐你旁边的旁边;好的,下次再碰到一定打个招呼。^_^

    我也觉得第二个故事的整体质感较佳,不过他们彩排时应该“忘了”预演“汽水被摇过度会飙汽泡”吧,呵呵,猜想那场戏应该有“爆肚演出”的成份吧?!;(小小声说:第三个故事除了“谐星终演型男那个”(哈)的演技可取,不懂干嘛的,整个感觉就是很porn(@_@|||),呵呵,是我不懂得欣赏啦~~~~~~下删万字)

    回覆刪除
  7. 照片对照文字,越发看了难过。

    回覆刪除
  8. 我这种人,知道那里有赞美,就会自己跑来。
    哈哈哈谢谢你们来支持捧场,请继续向你们的朋友宣传。还有4场演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