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6日 星期三

My Growing Pain 8

 

即便有一天我 80 歲了,想起這件事,我還是會嚎啕大哭,像孩子一般任性地大哭;況且那時父親應該已辭世,我會哭得更大聲。

父親打我,我反抗,父親乾脆一把抓住我的髮,將我整個小頭顱往牆上撞過去。父親說,你想反抗?你最好乖乖站著給我打。

我跳上衣櫃書架上幾乎到屋頂了,父親一把就把我拉下來,藤棍像狂風掃落葉那樣打得更兇。父親說,即便你是孫悟空,都翻不出我的五指山!

我幾乎每個禮拜都挨打,校服內襯的背心總是黏著結痂的傷口,每次脫衣服我就喊爹喊娘的。父親不打我的手腳,他專挑衣服遮蓋得到的地方。

中學四年,我每天冀望有人打救我,我將希望完全寄望在學校老師身上。

有一次大停電,我跑到老師家裡,說我不回去了,我怕回家,回家爸爸會打我。老師不相信我,兩位女老師決定陪我回家。我說不要不要,你們把我送回家裡,我就完蛋了。

兩位老師堅持摸黑送我回去,他們見到我的父親--一個才情洋溢聰明絕頂的男子;老師不可置信地看著我父親--你兒子怕你怕得要死,怕你打他。我父親溫文儒雅、比老師們更有學問,老師們不疑有它丟下我走了。

那一晚,因為我試圖向外求援,父親打我的力道也就更猛。除了心裡的痛,我更感受到被老師背叛的痛,那種絕望一如停電的黑夜,完全看不見光明,絕對的毀滅。

16歲,我決定離家出走。

我最捨不得家裡的一條狐狸狗,它總是在我最難過無助的時候,聽我訴苦。它的眼神告訴我,它不明白我說些什麼,但它明白一個孩子的痛。我至今仍記得,狐狸狗的眼神總是蒙了一層霧似的。

我記得那是一個黃昏。我裝點好簡便的行囊(其實就只是我的書包而已),向我心愛的狐狸狗道別,趁爸爸不在家,繼母在家裡工房忙得不可開交之時,我搭迷你巴士走了。

我打算從增江投靠PJ 14 區的姑姑。我在姑姑家外面的公用電話亭打了一通電話給好友子傑,告訴他我終於離家出走,再也不要回家了。那不應該是一種解脫嗎?可是,我記得我在電話中一直哭,不停的哭。


姑姑沒有趕我走,她讓我住了下來。爸爸沒有來找我回去,第二天他跑去學校咆嘯,在教室外面跟我斷絕父子關係。我又如此將自己哭成校內無人不曉的「名人」。

其後我時常做同一個夢,夢中姑姑帶我去跟爸爸拜年,然後姑姑拋下我,把我留在爸爸家中。我總是因此嚇得哭醒,清晨的枕頭像是泡過水似的--我在夢中流淚,然後在溺斃於淚水的邊緣驚醒。

今日,我已然擺脫父親打我的夢魘,卻解不開父親為何打我的疑問。

為什麼你要如此打我?為什麼你要將我打得滿身是血?為什麼你生我卻不斷蹂躪我?這些都是找不到答案的問題,因為如今父親早已變了另一個人,他說他忘記他曾經打過我,說時笑容和煦,慈眉善目的樣子跟從前暴君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於是我想,即便有一天我 80 歲了,想起父親打我這件事,我還是會如初生嬰兒般放肆大哭的;況且那時父親應該已辭世,我會哭得更大聲--他的生命完結了,而我還得在得不到解答的痛苦中煎熬...

51 則留言:

  1. 喔,原来你也住过增江啊。我出来社会工作之前,就住在增江南区的祖屋,那里是我的童年和小/中学的日子。
    你是增江南或北区?

    回覆刪除
  2. Anthony:
    北區
    那裡有很多廢棄的錫礦湖
    我時常會一個人踩著腳踏車去湖邊

    回覆刪除
  3.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4. 看了,也感受到...

    您就當這是“因果論“,
    前世你可能打得他很夠力,
    今世他來還債吧,
    希望這樣想,
    會舒服點吧!

    回覆刪除
  5. 经过的就。。。当了。。。热泪。。。

    回覆刪除
  6. 当那两个自以为是的老师决定要送你回去的时候, 你的心里是恐慌甚至绝望的吧.....

    回覆刪除
  7. 感受到了,很痛,肉体上,精神上,心灵上。。。

    对不起!

    回覆刪除
  8. Shiyu,

    给你说个笑话:)即使不好笑也要笑:P

    一个男子看见一家商店大减价,便走了进去。"您买些什么?""我想买狗食。""我们有规定,您必须证明您有狗。""哪儿有这样的规定?""减价商品就是这样。"男子与售货员磨了半天,售货员还是不同意卖给他没有办法,男子只好回家把狗带来,才买到了狗食。过了几天,男子又去这家商店买猫食"给我两盒猫食。""我们有规定,您必须证明您有猫。"还是那个售货员,男子又与她磨蹭了半天结果还是不得不回家把猫带来才买到了猫食。又过了几天,男子抱着挖有一个洞的大纸箱来到那家商店,找到那个售货员"您买些什么?""你把手伸进去就知道。"售货员把手伸了进去:"是什么呀,粘乎乎的。""我想买两卷厕纸。"

    虽然有时痛着也可以很快乐,读着你不经意的痛,但你身边的朋友也许会很难过哦!痛毕完事。下一篇记得写开心的事,好吗?

    回覆刪除
  9. This is a very sad childhood experience and the victims are usually the innocent children. I've gone through it and I promise the same will not happen to my children.

    回覆刪除
  10. 在我的記憶中,雙文丹有一個很大很大的水潭。隔了二十多年,那天特地舊地重游,卻怎樣也不明白眼前的水潭怎麼變得這麼小?我想,這可能就像你對你父親的記憶一樣,小時候看的東西并不全面,而且會放得很大。我想說的是,別再讓小時候不愉快的回億折磨你,不值得的。

    回覆刪除
  11. 我也是住在增江北区噢!
    不知道以前有没有看过你,哈哈^^

    回覆刪除
  12. 我想我明白那种两个人在一个地方,而一个人已经忘记了离开了,自己却被遗留在原地的感觉。会有个very moment让你突然顿悟,然后疼痛逐渐减轻,新的逐渐长出来。祝福你

    回覆刪除
  13. 加油加油,施宇!
    很快可以走出来的,不必等到八十岁!

    回覆刪除
  14. 施宇,我也是增江人呢!年少時常跑去北區大草場對面的租書攤看書。
    讀到你這篇真驚心動魄。
    這麼樣的暴力是會留下創傷的。我想你爸也不明白自己當時,心裡也痛吧難以面對,便不再記起。
    也許,有一天你會明白。因為你沒有忘記。

    回覆刪除
  15. 原來降多增江人
    我只住過四年
    之後就逃走了
    my growing pain 我得趕快寫完
    希望在年底前將它寫完
    用文字療傷是我自己選擇的方法
    也做為其他家暴受害者的警惕與勉勵
    從此
    我不會再提

    回覆刪除
  16. hug hug .....

    抱抱。

    写吧写吧写吧。。。

    当你写到心情受不了时,就开车来我家。
    弄个蜜糖水给你喝。

    回覆刪除
  17. 写出来了
    真的可以达到治疗的作用吗?
    我也听过这说法
    也曾试过写出来...
    可是后来我发现还是不怎么行得通
    反而当越多人知道后
    我发现我越承受不了
    以后那种"怜悯"的眼光
    还有人家不经意
    或可能因为关怀
    而再度提起的伤痛...
    (可能是我比较好胜吧!)

    但不可否认的是
    当写了出来之时
    确有一种压抑许久
    获得释放的感觉...

    回覆刪除
  18. 嘉惠,要泡很贵的那种蜜糖噢,manuka最贵的那只知道吗?
    普通蜜糖都是糖在里面。
    小施放心写吧。
    别忘了我们都是成熟有智慧哇哇哇不得了的读者。

    回覆刪除
  19. 心思细腻的人有时蛮惨的。
    话说我堂弟很神经大条,小时候皮到不行,我叔都是把他绑在树上啊,绑在椅子上啊这样打的。堂弟非常强悍噢,
    不哭,
    而且过后马上报复,在父母大床上大便,烧床,什么都来,再大一点索性把他爹踢倒在地。
    长大了混帮派,有一次差点被砍死掉。
    大概人死过翻生真的比较有power,他后来安份工作娶妻生子,平平安安到如今,而且跟我叔还满要好的两父子。
    他是我的偶像。
    不过他不知道,他不会相信我" 读过那么多书"竟然崇拜他一个" 烂仔"

    回覆刪除
  20. 我是不認識你的,我靠黐的。

    看了這篇東西我又很衝動很要很想去留言。

    我又不知到可以寫什麽。

    我不了解你,我不會亂亂去安慰你。

    這篇東西每粒字我都很用力的讀。

    我欣賞你。就醬。

    回覆刪除
  21. LEN-
    是啊?那那很贵的蜜糖到底一罐多少钱啊?

    我觉得你很崇拜你堂弟,因为他- “敢”。
    读很多书的人,要做读书人必须做的事,很多东西敢怒不敢言。

    大概是酱紫吧?

    回覆刪除
  22. manuka 从二十多到百多两百都有,小小罐,不可用金属匙去舀和搅拌,得用木匙,或塑料匙,否则部分养分将受破坏。
    是0罗,我喜欢他敢。

    回覆刪除
  23. 很多人都忘不了。
    可以的话,跟自己说一声: 算了。

    回覆刪除
  24. 問出個所以來又能怎樣?用力的去想去尋找,有時候讓自己更疲憊。相信自己,接下來的日子會更快樂!

    回覆刪除
  25. 施宇先生, 不要悲伤太久哦, 比较喜欢看到“号lian" 的你多一点... ^-^

    回覆刪除
  26. 能夠這樣寫出來, 就證明好得差不多了. 慢慢來, 就好了.

    回覆刪除
  27. 嗯,清水润物;只要写的当儿心情和文字之间具有搁着一杯水的距离就好,放心了~

    回覆刪除
  28. 很多人说爱情是一道无解的方程式,
    亲情又何尝不是呢?
    就当作是一场噩梦吧,
    吓醒的冷汗也该是时候转温了,
    想狂哭就任性地哭啰!
    加油。 ^.^

    回覆刪除
  29. 过去让它过去 ,你一定要站起来而且站的更稳更有自信ok

    回覆刪除
  30. 施宇加油 ! 快忘记那不开心的过去 ,会发现生活更有趣 :>

    回覆刪除
  31. The world is different because it has you LIVING it....

    回覆刪除
  32. 经常来这里逛。
    建议施宇去了解vipassana静坐。
    它让你学习使用平常心面对生活。

    http://www.dhamma.org/en/vipassana.shtml

    我是一个不能静坐的人,却也乖乖坐了10天。

    衷心希望你能够好起来。

    回覆刪除

  33. 降多人留言
    嚇到我
    謝謝大家
    My growing pain 不乞求大眾憐憫
    只是以我擅長與習慣的文字
    自我療癒
    以及宣洩
    更希望可以使更多有相同經歷的人得到inspired

    繁彬也有部落格囉
    照片有非常帥喔
    跟本人一樣帥
    也希望大家多多去支持繁彬

    回覆刪除
  34. 施宇:我又来看你啦!不要那么忧郁啦!不要被别人的情绪左右自己。加油噢!到水果摊买一些香蕉吃吧!能让你快乐起来。至于你的皮肤问题我建议你用环保酵素调水洗澡,会对你皮肤有很大的帮助。如意^^

    回覆刪除
  35. 让许多其他仍然停留在黑暗的恐惧中的朋友了解到他们不是孤独的,看到你今天的成就,让他们觉得希望在人间。加油。

    回覆刪除
  36. 或許,學習放下真是一生的課題。有這樣的童年,那種對身心靈的影響,實在只有自己才最了解。人生走到最後,其實都是夢一場,是好是壞,醒來之後,都不再重要了~加油! 我相信你總有一天能自己走出陰霾!

    回覆刪除
  37. 人不堪拖,
    人都会遗忘,
    岁月会帮助疗伤。

    希望你会慢慢痊愈。。

    回覆刪除
  38. 老实说,没有一个坏家庭的人是永远不能了解拥有哪些父母的滋味,当我们与别人诉苦的时候,甚至会被别人说我们不孝(至少我时常遇到如此问题)。所以我觉得你那个两个老师肯定经验不够,不懂现实为何物,很多人很天真地认为家事温暖的,但是他们没有想过很多家其实是地狱。
    坦白一句,我无时无刻想要“它“死,因为“它“不止伤害我兄弟姐妹,还伤害整两个家族的人,我母亲给他逼到差点有精神病,自杀两次。“它“
    却从来不觉得自己错,即使到现在。
    不需要明白为何他们不爱我们,也不需要去问,我不懂你的父亲是如何,不过你既然说了他现在改变了,那么也好。但是我那个呢,就是永远没有变过,因为“它“是个没有爱的人,也是一个永远感受不到爱的人,“它“生来就如此,我们就不用想去改变“它“,现在只让“它“自生自灭。
    世界有很多种人,不是每个人都是好人,如果刚好遇到这些人当上父亲,还真的是自家的不幸。
    听过我姐姐说他有个朋友,他的父亲很烂赌,借很多高利贷,给家人很多麻烦,结果后来父亲死了,他们就全家庆祝,后来就平安过生活。
    我永远赞同我姐姐新加坡的房东说过一句话“有些人是不应该存在的。“

    回覆刪除
  39. 顺便提一句,就是其实很多小孩是不懂他们被父母虐待的,结果他们以这样的方式长大后就会以为虐待是种爱的表现,所以在外国他们有教育他们什么叫虐待。
    我很喜欢在criminal mind这句话 "时间并不能治疗伤口,时间是能让我们更能如何去面对它“
    我们很多种种的行为其实都是受小孩时期发生的事情所影响,而且其影响是可以永远的,所以要如何从以前的伤害中跳出来还真的是要靠自己如何去面对它了。

    回覆刪除
  40. 香蕉人:
    別人對你的誤解
    正是我長久以來被人的誤解
    沒有人相信我說的話
    最敷衍的「安慰」就是--終究是你的父親 父親只有一個 何必怨恨
    他們不曉得
    動輒一個不成熟的念頭
    我早就結束自己生命了
    尤其在那個青蔥無知無助孤單的少年
    至於我文中的父親
    當然只有形式上的「改變」
    若然他真的脫胎換骨
    今天
    我不會為文陳述這段過去
    我無法徹底脫胎換骨
    因為
    父親他根本沒有脫胎換骨
    我相信他自己有他自己的痛
    他仍在痛著 於是我也在痛者
    這便是所謂的骨肉相連
    只是他老了
    很多事情也許放棄了
    而我太年輕
    我 還 得 咬緊牙根
    帶者痛
    活 到 老

    回覆刪除
  41. Dear Suki:
    「让许多其他仍然停留在黑暗的恐惧中的朋友了解到他们不是孤独的」
    你說的話
    正是我寫這些痛苦文字的目的
    我曾經以為自己是最孤獨的
    然而隨著年歲增長
    我發現我們曾是都是各個黑暗角落的微光
    太暗太暗了
    太若太弱了
    一直找不到與對方銜接的光點
    直到我們壯大飛出那黑暗幽谷
    才終於相遇
    期望這樣的扶持
    不會來得太晚

    回覆刪除
  42. Len:
    你堂弟的例子不同
    我們從小都被很多人打過
    我被朋友揍過
    我被祖母狠狠地打過
    我被我姑姑用粗話幹屌過無數遍
    然而
    我最後都在他們身邊
    我最愛的仍是他們

    人是靈性的動物
    殺人犯打人跟親愛的人打你
    你feel 得到誰是真正殘暴

    回覆刪除
  43. 嗨!施宇:我把你连接来我部落格啦!方便我进去。哈!如意^^

    回覆刪除
  44. 我有位朋友被长辈污辱过,到今天,他仍然无法释怀。每天洗澡的时候都狠狠地粗暴地擦全身的皮肤,想把身上的心里的脏洗掉。

    施宇,如果他脱胎换骨了,你是否就能够重新开始?希望很快就能够看到你自己掌握什么时候要变就变;什么时候想重新开始就什么时候重新开始;什么时候要脱胎换骨就脱胎换骨,无须等他脱胎换骨。抱!

    回覆刪除
  45. suki:
    你不是人在香港咩?
    降掛住我啊?
    btw,你的朋友的故事
    聽了真是令人心酸
    傷痛故事千百種
    應對方式也很多
    你的朋友是不是用對方法
    我不予置評
    也許這是他懂得的也最適從的
    就讓他這樣吧

    回覆刪除
  46. 不哭不哭,不怕不怕,你忘了自己已經長大了嗎?你有能力疼惜和保護自己了!!當然,不管你把自愛學得多好,我都一樣愛你,不會改變!!!

    回覆刪除
  47. 是我朋友的,我都常挂在心上。:-)

    回覆刪除