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4日 星期五

想抱抱伊能靜

我的好友在他自己部落格裡頭如此回答網友。

「球球: 有沒有發現一些人特別的有個性?那是在共性和獨立性的拉鋸戰,獨立性取得了勝利,可是這樣,我相信這個人會很孤獨。個體永遠有行動的自由,從這里看,個體應該是在共性之上。」

我覺得自己就是那種特別有個性的「個體戶」,我不只相信自己會很孤獨,我已經一直在經歷這種孤獨。

起碼,心靈上是孤獨的。思想上是孤獨的。靈魂上是孤獨的。

多麼的純然自我,潔淨清透。不含被他人干擾或侵入的雜質。

「志雲飯局」裡,伊能靜說他把兒子留給哈林,自己從離婚裡換回自我,今後即便自己孤獨終老,他也準備好全然接受。

伊能靜說熱鬧的幸福固然可貴,然而那種活在一個人裡的孤單,那種享受孤獨的快樂,他願意不惜任何代價,贖回。

陳志雲問伊能靜:「你有沒有因為父親沒有盡到扶養你的責任而怨恨他?」

伊能靜的童年比我還要複雜,生活比我更加顛沛流離。伊能靜的回答是:「沒有怨恨。我只是在想,我和父親母親三人圍在一桌吃飯的感覺,不知道會是怎樣?」

聽到伊能靜說這一句話,我很想抱抱伊能靜,也希望他給我抱抱。

我不會忘記這一份感覺,即便那就是所謂的麻木--

那一年我30歲,我和父母我們三人一起同桌吃飯,那是我從小盼望的畫面。可是真正的感覺是--沒有感覺。沒有憤怒怨恨責備不甘心酸總之異常平靜,像走錯闖進陌生人的婚禮宴會廳,那就安靜地吃完這一頓免費晚餐吧!

那是一般人無法懂的感受與反應。你愛的人不懂,你的好友不懂,甚至你的父母也不懂,因為他們跟你不一樣,因為,你跟他們也不一樣。

你何嘗不是努力想要讓人懂,最後你發現,只有你自己最了解自己,最懂得你自己。

我想,於是這樣,伊能靜告別那個他愛了近二十年的男人。

拿起那把鋒利的剪刀,忍痛剪掉與他人連結的臍帶。

這是孤獨的代價,為了讓自己快樂。

2 則留言:

  1. 我也想抱抱她。任何形式上的孤獨,都不會抗拒一個溫暖的擁抱的。

    sorry change topic.為什么伊能靜的廣東話說得那么的流利啊?

    回覆刪除
  2. 一个人的孤独有时候是一种享受。
    热闹有时并不一定能唤醒人群里的孤独。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