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5日 星期日

寫給星洲日報最後一篇影話

 
你我合唱最後一首歌

elegy

當我們還很年輕的時候,也許曾經喜歡過一個比我們年長許多的人。

那時候的我們,並不知道歲月會在我們毫不留神的一瞬,貓似的靜悄悄流逝。光陰於你而言,并不存在;愛一個人,時光便凝結成天長地久。年輕的你,又怎麼會去介意那人比你年長20歲甚至30歲?

你沒認真考慮過對方的想法。





年長者腦海裡划過的念頭,卻是「歲月如梭」。逝去的愛、逝去的青春、逝去的朋友,均如梭。對於你,他開始感懷神傷,他羞於見你的家人朋友,他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他擔心總有一天你會對他感到厭倦,最後拂袖離去。

然而,你沒有離開,你告訴他:「我愛你。」

這令對方感到愈加害怕了。年輕時在不同的床上流浪,何其瀟灑;年老時繼續週旋於不同女人之間,則是害怕。害怕失去,因而不想擁有。不奢求擁有,即不必面對失去。

最後,離開的人是他。

女導 Isabel Coixet在2006年時拍過《Paris, je t'aime》一節4分多鐘的短片 "Bastille",手法精巧俐落,與這部劇情長片《Elegy》詩樣緩慢的行板有所不同,然則處理的議題類似,均是肉體之凋零與病魔的無情。


《Elegy》若譯成中文即為「輓歌」,不必我在此贅述,你約略猜到整齣戲的走勢。年邁的大衛(Ben Kingsley 飾)對年輕貌美的康蘇麗(Penelope Cruz飾 )一見傾心,年輕女孩對愛出奇的忠貞,令風流成性的老男人感到無所適從;漂泊與浪蕩是他的習慣,愛情與安定則是一劑令他嚇破膽的強心針!

兩人分手許久後的某一天,全世界正準備迎接新年來臨的前夕,康蘇麗突然找上大衛。她告訴大衛自己罹患乳癌,即將動刀。年輕男人太過膚淺,沒有任何一個年輕男人比大衛更懂得欣賞與讚美康蘇麗的美麗胸部,於是她希望自己在被端上手術檯之前,給大衛留影。

大衛拍下了康蘇麗的美麗乳房。

兩副垂死的肉體,擁抱共度那一年的新年。

死亡對年輕或年長者一視同仁,嬌俏的愛情不一定擇善固執。愛情被許多人視為靈魂之救贖,孤單之解藥,可惜,世上飽讀詩書、以為對生命很了的許許多多大衛,在哲學家霍布斯面前擔驚踟躕了。

霍布斯說過:「恐懼是我唯一激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